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九章 烦恼之源

第两百一十九章 烦恼之源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单刀直入的询问朱标是不是有心事,不过朱标却是摇了摇头道:“没事,我可能是出来的时间久了,所以有点想念父皇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朱标不愿意说,李节本想再次追问,但他看出朱标似乎真的不愿意谈这件事,于是就改变了想法,当下坐到朱标面前再次道:“殿下,您有没有想过,人的烦恼都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李节这个奇特的问题,朱标也终于被吸引了注意力,当下抬头看了他一眼道:“这个问题可太大了,我还从来没想过,你对此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的烦恼源于想要的太多!”李节微微一笑回答道,其实说白了就是贪心,而且一个人懂的越多,想要的东西就越多,所以古人也有“人生烦恼识字始的说法”,其实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要的太多?”朱标闻言也露出沉思的表情,而且越是琢磨越是感觉这句话十分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觉得天下间最大的烦恼是什么?”朱标忽然抬头看向李节问道,他的注意力也终于从自己的烦恼转移到这个有趣的问题上。人的烦恼多种多样,每个人想要的东西也不同,想要评出一个最大的烦恼也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下间最大的烦恼只有一个字,那就是穷!”李节十分肯定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穷?”朱标闻言再次露出惊讶的表情,他没想到李节竟然会说出一个这么俗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天下间的人可以分为两种,一种是穷人一种是富人,而富人只是少数,对于这绝大多数的穷人来说,他们的烦恼九成九都能用钱来解决,所以我才断定天下间最大的烦恼就是穷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前世也是个穷人,所以深知穷人生活的不易,至于这一世,哪怕他们一家被赶出家门,身无分文时,他也没脸说自己是穷人,因为他的出身注定了他不可能受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好像还真是如此!”朱标闻言也愣了好一会儿,虽然他也没有穷过,无法亲身体验穷人的烦恼,不过从他多年来的阅历来看,李节说的也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富人又有哪些烦恼?”朱标这时再次好奇的问道,他已经完全被这个问题所吸引了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也属于富人中的一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比穷人的烦恼,富人的烦恼更加多样,不过总的来说只有两种,第一种是感情上的需求,因为富人不用担心温饱的问题,自身的安全也有一定的保障,如此一来,他们就需要亲情、友情等等,许多富人的烦恼都是因此而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第二种呢?”朱标听的津津有味,当即再次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种则是尊重的需要,仅仅有钱有感情还是不够的,他们还需要别人的尊重,使得自己的能力得到别人的认同。”李节再次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你的说法,如果这个人即有钱,又满足了感情与尊重的需要,那么他就没有烦恼了吗?”朱标想了想也再次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李节却是微笑着摇了摇头,“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,哪怕是拥有了上面这些,但他还会有更高的需求,那就是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,比如殿下,您现在就处于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也没想到李节会拿自己举例,当即也再次一愣,但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,他是太子,最大的追求就是继承皇位成为一代明君,可是因为二弟朱樉的事,给他带来很大的烦恼,甚至都有些不敢见四弟朱棣,生怕他也变成朱樉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其实不仅你有这样的烦恼,我敢打赌,你的那些兄弟们,肯定也都有同样的烦恼!”李节看到朱标似有所思,于是就把话题往藩王身上引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朱标抬头盯着李节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生下来就是皇子,根本没有机会体会穷人的艰辛,至于感情与尊重,只要他们愿意,绝大部分都可以满足,哪怕不能满足的,也可以找到替代品,所以他们与殿下一样,都只剩下追求对自我价值的实现,但这世间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去追求的呢?”李节说到最后也看向朱标,他知道朱标肯定明白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朱标闻言也皱起眉头,他也是皇子,对于他们这些皇子来说,人生中唯一的追求,恐怕也就只剩下皇位了,可是皇位只有一个,而且自己身为大哥已经抢走了这个资格,偏偏他这个大哥表现的还不错,其它兄弟根本没有任何机会,如此一来,他们也就失去了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生最可悲的事,就是失去希望,而人一旦没有了希望,那他很可能会做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,比如漠视生命、放纵自己、追求更加虚无缥缈的幻想等等,甚至最严重的,他们可能会放手一搏,以更加残酷的手段追求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!”李节说到最后时,也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二弟之所以发生那么大的改变,就是因为他失去了希望?”朱标是个聪明人,这时也听出了李节的话中所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我并不仅仅是在说秦王,包括周王、燕王等藩王,甚至还有他们的后世子孙们,日后他们都会面临着同样的烦恼,而这些人一旦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,定然会对身边的人造成巨大的伤害!”李节最后也露出凝重的表情,藩王绝对是大明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李节的话有离间朱标兄弟间感情的嫌疑,不过他主要是从大而化的方面开始讲起,所以并没有引起朱标的反感,反而让他再次陷入到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从小受到严格的皇家教育,当然也熟读历朝历代的史书,对于皇家的那点破事当然更是门清,不过可能是他性格使然,再加上他又不想重复历史上的悲剧,所以他和各个兄弟间的感情都很好,这点在历史上也算是十分少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的话还是提醒了他,就算他对各个兄弟的感情再好,也不能忽视皇家历来的问题,特别是那些分封到各地的藩王,他们出身尊贵、手握兵权,甚至能干预当地的行政事务,如此一来,他们简直就是地方上的土皇帝,如果真想作恶的话,根本无人敢拦,朱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朱标也缓缓的长出了口气道:“其实之前也有人暗中劝过我,让我考虑一下日后削藩的事宜,不过我并没有在意,现在看来,这个问题还是不能忽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说到这里也再次看向李节问道:“你觉得若是削藩的话,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!”出乎朱标意料的是,李节竟然再次摇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讲了这么多,难道不是为了让我削藩吗?”朱标闻言也是一愣,他本以为李节拐弯抹角的讲了这么多,主要的目的还是让他制约藩王的权力,免得让他们走上朱樉的老路,可没想到李节竟然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请想,就算是削藩,也只能收回藩王手中的权力,可他们依然顶着藩王的爵位,光凭自己皇家的出身,就足以保证无人敢招惹他们,甚至他们欺压百姓时,百姓也只能忍辱偷生,就算是地方上的官员,恐怕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根本不能拿他们怎么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可不是危言耸听,历史上朱棣登基后,第一件事就是继续削藩,而且也成功了,藩王手中的权力被收回,连军队都交出去了,再加上对藩王的一系列限制,使得藩王成了大明养的猪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算是这样,依然没能制止藩王作恶,纵观整个明朝,因藩王引发的问题几乎数不胜数,后来李自成更是把福王宰了当成下酒菜,由此可见当时百姓对藩王的痛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藩王一代代繁衍下去,人数越来越多,这些人都需要大明朝廷发钱养活,甚至后世还有人说藩王吃空了明朝的财政,虽然这种说法有些夸张,但大明要养活那么多的皇亲国戚,的确是一件沉重的财政包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你这么说,藩王的问题根本就无解了?”朱标再次皱紧眉头道,连削藩都不能解决问题,他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能说完全无解,其实还有一个办法!”李节再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朱标闻言也急切的问道,现在这件事已经不仅仅关系到他的那些兄弟们,甚至还关系到他们的后世子孙,以及大明江山的稳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没有了希望,那朝廷就引导他们,给他们再建立起新的希望,其实说白了,就是让他们有事情可做,免得闲下来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!”李节一脸成竹在胸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建立新的希望?怎么建立?”朱标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人根本不需要朝廷来引导,他们自己就会给自己找事情做,比如给自己培养一些兴趣爱好,无论是书画还是酒色,虽然有高下之分,但只要沉迷进去,其实效果都差不多,不过真正能做到这些的人其实并不多,而剩下的人就需要朝廷给他们立一个目标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到这里故意停下来看向朱标,因为这件事他之前和朱标曾经提起过,就是不知道朱标是否还记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