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七章 李节的怀疑

第两百一十七章 李节的怀疑

        从开封到北京,后世坐飞机的话,不过两个小时的行程,如果换成慢一点的高铁,也不过四个小时左右,自己开车可能要花十几个小时,哪怕是坐最慢的大巴车,顶多也就一天的路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现在李节他们的队伍已经走了十天了,现在却才走了一半的路程,主要是之前在过黄河时,就足足花费了三天时间,因为黄河上只有一座浮桥可以通行,这座浮桥的载重有限,朱标他们的队伍车马又多,只能排着长队一点点过桥,有些太重的车马上不了浮桥,只能用船一辆辆运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已经算是好的了,黄河上的这种浮桥只有春夏秋三季才能通行,而到了秋冬交际之时,浮桥就要拆除,等到河水彻底冻上后,两岸的人们才能踩着冰面通行,而到了春天冰面融化时,黄河就会再一次隔绝交通,等到冰块化完后才能把浮桥搭建上,所以每年黄河都有两段时间是完全无法通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黄河之后,就算是出了河南,这点与后世的河南不同,后世的河南还有一片豫北地区,大都位于黄河北边,比如新乡、濮阳等市,而在大明这个时期,这些地区却不属于河南,事实上就算是后世,这些地区的风俗习惯,甚至口音都与河北更加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虽然出了河南,但前面依然是一片平原,而且与河南的平原连成一片,哪怕是有黄河这样的天险阻隔,也无法阻挡两岸百姓的交流,所以黄河北岸的情况与河南十分相似,甚至也能见到从山西那边迁移百来的新移民。

    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李节他们已经到了黄河北岸,但这里却不属于河北,因为在大明这个时期,官方设立的十五个省级行政区域中并没有河北,河北更多是一个地理上的概念,而不属于官方划分的区域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世的河北省,现在大部分都划入到北平行省,后来老朱废除行省的称呼,所以这里应该叫做北平承宣布政使司,等到朱棣登基后迁都,又把这里改名为北直隶,与南京所在的南直隶并称,再加上十三个布政使司,也就是大明所谓的两京十三司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往北走,李节发现人口越多,路过的村落与县城越加繁华,甚至有些地方比河南还要热闹,按说河南那边的气候更加温暖一些,恢复的也更快,相比之下,河北这边应该要差一些才是,可看到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对这种情况也十分意外,当即派人仔细的考查后,又结合当地官府的禀报,这才慢慢的明白了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相比河南,河北有一个优势,那就是北平府,北平府城也就是原来的元大都,做为元朝的都城,当年蒙古人也对这座城市下了血本,后来战败的时候,元惠宗也只顾着逃跑,导致徐达的大军杀到大都时,整个大都竟然无人防守,所以大都几乎没怎么受到破坏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大都最兴盛的时候,城中的人口近百万,甚至史书有明确的记载,光是从外面迁移过来的百姓,就足有四五十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末时的大都人口虽然减少了许多,但依然有数十万人,只是后来徐达打下这里后,感觉城中的人口太多,粮食根本供应不上,于是就命城中百姓出城耕种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大明几次攻打蒙元余孽,也抢夺回不少被蒙元掠去的人口,其中很多也被安置在北平府境内,比如在洪武四年的时候,徐达就将三万两千户沙漠遗民迁移到北平府,这些人口外溢之下,使得周围的河间府、真定府等地也增加了不少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也很快被证实,因为李节他们越是靠近北平府,就发现周围的人烟越是稠密,当然这也与北平府是大明在北方的军事重镇有关,光是粮食运输,就需要动用不少的人力物力,而运河重新疏通后,导致运河一线也再次兴盛,不少人都靠着运河混饭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傍晚,李节他们的队伍来到真定府与北平府的交界处,再往前就是北平府了,本来他们的队伍完全可以赶到前面的县城再休息,不过却因为朱标派出去查探情况的人太多,导致这些人回来晚了,所以就没有再往前走,而是在野外扎营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之所以对真定这么感兴趣,主要是真定府属于北平府与山西之间的交通要道,整个真定府下辖五州十一县,控制的区域比之前经过的河间府还要大,而且朝廷也在这里驻扎了重兵,主要就是为了拱卫北平府的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已经晚了,李节和朱标在帐篷里正在整理着今天收集来的情报,这些情报来源很杂,有些是派出去查探的人亲眼所见,然后记录下来送给朱标,有些则是向当地的官府索要的官方资料,更有一些则是从当地的锦衣卫那里调集来的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情报的来源太杂,甚至有些情报根本就是互相矛盾,所以就需要有人将这些情报整理出来,从中找出真正有用的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让人头疼,谁能想到光是一府之地,就有这么多情报需要整理!”朱标揉捏着自己的额头,脸上也带着几分疲惫的道,其实这些情报已经被他带来的属官筛选了一遍,现在他面前都是有一定价值的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越是地方,事务越是繁杂,不过这些情报也十分有用,至少让我们知道,真定府的情况比南边的河间府还要强一些,想来北平府应该会更好!”李节这时也有些疲惫的道,赶了一天的路还要整理这些情报,也是一件极其劳累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吃饭了,这些事情就先放一放吧!”正在这时,只见蒲城郡主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笑道,说着来到朱标和李节的面前,然后把托盘上的饭菜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一直是蒲城郡主亲自照顾朱标的饮食起居,可以说比亲女儿还要上心,这也让朱标对她更加喜爱,言谈之间也早就把她当成亲生女儿来看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蒲城你怎么又亲自下厨了,走了一天你也累了,把这些事情交给别人去做就行了!”朱标看到蒲城郡主端来的饭菜也立刻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坐了一天的车子只是觉得闷,刚好做菜还能活动一下,而且相比别人,我更清楚大伯您的口味!”蒲城郡主说着十分麻利的将饭菜端到桌子上,并且给他和李节两人摆好了碗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郡主吃了吗?”李节也客气的问了一句,这一路他与蒲城郡主并没有太多的交流,主要是两人都不想让外人看出他们之间有什么秘密,所以也只有朱标在场时,李节与她才会客气的聊上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吃过了,姐夫你和大伯快吃吧,等下就凉了!”蒲城郡主最后再次叮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和李节也的确都饿了,于是也没有再客气,当即拿起碗筷将饭菜一扫而光,不得不说蒲城郡主的厨艺真的很好,这一路上朱标几乎天天吃她做的饭菜,竟然还胖了一点,这让李节都有点担心朱标的减肥成果会反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两人吃饭,蒲城郡主并没有离开,而是帮着他们整理了一下桌子上凌乱的文书,朱标也没有阻止,毕竟这些情报许多都是公开的,也不是什么机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很快朱标和李节就发现,蒲城郡主并不只是把文书放整齐,而是按照之前他们整理的类别分开,这让朱标也十分惊讶的问道:“蒲城你能看懂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能看懂,无非就是按照人口、税收、粮食等类别分开,我以前帮着父王打理秦王府时,也曾经处理过不少类似的事。”蒲城郡主微微一笑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,等下你也来帮我们,这几天我和李节可累的不轻!”朱标闻言也大喜过望的道,虽然他带了不少的官员,但这些情报他却不放心交给别人,之前他只信任李节,现在多一个侄女帮忙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只要大伯不骂我干政就好!”蒲城郡主闻言也抿嘴一笑道,老朱对女子和太监十分警惕,早就立下规矩,严禁女子和太监干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~,这算什么政务,只不过整理一些地方上的情况,日后好上报人父皇而已。”朱标闻言也大笑道,身为太子,这点事情他还是分的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旁边的李节却是微一皱眉,虽然他同情蒲城郡主,但对于这个精明的小女子,他心中还是抱着几分警惕,本来对方想方设法跟着他们来北平府已经让他有些想不明白了,现在蒲城郡主竟然又帮着他们整理这些情报,虽然这不算什么政务,但依然开了一个口子,天知道日后她会不会参与更多的事务?

        蒲城郡主似乎察觉到了李节怀疑的目光,这时竟然忽然抬头与他对视一眼,随即又对李节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,这下李节也是心中一凛,目光中的怀疑也更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