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二十五章 朱棣一家

第两百二十五章 朱棣一家

        燕王府正殿之中,李节一脸尴尬的坐在椅子上,对面的贵妇一边说话一边抹着眼泪,旁边的蒲城郡主则看着李节尴尬的模样捂嘴偷笑,在她们背后的屏风处,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女孩伸出脑瓜偷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姐姐早早的扔下几个孩子走了,玉宁这丫头也是命苦,小小年纪就要担起长姐的担子照顾弟弟妹妹,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,日后玉宁就拜托你来照顾了,千万不要让她受了委屈。”贵妇这时再次抹着眼泪向李节叮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贵妇正是朱棣的王妃徐氏,也就是徐达的女儿,历史上的仁孝皇后,她和朱玉宁的母亲从小一起长大,两人本就是感情很好的闺蜜,后来更是一起被马皇后召入宫中,分别嫁给了朱标和朱棣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成为妯娌后,徐氏与常氏感情更好,当初常氏去世时,徐氏甚至还亲自照顾过朱玉宁姐弟一段时间,只是那时朱玉宁姐弟几人的年纪都很小,最大的朱玉宁也不过才三岁,所以对徐氏也没什么记忆,徐氏每年也都会给他们姐弟送一些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妃放心,我定然会好好照顾公主的!”李节闻言也立刻站起来行礼道,今天他本来准备和朱标一起外出的,却没想到被王妃叫到这里,说是要见一见玉宁未来的夫君,虽然对方的关怀让李节很感动,但还是有些尴尬,感觉有点像女婿见丈母娘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人品我是信的过的,蒲城这丫头更命苦,不过她来之后却说了你不少的好话,玉宁能有你这样有情有义的夫君,也是有福气了!”徐氏这时也露出欣慰的笑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这里也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旁边的蒲城郡主,结果对方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一扭头,目光也不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只见殿外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,紧接着就见朱棣大步走了进来,看到徐氏也立刻大大咧咧的道:“王妃你觉得这小子怎么样,能不能配得上咱侄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又乱说,李伴读年纪轻轻就已经封伯,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,当然能配得上玉宁!”徐氏闻言却是白了朱棣一眼,顺便又夸了李节一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朱棣一屁股在徐氏身边坐下,随即再次开口道:“我早就说了,这小子是个百年难遇的人才,否则咱爹也不会那么喜欢他,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氏之所以要特意召见李节,其实就是不放心,哪怕朱棣和蒲城郡主都对李节赞不绝口,她依然坚持要亲眼见一见李节,想要替早逝的常氏把把关,结果这一见也是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棣说到这里忽然向屏风后面招了招手,那个最大的女孩会意,虽然有些害羞,但还是十分乖巧的走了过来,这个女孩大概十二三岁的模样,长的和徐氏有点像,应该是朱棣与徐氏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走到朱棣面前,结果朱棣却一把拉过她指着李节道:“玉英,你看到没有,以后要找丈夫,就照着这样的找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棣的话一出口,脸皮薄的女孩也一下子羞的满脸通红,本能的躲到了母亲徐氏的背后不敢见人,徐氏更是气的一拍朱棣的胳膊道:“别胡说,玉英还小呢,你还有没有一个当爹的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啥啊,玉英再过两年也要考虑嫁人的事了,如果不是咱爹下手的早,把玉宁许配给李节,我都想把他抢过来做女婿了!”朱棣却再次大大咧咧的道,自从见过李节后,他就一直后悔认识李节太晚,结果让大哥捷足先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这里也有些无语,朱棣的家教还真是与众不同。不过这时朱玉英虽然躲到母亲身后,却还禁不住偷偷的露出眼睛打量李节,惹得旁边的蒲城郡主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,结果朱玉英又羞又急,竟然和蒲城郡主打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朱棣这些毫无体统的话,再加上女儿和蒲城嘻嘻哈哈的打闹着,徐氏也有些头疼,感觉自己对家庭的管教实在有些失败,不但管不住丈夫,连儿女都没有管教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却觉得朱棣家中的气氛很不错,相比其它的兄弟,朱棣家中的气氛更加轻松,朱樉就不说了,哪怕朱标家里,也有各种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朱棣家中就好多了,当然这也和朱棣与徐氏的感情深厚有关,而且朱棣现在所有儿女都是徐氏所生,也不存在什么嫡庶之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徐氏也是历史上的一代贤后,甚至可以和马皇后相媲美,可惜她也和马皇后一样不长寿,而她的去世也对朱棣造成了严重的打击,朱棣执政后期的残暴,也与徐氏的去世有很大的关系,从这一点来看,朱棣和老朱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近中午,徐氏让人设宴,与朱棣一起款待李节,宴上也聊了不少的家常,等到酒宴结束,李节这才终于有机会离开大殿,这让他长长的出了口气,虽然朱棣的家庭氛围很好,但他一个外人总感觉有些拘束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还早,李节迈步来到朱标的住处,想和他商议一下巡视北平府的计划,不过却没想到朱标这里竟然有客人,这让李节也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殿下,这位是……”李节打量着朱标的这位客人也十分惊讶,只见对方竟然是个白白胖胖的少年,如果朱标没减肥的话,与这个少年站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甚至李节都怀疑对方是不是朱标的私生子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李节你来的正好,这是四弟的长子高炽!”朱标这时拉着胖少年的手向李节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炽拜见姐夫!”只见朱高炽这时也十分有礼貌的向李节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世子殿下,在下失礼了!”李节听到对方的名字也是暗自惊讶,当即也回礼道,这个朱高炽就是历史上的明仁宗,虽然只做了十个月的皇帝,但史书对他的评价却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来来,你们两个都坐下,咱们好好的聊一聊!”朱标这时拉着两人坐到自己的左右,随即又对李节道,“刚才我和高炽聊了一下,发现这孩子即稳重又有才学,四弟真是教出一个好儿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您可别这么夸我,父王一直说您的学识过人,远超他和各位叔伯,所以我也早就想向大伯您请教了,至于姐夫,更是以博学多才闻名于天下,让我倾慕不已啊!”朱高炽小小年纪却很会说话,竟然把朱标和李节都捧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孩子真是会说话,和你爹可完全不一样!”朱标闻言更是喜形于色道,他倒不是在乎朱高炽的几句夸奖,而是朱高炽的性情和他很像,刚才他们两人就聊的很投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这时也微笑以对,不过看向朱高炽的目光却有些诡异,因为他也感觉朱高炽和朱标实在太像了,不但体型像,连性情都很像,之前见到朱有炖时,他曾经怀疑如果朱标没有儿子,可能会把朱有炖过继过去,不过现在看来,似乎朱高炽更有机会,这小子简直就是个缩小版的朱标。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炽十分好学,这点十分得朱标的喜欢,而且他还找机会向李节请教了一下热气球之类的问题,李节也帮他做了解答,结果朱高炽竟然也能举一返三,聪明才智似乎不比朱有炖差多少,由此看来老朱传下来的基因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聊到最后时,朱高炽似乎犹豫了一下,最后终于还是开口道:“大伯,有件事我想向您请教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孩子又客气了,有什么事情尽管说,大伯一定知无不言!”朱标拍着胸脯保证道,他越看朱高炽胖乎乎的大脸就越是喜欢,怎么看都感觉十分顺眼。其实也不奇怪,毕竟朱标照着镜子看了几十年了,现在看到朱高炽这张胖脸自然感觉亲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!”朱高炽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听说大伯以前也很胖,可是现在一见,您却瘦了下来,不知道您是怎么减掉身上的肥肉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朱高炽竟然是向自己请教减肥的问题,朱标也不禁哑然失笑,当即一指旁边的李节道:“这个你可问错人了,减肥的事你得问李节,因为就是他帮我减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姐夫教我!”朱高炽闻言也立刻向李节再次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为何想要减肥?”李节这时却皱起眉头道,虽然肥胖会带来一些健康问题,但朱高炽现在正处于长身体的关键时期,一般来说,这个年纪是不建议减肥的,主要是怕影响到他的生长发育,从而对身体造成一些不逆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朱高炽听到李节问起减肥的原因,一张小脸却涨的通红,吞吞吐吐好半天也没能说出个理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炽,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,有大伯在,你还有什么不好说的?”朱标也看出朱高炽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,当即也露出郑重的表情鼓励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