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章 朱樉的十大罪

第两百一十章 朱樉的十大罪

        触目惊心!这是李节在了解到朱樉在西安所做所为后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樉身为亲王,不但手握重兵,甚至能够节制当地的官员,可以说是西安的土皇帝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当地的官员不但不敢拦着,反而还要尽力配合,比如当初朱樉刚到西安时,就征调了上千民夫修建秦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这件事都惊动了老朱,为此老朱亲自写了书信把他骂他一顿,而且还在信上明确告诉朱樉,让他把民夫遣散,停下王府的工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朱樉却不以为然,依然命人大兴土木,不但修了王府,而且还修了数处别院,导致无数民夫累死,甚至还强夺百姓土地宅院等,征召民女入府为奴等等,简直可以说横行霸道之极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李节终于知道,为什么历史上明朝的藩王那么招人恨,甚至在明末时,李自成更是把福王剁碎了当成下酒菜,因为哪怕是后世的藩王没有兵权,依然可以鱼肉百姓,更别说朱樉这种有兵有权的藩王,他在西安简直就是一个小号的暴君!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这几天的脸色一直十分阴沉,甚至因为朱樉的事,他都已经顾不得再去调查西安府的其它方面,不过李节也能看得出来,朱标其实也十分的纠结,面对朱樉这件事,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,身为太子,他想要秉公执法,但身为长兄,他又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下午,李节陪着朱标来到西安府治下的长安县巡视,当年大唐的时候,长安达到了鼎盛,整个长安城以朱雀大街为界一分为二,其中城东为万年县,城西为长安县,不过万年县却几经变迁,现在连名字都变了,而长安县却一直如故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按照计划,朱标是要考查一下长安县的商业、税收、治安等情况,长安县令也亲自陪着,不过朱标却没有什么心情,大概转了几圈就来到县衙,然后打算取走一些文书方面的资料带回去慢慢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陪伴朱标的长安县令却忽然跪倒在地,一脸郑重的向朱标行礼道:“臣有事要向太子殿下禀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朱标看到这个县令的举动也是一愣,这位县令姓李,和李节算是同宗,才四十多岁头发胡子就白了一半,刚才他表现的也颇为精明强干,长安县也被他治理的井井有条,算是一个难得的干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请殿下让左右退下,否则臣不敢说!”只见李县令却是打量了一下左右道,这里是县衙,县衙的人都不敢靠近,但左右依然有不少朱标带来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闻言也是一皱眉,区区一个县令,竟然要求让自己把左右的人退下,这个要求也未免有些太过分了,不过朱标毕竟是个仁厚的人,而且他看到李县令神情凝重,似乎真的有极其重要的事禀报,这让他也终于挥退了众人,只留下李节与几个贴身的护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县令知道李节的身份,当然也没指望朱标真的孤身一人与自己相见,所以等到其它人退下后,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一份厚厚的文书献给朱标道:“臣要痛斥秦王十大罪,还请太子殿下为西安百姓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李县令竟然是为了告朱樉的状,朱标也再次露出纠结的神色,看着对方手中的罪状一时间也不知道接还是不接?

        李县令看到朱标竟然不接自己手中的罪状,当即也露出焦急的神色,随后再次开口道:“臣要告秦王十大罪,其罪一:欺君罔上,当初陛下人秦王停止修建王府等工程,但秦王却根本不听,反而大兴土木。其罪二:草菅人命,据臣查访,近十年中直接死于秦王府中的人命,就有三百七十六人,间接被秦王府害死的人命无法计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县令将朱樉的一条条罪状全都背了出来,看得出来,这些罪状都是他亲自查实写下来的,事实上朱标也知道这些事应该是真的,因为这和他们最近查到的情况基本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朱樉的罪行远不止如此,他甚至连当地官员都不放过,西安本地的官员对朱樉几乎是畏之如虎、敢怒不敢言,李县令区区一个七品小官,竟然敢在朱标面前告朱樉的状,这份勇气也的确十分难得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朱标毕竟不是朱元璋,人人都夸他仁厚,但这种仁厚即是优点也是缺点,比如他对朱樉这帮弟弟们就太过重感情,曾经朱樉这些人多次犯错,都是朱标不忍看他们被罚而替他们求情,虽然这是一个合格的兄长,但却没能做到一个合格的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朱标听到李县令历数朱樉的罪行时,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纠结,如果他接下这份罪状,那就要处罚朱樉,可他却下不了这个狠心,如果不接,却又会让天下的百姓失望,身为太子不能为百姓做主,这也违背他一直以来的良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现在的朱标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地步,一方面是兄弟间的感情,一方面却是大明的律法与他的良知,这让他一时间也无法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最终感情还是战胜了良知,只见朱标默默的转过身,背对李县令不言不语,更没有接罪状的打算,显然他实在不忍心处罚朱樉,也许在别人看来,朱标显得太过自私,但人无完人,朱标不是圣人,他做不到真正的大公无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县令看到朱标的表现也露出绝望的神色,今天他冒险告朱樉的状,其实也是拼死一搏,因为若是这个消息传出去,恐怕他将面临朱樉残酷的报复,到时不但是他,甚至连他的家人都要难逃一死!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旁边一直默然无语的李节却忽然上前一步,然后对李县令伸出手道:“把罪状给我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的话一出口,不但李县令愣了,连背对他们的朱标也愣住了,随即猛然转身,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节,他不知道李节为何要接下这份朱樉的罪状?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你……”李县令很快清醒过来,这时也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李节,虽然李节的身份不一般,但他毕竟不是太子,就算是接了罪状,恐怕也无权处罚朱樉这个亲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县令你不必多问,只需要把罪状交给我,接下来的事你就不必管了!”李节却是伸手将他手中的罪状拿过来,然后小心的放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县令看到李节把罪状收走,心中还是有些怀疑,但李节这时却微微一笑道:“李县令放心,这件事只有我与殿下,与周围的几个护卫知道,绝对不会传出去的,你请回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,这让李县令也不得不退下,不过走的时候他也是连连回头,满脸都是担忧的神色,毕竟他现在的身家性命可全都交到李节手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李县令刚退下,朱标这时也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李节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为詹事府的官员,臣在行使自己的职责!”李节淡定的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职责?”朱标却有些恼火的道,毕竟自己不愿接这份朱樉的罪状,但李节却接下来了,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为詹事府的官员,有责任纠正太子犯下的过失!”李节面色坦然的看着朱标道,言语中却毫不客气的指出朱标的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朱标闻言也为之气结,想要发火却又有些心虚,毕竟这件事他的确是有错在先,想到这里,他脸上也再次露出纠结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朱标的样子,李节也不禁叹了口气,随后再次上前行礼道:“殿下是个重感情的人,我也不会强迫殿下真的去处罚秦王,不过这份罪状不妨先由臣收下,殿下就当是给自己一个后悔的机会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李节这么说,朱标犹豫再三也终于点了点头,算是默认了李节的话,随即他又吩咐那几个护卫,今日的事绝不允许外传,这才和李节一起离开了长安县衙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名老话叫作“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”,经过了李县令告状这件事,朱标再也没心思外出巡视,于是就带人回到秦王府,准备一个人好好的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朱标刚回到住处,李节也正准备告辞时,却忽然有人禀报,说是王御医求见,这位王御医就是随同朱标从京城一起来的御医,之前朱樉发病时,他还曾经给朱樉诊治过,这几天朱樉喝了他开的药,据说也感觉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以为王御医要禀报朱樉的病情,当即也召他进来,很快就见须发皆白的王御医快步走了进来,只是他这时的脸色却有些奇怪,似乎带着几分的忐忑和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王宁拜见太子殿下!”王御医进来后也立刻向朱标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多礼,王御医你来见我,是对二弟的病又有了什么发现吗?”朱标急切的问道,虽然知道朱樉做了不少的错事,但朱标还是放不下这份骨肉亲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王御医再次露出几分犹豫的表情,随后终于一咬牙道:“启禀太子,臣来不是为了秦王的病,而是为了秦王妃的病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