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一章 悲惨的秦王妃

第两百一十一章 悲惨的秦王妃

        “秦王妃!”听到这个称呼,李节也是一愣,这位秦王妃不就是真实历史上的“敏敏郡主”吗,也就是王保保的妹妹,据说朱樉与她的感情相当糟糕,蒲城郡主当初就是因为朱樉打秦王妃才咬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王妃她怎么了?”朱标听到御医的话也立刻皱起眉头,按说这是朱樉的家事,自己是不应该插手的,王御医也应该知道这一点,可他既然来找自己了,显然秦王妃的病情可能有点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只见王御医再次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禀报道:“今日蒲城郡主召见我,说是让我替她母亲秦王妃看病,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去了,可是到了地方我才发现,秦王妃的住所相当简陋,而且她的病也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什么?”朱标闻言再次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王妃的病并不严重,只是体质虚弱,再加上肠胃有一些问题,主要是因为饮食问题而引起的,不过奇怪的就在这里,像她这种饮食出现问题引起的疾病,一般都出现在穷苦人家,身为王妃,理应不会出现这种问题才是!”王御医说到最后声音也低了下来,甚至还偷偷的看了朱标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王御医说的已经很隐晦了,但朱标还是听明白了,从刚才王御医说秦王妃的住所简陋,到现在的饮食问题,无非就是告诉朱标,秦王妃的病是被朱樉虐待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这种皇亲国戚的事,王御医是不敢多嘴的,但他毕竟是朱标带来的人,与朱樉并没有什么瓜葛,另外他今天替秦王妃看了病,如果日后秦王妃真出了什么事,到时朱标问起他来,他也不好交待,所以还不如提前告诉朱标,反正他们在西安也呆不了多长时间,所以他也不怕朱樉怪罪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这时也气的脸色铁青,本来朱樉在西安犯下的罪行就已经让他十分头疼了,却没想到朱樉连自己的王妃都如此虐待,这让朱标更加的恼火,他做梦都不会想到,以前那个英武果决的弟弟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    “带路!我要去见一见秦王妃!”朱标猛然停下脚步对王御医吩咐道,本来以他的身份,是不方便去见秦王妃的,但是听到王御医的这些话后,他必须要亲眼看一看,否则他根本难以相信!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王御医也看出朱标是真的发怒了,他跟着朱标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见到朱标发这么大的火,所以他也不敢说什么,当即就在前面引路,朱标也气呼呼的迈步走向王府的内宅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无奈的叹了口气,然后迈步跟上朱标,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,王御医肯定没撒谎,而且秦王妃的境况恐怕比王御医描述的还要糟糕,想想之前朱樉对宠爱的蒲城郡主都是伸手就打,更别说一直被他讨厌的秦王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王府的内宅是不让外人进的,但朱标身为朱樉的大哥,又是大明的太子,他要是强闯的话,王府里也没有人敢拦着,当然最重要的是,前面的王御医上午刚进去内宅,所以一路上更是畅通无阻,一行人很快就来到王府内宅西北角的一座小宅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秦王妃就住在这里!”王御医指了指面前这座偏僻的小宅院道,只见这座宅院大门紧闭,院门与院墙也十分的破旧,甚至院门上的油漆都已经掉落了大半,院墙上也长了不少杂草,看起来就像是一座荒废的院落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看到这里也更加恼火,当即让人把门打开,自己也迈步进到院子里,结果院子里的情景也更让他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院子里比外面也好不了多少,到处都是杂草丛生,只有一条通往房间的小路还算干净,当朱标迈步进到房间时,却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,夹杂着一股难闻的气味,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发霉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咳咳~”只听房间中有一个妇人的声音问道,紧接着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妇人从里间走了出来,而当看到朱标等人时,她也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……弟妹?”朱标看着这个头发花白的女子也一脸的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妃是王保保的妹妹,名叫观音奴,当初他们成亲时,朱标曾经见过她一面,甚至老朱也夸观音奴是个贤淑的女子,按说对方才三十多岁,可是现在朱标看到的却是一个头发花白,满脸皱纹的妇人,看起来足有四五十岁,如果不是眉眼间还有当年的几分模样,朱标恐怕根本不敢相信她就是秦王妃!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李节也是一愣,在见到这位秦王妃的一刹那,他心中对敏敏郡主的幻想也完全破灭了,虽然早知道对方的生活悲惨,但眼前的情况依然超出了他的想像,朱樉这个混帐不但对外人狠,对自己的家人也更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……您是太子殿下?”秦王妃这时也露出激动的神色,刚想要上前行礼,但似乎又有些窘迫,毕竟她现在一身便服,又一脸的病容,再加上现在的境况,都让她感到十分难堪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看着苍老的不成样子的秦王妃也是心中一酸,他以前只知道朱樉夫妻感情不好,却没想到朱樉竟然如此恶劣,对妻子虐待到这种地步,如果早知如此的话,他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受苦了,二弟他太过分了!”朱标这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最后只得把怒火发泄到朱樉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妃听到朱标的话也是抹起了眼泪,这些年她受的委屈又何止这些,可是朱樉是她丈夫,更是大明的亲王,根本没有人能管得了他,所以她这个秦王妃早就有名无实,甚至可以说生不如死,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女,恐怕她早就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臣妾所受的这些委屈还不算什么,只希望殿下能为臣妾做主,让王爷将臣妾的儿子还给我!”只见秦王妃这时忽然跪倒在地向朱标恳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儿子?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朱标闻言也更加恼火的问道,同时也伸手把对方搀扶了起来,而这时他才发现,秦王妃已经瘦的不成样子,身体更是十分虚弱,难怪她会看起来这么苍老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妃这时也哭着把自己的遭遇讲了一遍,她所说的儿子,是她七年前生下的儿子,按说是朱樉的嫡长子,但朱樉有个侧妃邓氏,十分受朱樉的宠爱,而且早于王氏生下一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王氏以前只有蒲城郡主这么一个女儿,对邓氏没什么威胁,可是等到王氏生下儿子后,邓氏立刻感到威胁,于是开始借着朱樉的宠爱对王氏大加打压,朱樉本来就不喜欢王氏,再加上邓氏的挑拨,更对王氏厌恶之极,最后不但把王氏关到这座小院子里,几乎形同幽禁,甚至还把王氏的儿子夺走让邓氏抚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朱标听到这里也是气的一拍桌子,秦王妃还没死呢,朱樉就把人家的儿子夺走了,想到这里,朱标也转身就要去找朱樉算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息怒!”不过李节这时却上前一步拦住朱标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息什么怒,今天我非要找他问个清楚不可!”朱标却是气呼呼的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有些无奈,不过他却转而对秦王妃问道:“王妃殿下,我看蒲城郡主很受秦王的宠爱,您受了这么多的苦,郡主她就没有什么表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李节问起女儿,秦王妃的眼泪也再一次涌出来,过了片刻这才回答道:“蒲城更加命苦,这几年她拼命为她父亲做事,讨好她父亲,为的就是想救我出去,可王爷不松口,她也没有办法,只能一边替我想办法,一边在外面照顾她弟弟不受欺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妃说到最后已经是泣不成声,相比儿子,她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蒲城这个女儿,小小年纪就要扛起照顾他们母子的重任,偏偏又在家中孤立无援,所以只能拼命的讨好父亲朱樉,虽然朱樉表面上对她十分宠爱,但其实在她犯错时也是随意打骂,丝毫没有得到任何的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混帐东西!”朱标闻言也是怒火冲天,当即迈步就出了这里,直接就往朱樉居住的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叹息一声跟上,说起来蒲城郡主与朱玉宁的境况还有点相似,只不过朱标当初只是不喜欢朱允熥,对朱玉宁还是十分宽容的,哪怕父女两人经常发生矛盾,朱标也不舍得动女儿一根手指头,更别说打女儿了,可朱樉倒好,明明正妻还在,却已经被打入冷宫,儿女更是随意打骂,这点他可比朱标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怒气冲冲的来到朱樉的寝宫,本来这里布置有王府的护卫,外人是严禁靠近的,但看到朱标生气的模样,也没有人敢拦,很快朱标与李节就进到朱樉的寝宫,不过还没等进去,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打骂声,似乎还有砸东西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却不管这些,直接迈步进去,结果眼前的一幕更让他睚眦俱裂,只见蒲城郡主披头散发的倒在地上,朱樉两眼通红,手拿一根马鞭正在抽打女儿,哪怕蒲城郡主苦苦求饶,他却丝毫不为所动,马鞭带着呼呼的风声抽到蒲城郡主身上,带出一道道刺目的血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