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零八章 朱樉的病

第两百零八章 朱樉的病

        朱樉身材高大,但偏偏长相清秀,据说他长的像马皇后,所以相貌也比较偏阴柔,虽然他人过中年,但身材并没有发福,看起来依然是个阴柔的帅大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当朱樉说话时,却能看到他长着一口烂牙,这点很奇怪,要知道大明这个时期的人们,已经很注重牙齿的保养,特别是有钱有势的人,大都有一口好牙,只有那些穷苦人才会满嘴烂黄牙,可以说要判断一个人的出身,只要看他的牙齿好坏就能猜个十之七八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事情并不是绝对,有些出身尊贵的人可能也会有一口烂牙,比如因为生病或个人的懒惰等,所以奇怪归奇怪,李节也并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是盯着一个人的牙齿看实在有些不礼貌,所以李节也很快转移了目光,朱樉也只顾着与朱标聊天,根本没有发现李节的异常,至于那个女扮男装的蒲城郡主,这时却把书信藏好,转而好奇的打量起李节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,堂姐她现在好吗?”最后蒲城郡主主动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李节只得扭过头看向蒲城郡主,“对了,来的时候允熥让我替她向你问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撒谎!允熥那小子才不会想到给我问好!”蒲城郡主却一下子戳穿了李节的谎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允熥长大了,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!”李节也有些尴尬的道,他刚才的确是没话找话,所以帮朱允熥撒了个小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骗人!按照王府的规矩,姐夫你本来是见不到我的,允熥肯定知道这一点,又怎么会让你替他向我问好?”蒲城郡主却再一次的戳穿了李节的谎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李节也脸色大窘,他本以为像朱玉宁那么聪明的女子应该十分少见,却没想到这个蒲城郡主的聪慧丝毫不比朱玉宁差,而且说话还这么直,自己的一个小谎言都能被她接连识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李节窘迫的神色,蒲城郡主也是调皮的一笑,从她打听到的消息,李节这个靖海伯以聪慧过人著称,甚至能发明飞到天上的热气球,估计他做梦也不会想到,会被自己这个小女子给问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清那小丫头怎么样了,有没有说过想我?”蒲城郡主这时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见过公主,没见过她妹妹。”李节只能无奈的再次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丫头肯定不会想我,当初就没少和我吵架!”只见蒲城郡主自语道,随即又再次追问道,“那皇爷爷呢,他的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龙体安康,只是每天忙于政务,休息的时间很少。”李节再次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爷爷也真是的,劳逸结合才是正途,他年纪这么大了,每天这么操劳下去,迟早都会累出病来的!”蒲城郡主闻言也露出担心的表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这里也再次扭头看了蒲城郡主一眼,按说朱樉不喜欢她的母亲,蒲城郡主当初也与朱樉闹的很僵,可现在她却成了朱樉的左膀右臂,而且还是以一个女子之身,这种变化也未免太大了,只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,李节也不好意思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队伍也终于来到了西安城门前,只见已经有不少当地的官员在门前迎接,见到队伍也纷纷上前行礼,朱标这时也走出马车,再次重复了一下接见臣子的废话,随后队伍这才进入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他们进城后却忽然发现,街道上竟然冷冷清清,连半个人影都没有,这让朱标也好奇的向旁边的朱樉问道:“怎么街上都没有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大哥你远道而来,我怕城中人太多冲撞了你的车驾,所以就下令让百姓不得外出!”朱樉一脸理所当然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闻言先是一愣,随后抬头与车外的李节对视一眼,两人都的眼神中都带着几分无语,他们出巡本来就是要亲眼看一看百姓的生活情况,这点连十二岁的朱有炖都知道,所以他们进开封时,朱有炖就没有禁止百姓上街,甚至还陪他们走遍了开封,没想到朱樉连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都不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毕竟是小事,朱标也没有说什么,最后马车来到朱樉的秦王府,府中已经设好了酒宴为朱标等人接风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难得与朱樉团聚,所以在酒宴上兴致也颇高,最后兄弟两人全都喝的大醉,李节等人也被灌了不少酒,最后也算是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节起床后活动了一下,然后吃过早饭就来找朱标,因为按照以前的习惯,每到一城后,他都要陪着朱标巡视整个城市,把整个城市的方方面面都要考查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找到朱标时,却发现朱樉竟然也在这里,两人昨天都是喝的烂醉,现在酒劲都还没过去,两人的眼中都带着几分宿醉的血丝,不过就算是这样,两人依然谈兴极高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节你来的正好,刚才我们还聊到老四在高丽的事,你来给二弟解说一下!”朱标看到李节进来也立刻向他招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笑着来到朱标旁边坐下,然后这才把高丽的事详细的讲了一遍,他们在路上的时候就接到消息,朱棣已经多次打败李成桂,估计统一高丽也就在这几个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樉听完李节的讲述后,脸上也露出羡慕的神色道:“老四真是好运气,竟然独领一兵灭掉一国,光凭这份功绩,他就已经超过我们这些兄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四也不容易,听说当初他在高丽时,还经常遇到刺杀,甚至当时还有不少人想要赶走他们,幸好父皇派去的援兵及时到了,否则老四在高丽可就危险了。”朱标这时也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相信日后肯定还会有这样的机会的,比如倭国那边,陛下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。”李节这时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倭国?父皇打下了高丽还不算,难道还要对倭国用兵?”朱樉听到这个消息也再次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是有这样的打算,不过这件事需要老四那边的配合,所以必须要等到高丽稳定下来后才做打算!”朱标这时瞪了李节一眼这才开口解释道,他知道李节是在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则是嘿嘿一笑,他也只是提了一句倭国,并没有说什么,至于朱樉怎么想,那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忽然只见朱樉的身体猛然前倾,脸上也一下子变得煞白,最后还是双手猛然扶住桌子才让自己没有摔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弟你又犯病了!”朱标当即扶住朱樉关切的问道,他现在的症状几乎和昨天一模一样。李节也是吓了一跳,当即也起身帮着朱标扶住朱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药呢?”朱标急忙在朱樉身上找药,但却没有找到,于是急忙吩咐人去找蒲城郡主,他记得昨天就是蒲城郡主带着药给朱樉吃下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蒲城郡主匆匆忙忙的赶来,这时朱樉发病的症状已经开始减轻,不过朱标还是不放心,让蒲城郡主把药喂给朱樉服下后,朱樉的苍白的脸色也终于开始恢复了几分血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发病的次数变得越来越频繁了,以前从来没有连着两天发病!”蒲城郡主这时脸色凝重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!召我的御医来给二弟诊治!”朱标当即吩咐道,他随行的队伍中也带着御医,虽然王府里也有御医,但他还是信不过,毕竟朱樉一直发病,王府的御医也根本没能治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有御医赶来,不过朱樉却向朱标道:“大哥,我已经没事了,这只不过是小毛病,用不着再诊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必须诊治,否则我不放心!”朱标却十分坚持的道,对于兄弟的身体情况,他可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樉无奈,只能让御医给自己诊断,结果这位朱标带来的老御医给朱樉诊断了半天后,最后也皱着眉头抚须道:“启禀太子殿下,秦王殿下的脉相有点乱,似乎是有些气滞血瘀,我开一个化瘀行滞、解毒利湿的方子,不过这个病急不得,需要长时间用药,另外秦王殿下最好也要休身养性,遇事不可急躁,方才更利于病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府中的御医也是这么说的!”朱樉闻言也立刻向朱标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标却没理他,而是再次向御医问道:“那二弟的这个病严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不算严重,但若是任由病情发展下去,小病也会拖成大病,所以殿下最好是从现在就开始服药治疗。”御医再次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么办,你去开个方子,让二弟先吃一段时间再说!”朱标当即吩咐道,御医答应一声也立刻退下抓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我身体真没事,你不信的话,我现在就能骑马射箭,不如咱们比试一下,我看你现在瘦了这么多,不知道年轻时学的本事还剩下几成?”朱樉说着还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,以示自己的身体真的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老实坐下吧,万一骑马的时候你再头晕从马上摔下来怎么办?”朱标却是没好气的拉着朱樉坐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说的是,不如这样,我去做几样拿手的小菜,父王您陪着大伯与姐夫边吃边聊如何?”蒲城郡主这时开口建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办法不错,另外蒲城你把我珍藏的好酒拿来,我和大哥再喝上几杯!”朱樉闻言也立刻赞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身体都成这样了还喝什么酒?”朱标闻言也再次气恼的道,随即就向蒲城郡主吩咐道,“蒲城你炒几个小菜可以,但酒就不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我珍藏的不是普通的酒,而是葡萄酒,酒味很淡的,喝了也不上头,御医甚至说适量饮酒对我的病并没有坏处。”朱樉这时却再次拉住朱标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葡萄酒?”朱标听到这里也有些犹豫,葡萄酒在大明并不算什么稀奇东西,毕竟唐朝时葡萄酒就十分流行了,这种水果酿造的酒酒味很淡,古人甚至把它们当做是果汁来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你放心,我绝不多喝,咱们小酌几杯边吃边聊,比只吃菜可强多了!”朱樉这时再次开口道,他是个无酒不欢的人,而且对葡萄酒极为忠爱,几乎每次吃饭时都要喝上几杯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朱樉这么说,朱标也终于不再拒绝,当下对蒲城郡主点了点头,对方也立刻站起来就要去准备酒菜,却没想到朱樉忽然再次大声吩咐道:“蒲城,把我的酒具也拿来,葡萄酒若是不用专门的酒具来喝,那滋味可就少了一半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樉的话一出口,背对众人的蒲城郡主却神色一僵,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,当下轻声答应一声,这才迈步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