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四章 为朱标的健康操碎了心

第两百一十四章 为朱标的健康操碎了心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呆了这么久?”朱标看到李节出来也皱起眉头问道,李节说很快就会出来,可他在蒲城的房间里呆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,虽然他相信李节,但毕竟孤男寡女同处一室,传出去总归好说不好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向郡主求证了一件事,她也承认了,所以多花费了点时间。”李节笑呵呵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朱标闻言也是一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太子您看出来没有,今天其实是郡主自己设下的苦肉计!”李节再次一笑道,他答应蒲城郡主不会把她给朱樉下毒的事说出来,但其它的事却可以说出来,因为这样也更方便说服朱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苦肉计?”朱标闻言也是一愣,“你说蒲城挨打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,为什么郡主偏偏要请王御医给王妃看病,又为何在殿下去找秦王时,刚巧遇到秦王在打郡主?”李节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的话一出口,朱标也一下子瞪大眼睛,他之前只是太生气,所以根本没往深处想,现在经李节的提醒,却也一下子感觉到其中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就算李节不说,以朱标的聪明,冷静下来也会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,毕竟蒲城郡主今天的这个设计并不怎么高明,或者说她本来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蒲城她为何……”朱标刚想发火,但随即又冷静下来,因为他已经猜到了蒲城郡主的用意,她之所以这么做,恐怕就是想让自己亲眼看到她们母女的境况,只有这样,才能让自己帮她们母女逃出苦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殿下已经明白了,蒲城郡主一个弱女子,在秦王府中几乎孤立无援,唯有殿下才能帮她!”李节这时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她为何不直接和我说,何必用这种办法?”朱标这时再次痛心疾首的道,兄弟的不争气,侄女又和他耍心机,这让他都感到十分的痛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您要站在郡主的角度考虑问题,她为了在这个家中站稳,还要想办法救出母亲、照顾幼弟,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她自己去扛,身边根本没有任何可以信任的人,所以她早就不敢相信任何人了,现在用出这样的办法也很正常。”李节再次替蒲城郡主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可怜的丫头!”朱标听到这里也十分痛心,对朱樉这个兄弟也更加痛恨,如果不是他胡做非为,又怎么会把蒲城逼成现在这个样子?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郡主与王妃不能再呆在王府了,秦王脾气暴躁,殿下您在这里,暂时还能压制住他,可您若是离开,恐怕郡主与王妃的生活会更加难过,甚至可能会逼出人命的!”李节这时面色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人命是真的,历史上朱樉的死就十分蹊跷,天知道他是怎么死于三个老妇人之手?现在经过蒲城郡主的事,李节怀疑历史上朱樉的死很可能与蒲城郡主有关,甚至可能老朱也知道,只不过这是家丑不能外扬,所以才乱编了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们还要去北平府,总不能一直跟着她们母女吧?”朱标闻言也皱起眉头道,本来他这次出巡只是要巡视开封、洛阳和西安,可是后来经过李节的建议,又加上一个北平府,而且北平府和这三个城市还不顺路,估计光是从西安去北平府就得走上几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好办,可以暂时把王妃和郡主带上,然后将她们安置在开封,由周王府代为照顾,咱们再北上去北平府巡视过后,再回来带上她们母女回京,到时由陛下来定夺!”李节再次建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了!”朱标点了点头道,朱樉打蒲城郡主时的模样他到现在都记得,那可真的是往死里打,而且据他最近调查出的情况,朱樉亲手打死的太监、侍女也不在少数,所以他也不敢再把蒲城郡主母女留在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在离开之前,殿下最好立刻让人快马加鞭赶回京城,把秦王这边的情况禀报给陛下,这样万一日后出现什么争执,咱们也不至于被动!”李节这时忽然又建议道,他是怕朱樉恶人先告状,毕竟朱标带走了他的老婆女儿,这要是被他先告一状,哪怕朱标有理,传出去也可能会被有心人利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你考虑的周到,等下我立刻写信,派人连夜出城禀报给父皇!”朱标闻言也立刻警醒道,本来他对朱樉还是十分信任的,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后,他却发现朱樉早就已经不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弟弟了,对方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朱标听从了自己的建议,李节也终于松了口气,蒲城郡主的计划分为两层,最深的一层当然是让朱樉慢性中毒,直到他被毒死,而另外一层则是她今天的计划,就是让朱标替她出头,带她们母女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蒲城这么做的原因也有两个,第一个是可以帮她们母女脱离秦王府这个苦海,不用再朱樉的阴影下生活,这点李节也愿意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原因则是蒲城离开后,朱樉依然会习惯用那套酒具饮酒,说实话,用铅做成的酒具会与酒精发生反应,使得酒变得更加香甜,只不过朱樉喝的越多,死的就越快,而蒲城郡主离开西安后,就算朱樉死了,也没人会怀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李节却不能让蒲城真的毒死朱樉,虽然朱樉的确该死,但还轮不到蒲城这个女儿来动手,他和朱标已经收集了许多朱樉犯下的恶行,日后可以禀报给老朱,让老朱来处置,就算老朱是个护短的人,可面对朱樉做下的那些恶行,恐怕他也无法做到无动于衷!

        而李节之所以没有把蒲城郡主给朱樉下毒的事告诉朱标,则是考虑到朱标是个很重感情的人,他和朱樉从小一起长大,感情十分深厚,若是知道自己的侄女要毒死自己的兄弟,恐怕在感情上根本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历史上的朱标就是死在出巡这件事上,虽然李节让朱标减了胖,身体也比以前更加强健,至少现在还没有发现朱标有生病的迹象,但李节依然不敢掉以轻心,人在大喜大悲的时候,最容易生病,所以李节才不敢告诉朱标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休息的时候,李节想到今天的经历,也不由得感到有些心累,为了朱标的身体健康,他可真是操碎了心,不过现在四个城市已经走了三个,朱标一切安好,希望剩下最后的一个也能平安的度过,只要朱标不死,那么整个历史也将因此而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朱樉就跑来找朱标认错,而且还提出要把秦王妃与蒲城郡主接回去,并且还保证绝对不会再虐待她们母女,可惜朱标却早就不相信他的话了,非但没有答应,而且还把朱樉狠狠的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樉本来还想还嘴,却被朱标把这几天调查出来,关于朱樉的罪行全都抖了出来,这下把朱樉吓的连连求饶,生怕朱标把这些事情禀报给父亲朱元璋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苦苦哀求的弟弟,朱标终于还是心软了,最后说让他好好改正,只要日后不再胡做非为,他就不把朱樉的恶行禀报给老朱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樉最后也拍着胸脯保证,自己一定会改变,绝对不敢再犯以前的错误,至于秦王妃和蒲城郡主的事,他当然也不敢再说半个不字,一切都交由朱标来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朱樉的保证,旁边的李节却是暗自撇嘴,也就是朱标和朱樉感情深厚,所以才会相信对方的鬼话,对于李节来说,朱樉这种人根本就是狗改不了吃屎,当初连老朱亲自写信让他停止大兴土木,朱樉都能当做耳旁风,更别说朱标的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标的这番话也有一些效果,至少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朱樉再也不敢来烦朱标他们了,而朱标也暂时把朱樉的事放到一边,专心的巡视了一下西安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西安的情况更让朱标失望,就像李节说的那样,自秦汉到隋唐,这些王朝大部分都是以西安为中心,可这也好像是把整个西安的王气都吸光了,现在的西安早就不是当年的长安,狭窄的关中平原因为水土流失等情况,导致土地贫瘠,根本无法再供养一个国都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西安与北平府一样,都属于大明的边陲重镇,不过相比北平府,西安这边的情况更加严峻,因为北平府那边与大同、辽东连成一片,防守力量十分强劲,就算是有外敌,也不容易攻破边防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西安这边的情况却十分不妙,虽然这里驻扎有重兵,北边也有长城,可因为年久失修,长城等一些关隘早就破败不堪,之前草原人就曾经多次从这里杀进中原腹地,如果真把国都设在西安,恐怕光是在城防的投入上就要花费无数的人力物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朱标在来西安之前,对这里还是抱有很大希望的,毕竟这里曾经诞生了太多强盛的王朝,但是当亲眼看到西安的情况后,他也不得不承认,西安已经不适合成为一国之都了,开封和洛阳也各有缺点,现在就看最后的北平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