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二章 姐夫的“关心”

第两百一十二章 姐夫的“关心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!”看到朱樉鞭打蒲城郡主,朱标也气的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朱樉这时却像是疯了一眼,对朱标的话也是置若罔闻,面色狰狞、两眼通红,手中的鞭子依然如同雨点般落下,蒲城郡主就像是一片狂风中的落叶般,在朱樉的鞭打下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这时也为之气急,上前两步一把抢过朱樉手中的鞭子,并将对方一把推开,这时朱樉似乎才发现了朱标等人的到来,当即也一脸惊愕的道:“大哥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我为什么来了,看看你做的好事,在外面欺男霸女,在这打妻子儿女,这就是你一个亲王应该做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气急,指着朱樉就是一顿臭骂,这几天他实在是被朱樉给气坏了,今天索性全都发泄了出来,而朱樉也被骂的一愣一愣的,似乎不明白大哥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蒲城郡主看到朱标等人赶来,脸上也露出更加委屈的表情,她现在满身伤痕,特别是现在天气热了,穿的本来就比较薄,她身上的衣服都被鞭子抽破了,露出白皙的皮肤和红肿的伤痕,这让蒲城郡主更是又羞又急,想要拉扯衣服盖住身上的伤口却怎么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看到这里也是暗叹一声,解下身上的外衣披到蒲城郡主身上,这让她先是一愣,随即双手掩面再次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骂了好一会儿,最后终于骂累了,这才气呼呼的对朱樉质问道:“蒲城犯了什么错,你竟然下这么狠的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朱樉想要解释,但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半个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都怪我,怪我没有得到父王的同意,就请王御医为母亲诊治,父王生气打我也是应该的,大伯您不要骂父王了!”没想到这时蒲城郡主却替朱樉求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蒲城郡主的话却无异于火上浇油,刚把怒火压下去的朱标再次指着朱樉一顿臭骂,如果蒲城郡主真犯了什么错也就罢了,可她不过是请王御医给母亲治病,而且秦王妃的惨状朱标也亲眼见到了,这更让他怒火冲天,甚至恨不得想打朱樉几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这时也终于看不下去了,主要是怕朱标气坏了身子,于是上前劝道:“殿下息怒,我看郡主的伤有些严重,若是不及时处理,恐怕会留下伤疤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听到李节的话也终于冷静下来,当下再次狠狠的瞪了朱樉一眼再次道:“王妃和蒲城我都带走了,等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,什么时候再去找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说完也不理朱樉,亲手扶起侄女转身就走,李节则是向朱樉行了一礼,这才转身离开,不过他走的时候,却将一样东西偷偷的藏在了袖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带着蒲城郡主来到自己的住处,立刻让御医查看她的伤势,同时秦王妃也被朱标派人从那个冷宫似的院落接了出来,并且派了侍女太监前去服侍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朱标还想把蒲城郡主受伤的事告诉秦王妃,但蒲城郡主却坚持不让,说是怕母亲担心,毕竟秦王妃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,这让朱标对自己这个侄女即是怜惜又是心疼,这么懂事的女儿,朱樉怎么下得去手?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御医拿来伤药,李节与朱标等人出去,让侍女给蒲城郡主上药,然后朱标这才进去,蒲城郡主这时也强撑着身子向朱标行礼道:“谢谢大伯,若不是大伯,恐怕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蒲城郡主说到最后也没有说下去,眼泪却开始在眼圈里打转,朱标也一脸自责的看着她道:“这件事也都怪我,正所谓长兄如父,是我没管教好你爹,我也没想到他竟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你们母女跟着他受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您千万不要这么说,父王他本来就脾气不太好,我又不懂事惹他生气,要怪都怪我自己不好!”蒲城郡主再次含泪道,只是说到最后时,眼中的泪水也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看到侄女的模样也心中难受,当即安慰她道:“蒲城你放心,这件事我不会不管的,你与你母亲就安心在这里住下,实在不行我派人护送你们回京城,到时让父皇亲自处置老二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朱标这么说,蒲城郡主似乎也找到了主心骨,流着眼泪再次向朱标行了一礼道:“谢大伯为我们母女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天色已经不早了,朱标又安慰了蒲城郡主几句,然后又吩咐侍女小心伺候,这才准备离开,好让侄女休息一下,早点养好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朱标转身要走时,他却发现李节站在旁边却是一动不动,眼睛也一直盯着蒲城,这让他也是一愣,随即拉了李节一把提醒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我有几句话想和蒲城郡主单独聊一聊!”李节却冲着朱标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蒲城有什么好聊的?”朱标闻言一愣,虽然李节也不是外人,但他毕竟是个年轻的男子,又是自己的女婿,之前自己带着他见蒲城也就罢了,可若是让他和蒲城单独相处,恐怕就有些不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臣有很重要的事要和郡主聊一下,不会花费很长时间的!”李节再次开口道,之前他一直静静的观察着整个事情的走向,而现在他也终于有了一个猜测,只不过这个猜测还需要从蒲城郡主身上得到证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李节说的这么认真,朱标也终于打消了心中的怀疑,当即点了点头道:“好吧,那我在外面等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说着迈步走了出去,李节也挥手让其它人退下,整个房间也只剩下他和蒲城郡主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蒲城郡主这时也睁着一双大眼睛打量着他,目光中似乎带着几分好奇和茫然,好像并不知道李节为何要单独和自己聊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郡主身上还疼吗?”李节自己拉了个凳子坐到蒲城郡主面前,然后微微一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不疼了,多谢姐夫关心!”蒲城郡主眨了眨眼回答道,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她在称呼李节为“姐夫”时,语气似乎加重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疼就好!”李节再次笑了笑,随后再次开口道,“其实在年前的时候,玉宁得知我要来西安,就提前几个月叮嘱我,让我一定要在走之前告诉她,到时她好让我帮她带书信给郡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堂姐的感情最好,当初我在京城时,也多亏了堂姐的照顾,虽然我们不是亲姐妹,但其实感情比亲姐妹还要好!”蒲城郡主提到朱玉宁时,眼圈也再次一红,看得出来,她十分怀念当初在京城与朱玉宁相处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宁也是这么说,甚至连允熥也说,你和玉宁的性格最像,感情也最好。”李节再次顺着蒲城郡主的话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你一直提堂姐,到底想说什么?”蒲城郡主这时却抬起头看着李节的眼睛问道,她感觉李节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这时也终于不再绕弯子,当下直接道:“玉宁虽然是女子,但性格要强、刚烈,遇到挫折也不肯认输,你的性格与玉宁很像,否则当初也不会为母出头,甚至不惜咬秦王一口,哪怕那时秦王都快把你打死了,你也没有掉过眼泪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到这里忽然一顿,随后又有些玩味的看着蒲城郡主再次道:“如此刚烈的一个女子,实在让人无法想像,仅仅三年时间,你竟然会拼命的讨好父亲,哪怕多次受辱,也依然为父亲求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的话一出口,蒲城郡主的脸色也一下子冷了下来,特别是当李节提到当年的事时,她的脸色更是冷若冰霜,目光也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那是当年,人都是会变的,而且你觉得我一个弱女子,为了保全母亲,除了拼命讨好父亲还有什么其它的办法吗?”蒲城郡主最后冷冷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的确有委屈求全的理由,那我再问第二个问题!”李节再次一笑,“王府中本来有御医,可你为何会请王御医为你母亲看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御医的医术精湛,父亲的病就是喝了他的药才缓解了许多。”蒲城郡主再次冷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母亲的病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病,只不过是因为饮食问题导致的,一般的大夫都能治好,这点你不可能不知道,可你却还是请王御医前去诊治,而且以你的聪慧,想必也能猜到,这件事肯定瞒不过太子,到时太子定然会去找秦王的质问,而偏偏在那个时候,你却刚巧惹怒了秦王,并且被脾气暴躁的秦王暴打,这未免有些太巧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了?”蒲城郡主闻言却忽然展颜一笑反问道,她本来就是个极美的女子,有伤在身更让她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气息,这一笑更是让人我见犹怜,分外的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却像是个石头似的,丝毫不为所动,反而再次问道:“你是不是在想,这些都是我一个人的猜测,根本没有任何证据,所以你也根本不怕我说出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