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八章 心理阴影

第两百一十八章 心理阴影

        北平府城越来越近了,道路两侧的村镇也越来越多,道路上的行人与车马也开始变得拥挤起来,特别是靠近运河的道路上,更是车水马龙往来如织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在朱标他们的队伍来到北平府境内没多久,就接到北平府那边传来的消息,一直在高丽征战的朱棣也特意赶回了北平,准备为朱标接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得知朱棣竟然已经打败了李成桂,而且还逼得对方父子投降的消息后,也是兴奋了好几天,朱棣在高丽站稳脚根,也意味着给大明开拓了一条新的道路,也许他自己可能并没有意识到,但李节却知道这件事代表的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李节也更加迫切的想要见到朱棣,因为从北平传来的消息太过模糊,李节也不知道现在的高丽是什么情况,李成桂父子投降后,朱棣又是怎么安置他们的,这些都需要见到朱棣后详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相比李节的迫切,朱标这几天却似乎有点心不在焉,而且越是靠近北平府,这种情况就越是严重,甚至有时和李节聊天时也会走神,有时还会露出几分忐忑不安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本来还担心朱标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为此还特意找了个借口,让御医为朱标诊治,结果御医并没有发现朱标有任何生病的迹象,反而说朱标的身体很健康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朱标的身体没有问题,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朱标有心事,不过李节几次询问,朱标却都故意岔开了话题,这让李节也更加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傍晚,李节与蒲城郡主像往常一样,帮着朱标整理了最近巡视的情报,然后这才告辞离开,不过刚出了朱标的住处,蒲城郡主却忽然停下脚步看向李节道:“是不是觉得大伯最近几天有心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看出来了?”李节闻言先是惊讶,随即又是一喜的问道,蒲城郡主是个女子,心思比较细腻,也许能猜到朱标的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只见蒲城郡主得意的一笑道:“我当然看出来了,而且我还知道大伯为什么事情烦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情,你快告诉我!”李节闻言也再次惊喜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你可以,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!”蒲城郡主再次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已经帮你那么多了,你还要和我讲条件?”李节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样,我欠你的人情可能永远都还不清了,不过这次我只是提一个很小的要求。”蒲城郡主再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提吧!”李节只得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不是说你做的蛋糕最好吃吗,我要学这个蛋糕的做法!”蒲城郡主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!”李节闻言也是心中一松,当即点头道,“没问题,我明天就可以把蛋糕的做法教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蒲城郡主说到这里竟然伸出手来,看样子是想和李节击掌为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没有多想,当即伸手与对方三次击掌,算是完成了这个承诺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也不用李节再问,蒲城郡主就主动开口道:“其实大伯的心思并不难猜,之前他与我父王的感情十分深厚,可是多年未见之下,却发现父王像是完全变了个人,确切说父王再也不是他心中的那个弟弟了,现在马上就要见到四叔了,所以大伯肯定也有同样的担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李节闻言也是一拍脑门,他竟然忘了这个,朱樉的表现实在让朱标太过失望,甚至已经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,这让朱标对那些分别多年的兄弟也都产生了怀疑,担心他们也都像朱樉一样,变成自己完全不认识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!”醒悟过来的李节也立刻向蒲城郡主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客气,其实就算你不问,我也打算告诉你,因为这件事在大伯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疙瘩,我又不方便帮他排解,还是你最合适。”蒲城郡主再次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叹了口气道:“是啊,秦王犯下的罪行累累,偏偏殿下又太过顾念兄弟之情,不忍心把他的罪行禀报给陛下,结果这件事就成为压在他心中的大石,时间拖的越久,恐怕对他的影响越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想到帮大伯解开心结的办法?”蒲城郡主这时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!唯一的办法,就是让殿下改变主意,把你父亲的罪行如实禀报给陛下!”李节面色凝重的道,这件事给朱标带来的影响太大了,光是心理方面的阴影,就让他有点不敢见朱棣,更别说还有其它方面的影响,万一被人利用,可能会对朱标的声望造成很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个治根的办法,可是以我对大伯的了解,他恐怕很难同意!”蒲城郡主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后也皱起眉头,事实上他也有同样的担忧,于是再次向蒲城郡主问道:“那你对此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是个外柔内刚的人,只要他认定的事,就绝不会轻易的改变,不过既然要见四叔了,我觉得你可以从四叔身上想想办法。”蒲城郡主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朱标的评价倒是十分准确,朱标表面看起来随和,但其实也是个一根筋,只要他认定的事,九头牛都拉不回来,否则当初他也不会和老朱发生那么多的冲突,甚至多次气的老朱动手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可以把秦王的事告诉燕王,然后让燕王劝说太子改变主意?”李节这时也眼睛一亮道,不得不说,蒲城郡主的这个办法相当不错,自己的话朱标也许不会听,但朱棣也许可以劝动朱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我听说你和四叔的关系不错,到时你可以利用一下这个关系,说动四叔去劝大伯!”蒲城郡主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你似乎很希望看到你父王倒霉啊?”李节这时忽然颇为玩味的看向蒲城郡主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李节半是认真半是调侃的话,蒲城郡主却面色郑重的道:“你说的不错,我的确很希望他倒霉,虽然他是我的父亲,但于私来说,他根本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,甚至让我极其的痛恨,而于公来说,他在西安胡作非为,惹得民怨沸腾,所以于公于私来说,他都十分该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蒲城郡主说到最后时,本来柔和的小脸也变得有些狰狞,也许这才是她对朱樉的真正看法,只不过平时她习惯了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藏在心底,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展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定然会让秦王受到应有的惩罚!”李节这时也长长的呼出口气,然后一脸郑重的向蒲城郡主保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姐夫!”蒲城郡主这时也终于收起脸上的憎恶,然后双眼微红的向李节行了一礼,身为女儿,她如果不是对朱樉恨到极致,也不会生出弑父的想法,只是之前被李节阻拦,她也不得不放弃,不过她相信李节肯定会说到做到!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节他们的队伍再次启程,不过这时他们距离北平府城已经不远了,估计再走上一天,明天上午应该就能到了,只是这也朱标的心情也更加的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找了个机会钻进朱标的车厢中,并且还送上自己亲手泡的茶,随后这才开口笑道:“殿下,燕王这次在高丽立下赫赫的战功,成功的将高丽掌握在手中,等到明天见到他,我可得好好的和燕王殿下聊一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弟的确不错。”朱标再次心不在焉的道,有本事并不代表人品好,就像朱樉也能打仗,可也并不妨碍他在西安欺男霸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是不是在担心什么?”李节看到这里,也干脆不再绕弯子,当即单刀直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