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六章 蒲城的狐狸尾巴

第两百一十六章 蒲城的狐狸尾巴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大伯!”只见蒲城郡主一身长裙的向朱标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多礼,蒲城你来见我可有何事?”朱标微一抬手笑着问道,虽然之前蒲城郡主曾经和他耍过心机,不过大度的朱标早就不计较了,甚至还对蒲城郡主母女更加同情,这一路上也对她们照顾有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段时间多亏了大伯对我们母女的照顾,现在母亲的身体已经大好了,我今日闲来无事,就做了些点心来送给大伯品尝!”蒲城郡主说着让人端来几盘点心,并且亲手送到朱标面前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可得尝尝!”朱标闻言也笑呵呵的道,说完也招呼李节和朱有炖一起品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没有客气,拿起块点心尝了一口,味道相当不错。朱有炖对蒲城这位堂姐先是行了一礼,然后也小口的品尝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味道很好,不过若论起点心,我觉得还是李节做的那个生日蛋糕更好吃!”朱标这时兴致勃勃的一指旁边的李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还会做点心?”蒲城郡主惊声呼道,看向李节的目光中也满是不可思议,倒是朱有炖显得很平静,因为当初他们一起巡视黄河时,李节就展露过自己的厨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略懂一些!”李节谦虚的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堂姐真是好福气!”蒲城郡主闻言也再次赞叹道,不过话一出口,她的神情却变得有些低落,最后更是眼圈一红,眼泪也顺着脸庞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蒲城你这是怎么了?”朱标看到蒲城郡主的模样也吓了一跳,当即站起来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,我只是在替堂姐感到高兴!”蒲城似乎也自知失态,当下胡乱的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,可怜巴巴的模样让人心疼!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闻言也立刻明白了蒲城郡主的心思,她与玉宁一起长大,感情又最好,甚至连性格都很像,可两人的命运却完全不同,自己与玉宁以前虽然有些矛盾,但主要是因为朱允熥,其实他们父女间并没有什么大矛盾,甚至朱标对朱玉宁还是有些纵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朱玉宁现在又与李节订了婚,像李节这样的夫婿,可以说打着灯笼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蒲城郡主却完全是另外一种处境,不但从小就受父亲的虐待,长大后还要与父亲朱樉斗心机,甚至她也到了成亲的年纪,可却从来没有人替她操心过终身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朱标也不禁为自己这个侄女感到心疼,当即上前再次安慰道:“蒲城你放心吧,等回到京城,我就请父皇为你们母女主持公道,到时你们也不必回西安了,就留在京城,至于你的婚姻大事,一切都包在我身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~”蒲城郡主听到朱标的话也感动的悲呼一声,扑到朱标怀里就痛哭起来,而朱标也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,这一刻他真的把蒲城郡主当成亲生女儿来看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朱有炖这时也深受感动,甚至眼圈也有些发红,他已经从李节那里知道蒲城郡主母女的遭遇,所以对自己这位堂姐也十分的同情,相比这位苦命的堂姐,自己身上的担子虽然重了点,但好像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却感觉有点不对劲,虽然眼前的场景让人很感动,但以他对蒲城郡主的了解,对方似乎不是这么容易就感情外露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蒲城郡主哭累了,她这才从朱标怀里站起来,然后不好意思的抹了一下眼泪,红着眼睛对朱标羞涩的笑道:“侄女失态,让大伯见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就是太要强了,以后有什么委屈就和大伯说,千万不要憋在心里!”朱标这时也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您对我真好,如果我和堂姐一样,都是您的女儿就好了!”蒲城郡主说到最后时,也禁不住再次抹起了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丫头还和我见外,什么大伯不大伯的话,以后你就是我女儿!”朱标这时也被蒲城激起了长辈对晚辈的保护欲,当即拍着胸脯保证道,既然朱樉不珍惜这么乖巧的女儿,那还不如让给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朱标的话,蒲城也终于破涕为笑,抹着眼泪再次道:“这可是大伯您自己说的,以后在我心里,您就是我的父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说的,你要是愿意,回京后我禀报父皇,把你要过来当我的女儿来养!”朱标闻言也哈哈一笑道,身为太子,如果要过继儿子肯定需要慎之又慎,但过继女儿就没什么问题了,更何况蒲城本就是他的亲侄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太好了,自此以后,蒲城就是大伯您的女儿了!”蒲城闻言也是喜形于色道,不过说到这里时,她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,于是顿了一下接着又道,“听说大伯您接下来要去北平府,能不能把我也带上,到时有蒲城亲自侍奉在左右,也能让我尽一些孝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这个……”朱标万万没想到蒲城竟然提出要陪自己去北平府,这让他也一下子愣住了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李节闻言也无语的摇了摇头,这丫头费了这么大的心思,现在总算是露出了狐狸尾巴,原来竟然是想跟着他们去北平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大伯您不愿意吗?”蒲城看到朱标犹豫的表情,再次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不是,只是北平路途遥远,你一个弱女子,我怕你吃不了路上的辛苦!”朱标急忙解释道,刚才他还说着要认蒲城这个女儿,可是转眼间就要拒绝这个女儿的第一个要求,这让他也实在难以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怕辛苦!”蒲城立刻道,说到这里她似乎又有些悲伤,低下头再次道,“其实我想陪大伯去北平府,除了可以尽一些孝心外,也有自己的一些私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蒲城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又道:“当初堂姐和我说过,我们女子不比男子,从出生时就注定了难以接触外界,相比之下,我甚至比堂姐还幸运一些,至少我曾经来往于京城与西安,而堂姐从小到大,却只能生活在金陵的紫禁城中,若是这次我有机会陪大伯去北平府,也是一段难得的阅历,日后也可以讲给堂姐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这里也是一翻白眼,不得不说这丫头真是心思慎密、步步为营,先是引诱着朱标认她做女儿,现在又把朱玉宁搬出来,帮着她一起卖可怜,这要是朱标再不答应,那可就妄为人父了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朱标也终于顶不住了,当即点头答应道:“好吧,既然你想去,那就跟着我们一起去吧,不过你母亲的病情真的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的身体已经大好了,不需要我再亲自照顾了,而且母亲若是知道我能侍奉在大伯身边尽孝,定然也会十分欣喜!”蒲城郡主立刻欢喜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朱标再也没有拒绝的理由,蒲城郡主也更加兴奋,一边介绍自己带来的点心,一边又亲手给三人泡茶,甚至当看到朱标与朱有炖在下棋时,也帮着朱标出谋划策,还真别说,她的棋艺可比李节和朱标强多了,竟然把朱有炖杀的落花流水,最后气的朱有炖说他们三个大人合伙欺负小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开封休整了三天后,朱标再次率领着队伍离开,朱有炖也亲自为他们送行,蒲城郡主也如愿的随同队伍离开,不过她母亲则留在开封休养,等他们从北平府回来后再一起回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在朱标从开封启程的同时,高丽和宁府城门前,朱棣志得意满的骑在马上,面前的城墙早就在多日的攻打下残破不堪,甚至有一段城墙已经倒塌,之前朱棣曾经指挥着大军从这段城墙杀进城中,可惜最后还是被赶了出来,不过城墙的倒塌也意味着这座城池必破,只是时间早晚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棣已经不用再等了,因为城中的李成桂父子等人在权衡再三后,终于决定放弃抵抗,因为经过多日的围困,城中的高丽将士早就已经士气全无,城中的物资粮草也消耗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糟糕的是,那些临时征召起来的女真人,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,更加难以控制,城中已经发生多起女真人叛乱伤人的事,这让李成桂父子也只能派出自己的亲耳日夜巡城,以防军中生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在这种情况下,哪怕是性格坚韧的李成桂与李芳远父子,也都已经放弃希望了,所以他们在经过商议后,也决定出城投降,朱棣今日就是来受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约定的时间一到,果然城门被打开,然后李成桂与李芳远父子二人率众而出,手中托着降书与印信来到朱棣面前,其中李成桂率先跪下行礼道:“罪臣李成桂乞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们父子既然投降,本王也可以留你们一条性命,希望日后你们好自为之,认清楚自己的身份!”朱棣冷笑一声道,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李成桂父子,朱棣心中也生出一股强大的征服感,自今天起,整个高丽都将臣服于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时候准备回一趟北平了!”朱棣低声自语道,虽然高丽打下来后有许多的事情要处理,不过让姚广孝他们留在这里就行了,相比高丽,他更期待与大哥朱标的见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