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二十二章 雄姿英发的朱棣

第两百二十二章 雄姿英发的朱棣

        北平燕王府中,朱棣让人在大殿中设下丰盛的酒宴,为朱标带来的大臣与将官接风洗尘,不过他自己却在内殿单独设了一桌酒宴,兄弟二人边吃边聊,旁边也只有李节坐陪,毕竟他们兄弟多年未见,不想让外人打扰,至于李节,他们都没把他当成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大哥你怎么把二哥的女儿带来了?”朱棣聊了几句忽然向朱标问道,之前他出城迎接时,蒲城郡主也找机会向他行礼,这让他也十分奇怪,只不过当时人太多,他也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朱标这时还有些迟疑,不过最终还是长叹了口气道,“老二的变化很大,我以前只是知道他们夫妻的感情不好,却没想到他会那么对待弟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说着就把朱樉家中的情况,以及自己把蒲城郡主母女带出西安的原因详细的讲了一遍,朱棣听到最后也是气的一拍桌子怒道:“二哥也太不像话了,我非得给父皇写信告他一状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别看朱棣脾气暴躁,甚至在历史上杀人如麻,但人家朱棣却是个好丈夫,他的妻子姓徐,是大将军徐达的女儿,也就是后来的仁孝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朱棣与徐氏在十二岁时就订婚,那时徐氏就被召入宫中受马皇后教导,与朱棣也时常相伴,所以两人是真正的少年夫妻,感情极为深厚,甚至朱棣一生有九个儿女,其中七个都是徐氏所生,由此可知两人的感情之深,所以朱标对朱樉囚禁妻子的事也十分看不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你写信,我已经派人将二弟的所做所为禀报给了父皇,现在弟妹暂时安置在老五府上,蒲城则和我十分投缘,所以我就将她带在身边,等日后回京我再给她寻个好人家,免得再受老二的气!”朱标说到最后也再次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你就是心太软,要我是你,直接就把二哥抓起来送到父皇那里,虽然西安离北平府有点远,但他在西安那些期男霸女的烂事我也听说过一些,没想到他对自己的家人也这么狠,身为兄弟,我都替他感到丢脸!”朱棣这时再次气呼呼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再怎么说都是自家兄弟,我也想给老二一个改过的机会。”朱标再次叹了口气道,他向老朱禀报的只是朱樉的家事,至于朱樉在西安胡作非为的事,他却都替朱樉隐瞒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棣也知道自己这个大哥是个什么脾气,这时也无奈的叹了口气,然后举杯敬了朱标一杯,朱标也没再开口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气氛也变得有些沉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叔,我们难得来一趟北平府,你能不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北平府的情况?”李节这时也急忙开口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棣也正愁不知道说什么好,听到李节的话也立刻一拍桌子道:“这你可问对人了,我在北平府呆了整整十年,对这里最是熟悉不过,别的不敢说,哪怕你把我蒙上眼睛丢到城里,我都不会迷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棣提到北平府也是一脸的兴奋,当即开始为朱标和李节介绍起城中各方面的情况,其中朱棣最熟悉的当然是军事方面,因为当初徐达打下北平府时,防守的元兵几乎全都跑了,所以北平府的各个城防也保持的十分完好,现在的北平府几乎和当年的元大都没什么太大的差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,城中也发生了一些改变,比如整个北平府向南移动了几里,因为当初元大都修建时,北边不太方便居住,城中的居民主要住在南城,所以徐达干脆在城中北边又修建了一条内城墙,后来北平向南扩张了一部分,如此一来,北平府就像是平移了几里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因为北平府没有受到战乱的波及,所以城中的人口保持的比较完好,不过失去了都城的身份后,北平府也一下子失去了许多的光环,整个城市也变得衰落下来,城中也养不活这么庞大的人口,刚好当时军中又缺粮,于是徐达下令将城中的百姓外迁,现在整个北平府城的总人口也只有三十万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算是这样,北平府城依然是边境首屈一指的大城市,这里连通着大运河,南北的货物都需要通过这里运输,特别是南方的粮食,更是关系到北方边军的生命,这也使得北平府愈加的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朱棣把北平府的情况详细的介绍了一遍后,只见他忽然眼珠一转,当即笑嘻嘻的看着朱标问道:“大哥,我听说你这次出巡,是为了将来迁都做准备,这件事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出巡的确是为了迁都做准备,不过这件事同样也属于机密,知道的人很少,当然这么大的动静,只要一些人留意一下,肯定能猜到老朱的用意,所以朱棣听说这件事也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朱标闻言犹豫了一下,最终点了点头道:“我也不瞒你,父皇的确是准备迁都,我这次出巡就是收集各地的情况,为将来迁都做准备,毕竟这件事也只有父皇能做,换做其它人肯定会遭到许多人的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如此!”朱棣闻言也瞪大眼睛,随即又一脸赞叹的道,“父皇真是好魄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却是暗自撇嘴,朱棣这话虽然是夸老朱,可在李节听来,却像是朱棣的自夸,因为历史上正是朱棣以大魄力把都城迁到了北平,不过就算是朱棣,在迁都时也遇到了很大的阻力,但他还是凭借着自己的威望把事情做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父皇为了咱们大明的江山社稷耗尽了心血,总想着帮咱们这些儿孙们把事情做完!”朱标这时也长叹一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比任何人都知道迁都的不易,别的不说,当年北魏的孝文帝想要迁都时,遭到了几乎所有大臣的反对,最后他不得不使诈,利用假消息御驾亲征,结果到了洛阳人马疲惫,他这才又提出迁都洛阳的事,大臣们逼的没办法,终于同意了迁都洛阳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堂一个帝王,为了迁都竟然使用诈术,由此可知迁都的阻力之大,不过老朱不一样,他是开国之君,威望达到了顶点,再加上军政大权尽握于手中,所以只要老朱开口迁都,大臣们也不敢反对,但若是等到老朱死了,朱标再想迁都时,那可就要难上百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就是个劳碌命,他这辈子都不可能闲下来,不过要我说,北平府的确是个做都城的好地方,至少北方的各个城市之中,恐怕也只有洛阳能与北平相比,不过我听说洛阳在战火中毁坏极大,现在人口都不及开封,更别说与北平相比了。”只见朱棣喝了杯酒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北平府可是四叔您的封地,若是把国都迁到这里,您就不怕没了封地?”李节闻言也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区区一个封地而已,当年是父皇给我的,父皇要是需要,直接拿走便是,而且我现在可是打下了高丽,虽然高丽不及北平府,但至少是我亲手打下来的!”朱棣说到高丽时,也是挺直了胸膛,整个人都焕发出一种异样的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看着雄姿英发的弟弟,忽然也一下子愣住了,之前李节和他说过向外扩张的事,而且还说这件事对朱棣等人也有好处,不信可以亲眼见一见朱棣,本来他还有些怀疑,不过现在他忽然有些明白李节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朱标也扭头看向李节,结果只见李节则是微笑着对他眨眨眼,这让朱标也不禁再次看了看朱棣,随即也露出沉默的表情,相比西安有些疯狂的朱樉,现在的朱棣却有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,似乎全身上下都充满了生机,简直与朱樉完全是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你想什么呢?”朱棣这时忽然一拍朱标的肩膀问道,他刚才说了那么慷慨激昂的话,就是等着朱标夸他,结果等了老半天却发现朱标在发愣,所以他才忍不住打断朱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朱标似乎有些犹豫,随即又问出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道,“四弟,你觉得是北平好还是高丽更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你还不了解我吗?哪里有仗打我就喜欢哪里!”朱棣十分干脆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叔,您为什么喜欢打仗呢?”李节这时却忽然笑着接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朱棣闻言也是一愣,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,也从来没有人这么问过他,所以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很快朱棣就清醒过来,当即一拍桌子大声道: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呢,我就是喜欢打仗,因为只有战场上,才能让我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,看着敌人一个个倒在自己的脚下,征服前方未知的土地,就像当年的蒙古人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朱棣的回答,李节则是微微一笑,其实朱棣和朱樉一样,只不过在失去了人生方向后,朱棣给自己重新树立了一个人生目标,这就好像后世的有钱人喜欢玩登山、滑翔、潜水之类危险性很高的运动,其实就是为了寻找刺激,而朱棣比他们玩的更大,直接玩起了打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