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五章 你为什么帮我

第两百一十五章 你为什么帮我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的队伍终于要启程离开西安了,朱樉也似乎松了口气,甚至还特意前来相送,朱标对自己这个弟弟即恼火又无奈,虽然明知道他犯了许多大罪,但偏偏他又狠不下心来惩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朱标就算狠下心也没用,他毕竟只是太子不是皇帝,朱樉堂堂一个亲王,就算犯了罪,也只有老朱才有资格处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朱标走的时候,也带走了秦王妃和蒲城郡主,并且再三告诫朱樉,只要他改过自新,自己就只向父亲禀报他家庭不和的事,至于他以前犯下的那些错事,朱标可以暂时替他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樉对此也再三保证,自己一定不会再犯以前的错误,当然这种鬼话也只有朱标会信,或者说朱标逼着自己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朱标的队伍离开西安的时候,李节也特意来到蒲城郡主的马车外,结果只见她冲李节扬了扬手中的包袱,包袱里装的正是那套含铅的酒具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樉已经表现出明显的铅中毒症状,比如牙齿上出现的铅痕,以及朱樉的头晕,再加上脾气暴躁,有时候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朱樉的残暴并不是因为中毒,而是他本身就是个残暴的人,中毒只是放大了他性格中的缺陷,事实上朱樉犯下的那些罪行,大部分都在他中毒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拿出来的?”李节目光直视前方,故意不看蒲城郡主,嘴巴却低声问道,毕竟队伍中人多嘴杂,他不想让别人误会他和蒲城郡主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我有能力把这套酒具神不知鬼不觉的送进王府,现在自然也有能力将它带出来。”蒲城郡主也没有看李节,当下轻声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蒲城郡主可不像表面上那么弱小,她能在短短三年内取得朱樉的信任,掌管王府过半的事务,自然也能在府中安插自己的人手,现在将酒具带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,找时间把这些东西毁掉吧!”李节说着从怀里拿出自己之前拿走的酒杯,然后抬手丢到蒲城郡主的车子里道,说完他调转马头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!”不过这时蒲城郡主却忽然转过头叫住他,目光也十分郑重的再次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李节揭穿蒲城郡主时,她就问过这个问题,但李节却没有回答,这段时间她也一直苦思冥想,本来她一向自负聪慧过人,但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李节的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玉宁知道你做的这些事,肯定也会和我有同样的选择!”李节头也不回的道,说完就骑马追上了朱标的马车,虽然他没有说实话,但这也是他帮蒲城隐瞒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厢中的蒲城郡主听到李节的回答也愣在那里,过了好一会儿,她这才伸手捡起李节扔进来的那个酒杯,然后目光复杂的看向李节离去的背影幽幽的叹道:“堂姐真是好福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走的时候,蓝玉并没有再和朱标同行,毕竟他要去兰州赴任,需要往西走,而朱标他们则要去北平府,所以只能分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蓝玉虽然走了,队伍中却多了秦王妃和蒲城郡主两人,本来朱标打算离开西安后,直接就北上去北平府的,不过现在要安置她们母女,所以只能改变路线,再次沿着来时的道路先回洛阳,然后又赶到开封,将蒲城郡主她们母女暂时安置在周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有炖对于朱标与李节他们的去而复返也十分兴奋,至于照顾蒲城郡主母女,他当然也不会拒绝,甚至在当天就安排秦王妃住进府中的内宅,和他的母亲周王妃做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,我能不能陪你们一起去北平府?”周王府的前殿中,朱有炖一脸期盼的向朱标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孩子真会给我出难题,我倒是想带你去,可就怕父皇会怪罪你啊!”朱标闻言也伸手抚摸着朱有炖的小脑瓜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虽然给了亲王很大的权力,但也给他们下了许多的限制,其中一条就是严禁他们擅自离开封地,之前朱有炖的父亲就是因为擅自去凤阳才被老朱召回去痛骂了一顿,到现在都没有放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有炖闻言也露出失望的神色,不过他也知道藩王不能擅离封地是铁律,哪怕大伯是太子也不能更改,所以他也只能乖巧的点了点头,放弃了陪同朱标去北平府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您这次回来不是给世子带了不少的礼物吗?”旁边的李节这时笑着提醒道,说着还向朱标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也立刻会意,当即也吩咐人把自己从西安带来的一些特产带来送给朱有炖,虽然朱有炖十分聪慧,但毕竟是个孩子,见到礼物后也立刻把之前的失望抛之脑后,朱标也亲自给他介绍起这些特产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朱樉带来的失望,使得朱标对朱有炖这个懂事的后辈也更加亲切,甚至朱有炖的父亲朱橚虽然也有些胡闹,但他在开封的名声却相当不错,事实上朱橚从小就喜欢读书,对医学尤其精通,对百姓也不错,之前也只是因为擅自离开封地获罪,其它方面人家朱橚还真没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朱橚还有朱有炖这么懂事的儿子,更让朱标万分感慨,同样都是兄弟,朱樉却在离开京城来到封地后,竟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,犯下的许多罪行连朱标都替他感到脸红,真不知道朱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朱标想不明白的这些问题,李节却都可以替他回答,老朱是穷苦人出身,做了皇帝后,也一心扑在江山社稷上,对儿子的管教也不怎么上心,顶多就是对前几个儿子严厉一些,而且也只看重他们的本事,忽略了对他们性格的培养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老朱自己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,事实上老朱本就不是什么好人,因为一个好人肯定不能从一个乞丐成为一位帝王,有他这个父亲做榜样,出现朱樉这样的儿子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朱樉外,朱棣的脾气也同样十分暴躁,历史上朱棣杀的人可不比老朱少,做为一个从北平一地起家,对抗整个大明帝国,偏偏还让他成事,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个藩王造反成功的例子,朱棣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好人,这点朱棣倒是很像老朱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朱标才是他这些兄弟中的异类,不过这可能也是老朱看重朱标的地方,因为朱标宽厚的性子,可以弥补他在位时犯下的杀戮,从而更容易收拢人心,得到大臣与百姓的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打算在开封休整三天,三天后再出发,同时他也想趁着这三天陪陪朱有炖这个侄子,这让李节也暗自叹息,也幸亏朱有炖不是朱标的儿子,否则朱允炆和的允熥可就完全没有半点机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下午,朱标和朱有炖下棋,李节帮着朱标出谋划策,别看朱标下棋能赢李节,但其实他也只是个比李节强一些的臭棋篓子,相比之下,小小年纪的朱有炖却棋艺精湛,朱标和李节合伙都被他杀的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忽然有一个内传飞奔而来禀报道:“启禀太子,蒲城郡主求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蒲城来了?快快有请!”朱标已经被朱有炖杀的没几个子了,闻言也立刻大喜过望道,说完还故意一推棋盘,把整个棋局都给打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大伯这种耍赖的行径,朱有炖却是微微一笑没有计较,李节则是在心中鄙夷了一下朱标,之前和自己下棋的时候,他可是嚣张的很啊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紧接着李节又有些好奇,蒲城郡主这时候来见朱标所为何事?难道又是和朱樉有关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