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零九章 奇怪的蒲城郡主

第两百零九章 奇怪的蒲城郡主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府前殿之中,朱标与朱樉相对而坐,李节在一旁相陪,朱樉自从得知朱棣在高丽的事情后,就一直对高丽那边的事情很感兴趣,当下向李节询问了许多问题,李节也一一做了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三人聊天的时候,蒲城郡主也亲手端来几样自己做的小菜,李节发现蒲城郡主在烹饪上可比朱玉宁强多了,眼前这几道菜都是色香俱全,至于味道要尝过后才知道,不过应该不会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蒲城你竟然还有一手好厨艺,这点可比玉宁强多了!”这时朱标也发出同样的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说笑了,我也只会做几样小菜,其它方面可比堂姐差远了!”只见蒲城郡主再次谦虚的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快来尝尝我珍藏的葡萄佳酿,这可是从西域那边运过来的,别看这桶不大,但这一桶酒就足以卖出百贯以上的价钱!”这时朱樉从托盘中拿起一桶密封很好的酒向朱标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看了一下这个葡萄酒,竟然是用一个精致的小木桶装着,看起来倒还真不错,随后朱樉又向蒲城道:“我的酒具呢,怎么还没有取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已经让人去取了,很快就会送来!”蒲城似乎犹豫了一下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一个侍女送上来一套酒具,李节本以为是什么特殊的酒具,却没想到竟然是一套看起来有些普通的黄金酒具,虽然黄金很贵重,但对于朱樉这种身份的人来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怎么用这种酒具,古人不是说‘葡萄美酒夜光杯’吗?”朱标看到这套有些普通的黄金酒具也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你有所不知,夜光杯虽然适合喝葡萄酒,但却不是最适合的,我这套酒具可不一般,而是我花重金从一个胡商手中买来的,用这套酒具喝葡萄酒,会更加的甘甜爽口,绝非其它酒具可比,平时我可不舍得让别人用!”朱樉却是十分自豪的夸赞道,在喝酒这方面,他可比任何人都要苛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朱樉这么说,朱标也来了兴致,朱樉也拿过酒具中的酒壶,准备亲手把木桶里的葡萄酒倒进酒壶里,不过蒲城郡主却接过酒桶笑道:“父王您身体不好,这些事情还是由我来做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女儿如此乖巧,朱樉也没有拒绝,当即把酒桶与酒壶交给蒲城郡主,李节也在一旁静静的看着,他对任何酒都没有兴趣,不过如果朱标他们要喝,自己也可以陪着喝两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蒲城郡主打开木桶,立刻一股带着水果气息的酒香散发出来,就算是李节不懂酒,也觉得这个葡萄酒的味道闻起来很香,至少不像其它的酒那么冲。

        蒲城郡主将那个黄金酒壶打开,然后将桶中的葡萄酒倒出来,只见一股殷虹的酒水从桶中流出,使得室内的酒香也更加浓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股酒香的确不错,看来二弟你还真是收集到了一些好酒!”朱标闻着空气中的酒香也不由得开口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当然,别的我不敢说,但若论到喝酒,咱们兄弟中肯定都不及我!”朱樉闻言也再次自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意外却发生了,也不知道是蒲城郡主没有拿好,还是一时走神,结果手中的酒桶竟然滑落下来,并且一下子砸到下面的酒壶上,只听“呯”的一声巨响,殷虹的酒水四溅,室内的酒味也更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息怒,都怪我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蒲城郡主这时也一脸慌乱的认错,然而却只见“啪”的一声,朱樉竟然一巴掌打在她脸上,把蒲城郡主打的站立不稳,一下子摔倒在地!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弟你干什么?”朱标看到这里也一下子站了起来,急忙扶住蒲城然后冲着朱樉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蒲城郡主也一脸委屈的捂着脸,哪怕是这样,依然能看到她白玉般的脸上多了一个明显的巴掌印。李节也被这种变故吓了一跳,看着蒲城郡主也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樉似乎也愣了一下,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,但随即又十分恼火的瞪了蒲城郡主一眼道:“这丫头太没用了,竟然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还不给我滚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都怪女儿没用,坏了父王与大伯的雅兴!”没想到蒲城郡主即没有哭也没有闹,而是低下头再次认错道,说完又轻轻的向朱标行了一礼,同时也看了李节一眼,这时她的眼中才露出几分窘迫,随即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弟,你这脾气也太暴躁了,不就是一桶酒吧,犯得着打孩子吗?”朱标这时依然余怒未消的对朱樉怒道,从昨天见到蒲城郡主开始,他就觉得这孩子相当不错,虽然有些胆大,但却帮着朱樉挑起王府的重任,如果她是男子的话,恐怕不比开封的朱有炖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你别生气了,这丫头做错了事,当然要教训一下,否则日后怎么能改正?”朱樉却十分固执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闻言也气的想要骂朱樉,但转念又一想,这毕竟是朱樉的家事,哪怕他是大哥,这种家事也不方便插手,而且就算今天自己骂了朱樉,可万一朱樉回去后又把怒火发泄到蒲城郡主头上,到时他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朱标也只能强压下怒火,朱樉也看出大哥不高兴,急忙上前好言相劝,但却依然不认为自己错了,李节这时也反应过来,当即也上前劝说了朱标几句,他倒不是帮着朱樉,而是怕朱标气大伤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朱标总算没有再发火,不过他也没有喝酒的兴致了,朱樉也没再提喝酒,而是陪着朱标又聊起兄弟间的一些事,这才让朱标慢慢的消了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与朱樉聊天的时候,李节却静静的坐在一旁,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刚才蒲城郡主的事,刚才蒲城倒酒时,朱标与朱樉只顾着聊天,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蒲城郡主手中的酒桶是怎么滑落的,但李节却亲眼看到,蒲城郡主好像是故意松开双手,让那个装着葡萄酒的小酒桶掉下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发现了这一点,李节才更加奇怪,既然蒲城郡主故意打翻了酒桶,那她这么做的用意又是什么,难道只是因为担心朱樉的身体,所以故意不让他喝酒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样也说不通啊,先不说朱樉的身体是否适合喝酒,就算真的不适合,她完全可以明着讲出来,只要朱标知道这些,肯定会阻止朱樉喝酒,所以她根本没必要打翻酒桶,而且还让自己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上面这些,李节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目光也无意识的落到桌子上的酒具上,这时打翻的葡萄酒已经被人收拾下去了,但那套黄金酒具却还放在桌子上,刚才朱樉说过,这套酒具是他的私人用品,轻易不会拿出来待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当李节的目光落到这套酒具上时,却发现这套酒具的色泽有点不对,黄金他见过不少,对黄金的色泽也十分熟悉,而眼前这套黄金酒具看起来好像没问题,但仔细观察的话,就会发现酒具的颜色比普通黄金要深一些,亮度也要差一些,好像不是纯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发现也让李节更加好奇,当即伸手拿起一个杯子察看起来,结果这时朱樉却发现了他的动作,当即也笑着开口道:“怎么,李伴读你对我这套酒具感兴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启禀殿下,臣不喜饮酒,只是发现这套酒具的颜色似乎有点暗,似乎不像是纯金。”李节实话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还真说对了,据卖给我的胡商说,这套酒具是从极西之地运过来的,里面加入了一些特殊材料,比寻常黄金还要贵重百倍,所以用它来喝酒才会格外甜美!”朱樉再次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殿下对饮酒一道真是有研究,在下佩服之极!”李节这时也放下酒杯笑着恭维道,不过对于他来说,无论什么酒都是一个味道,所以就算是这酒具再神奇,李节也喝不出什么区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樉陪着朱标聊了一上午,下午的时候,朱标提出要巡视西安城,朱樉本来想要陪着,不过却被朱标拒绝了,主要还是朱标担心朱樉的身体,所以就让他在府中休息,下午他和李节带着人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的巡视可不仅仅是去各个衙门转一转,有时他和李节还会换上便装,深入民间到街头巷尾走一走,听一听当地百姓对当地官府的评价,如果遇到官府欺压百姓,或是恶霸鱼肉乡里,朱标也会让人管一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不走不知道,一走却吓一跳,朱标与李节只用了一下午的时间,就打听到不少消息,其中有许多都是关于朱樉的,而且大都不是什么好消息,这让朱标即震惊又痛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李节早就有心理准备,历史上朱樉的名声就不太好,虽然他能打仗,但却性格残暴,来到西安也是多行不法,甚至是大兴土木、劳民伤财,民间对他早就怨言沸腾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让人无语的是,朱樉甚至还会折磨身边的宫人为乐,简直就是心理变态,而他的死也和这件事有关,据史书上记载,朱樉是被三个老妇合伙毒死的,堂堂一个亲王竟然死于几个妇人之手,这件事被老朱知道后,也气的不轻,直接将他的谥号定为“愍”,而且还削减了他的葬礼规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