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零七章 初见蒲城郡主

第两百零七章 初见蒲城郡主

        朱樉进马车陪着朱标聊天,他带来的护卫当然也跟着队伍一起前行,其中几个亲卫就跟在马车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这一切都很正常,只不过在朱樉的几个亲卫中,李节却注意到一个人,主要是这个人长的实在太漂亮了,肤白如玉五官精致,看起来就像是白玉雕刻出来的人儿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问,这个侍卫肯定是个女子,而且还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女,毕竟李节的眼睛不瞎,更不像后世的某些电视剧里一样,女人把头发盘起来换上男装,其它所有人立马都认不出她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女人想要装扮成男人并且让人认不出来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这个女人本来长的就像男人,而且声音与举止也都和男人差不多,否则根本不可能存在认不出来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侍卫中出现一个女子,这个秦王真会玩,出行的时候还要把小妾带在身边?”李节也不禁在脑子中吐槽道,据他所知,有些武将在出征时,就会让自己的小妾打扮成男子的模样跟在身边,朱樉身为塞王之一,常年统兵在外,有这样的习惯也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樉来见朱标还带上女子就有些离谱了,毕竟只是出城迎接一下,又不是要他出征,这要是被人禀报给老朱,恐怕朱樉也不会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节打量着侍卫中的那个少女时,忽然对方目光一转,竟然也看向李节,两人四目相对,这让李节也有些尴尬,毕竟自己盯着人家一个少女实在有些失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李节刚想低下头把目光移开,却只见那个少女竟然十分大胆的冲他一笑,这让李节也更加不好意思了,当即转头看向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却忽然只见马车的车窗打开,朱樉从里面探出头对那个侍卫打扮的少女叫道:“蒲城,过来快给你大伯行礼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樉的话一出口,那个少女也立刻提马上前,然后英姿飒爽的在马上向车中的朱标抱拳道:“蒲城拜见大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丫头怎么……”车中的朱标看着马上的少女也震惊的张大嘴巴,好半天才认出来对方正是他的侄女蒲城郡主,当年她一直生活在京城,三年前才离开,只是三年不见,蒲城郡主却完全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旁边的李节听到这里也瞪大了眼睛,这个少女竟然是朱樉的女儿蒲城郡主,也就是朱玉宁的堂妹,他来的时候,朱玉宁还特意交给他一封厚厚的书信,就是送给这位蒲城郡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弟,你也太胡闹了,怎么让蒲城穿成这个样子出门?”朱标在震惊过后,很快就向朱樉不满的教训道,毕竟这个时代一般人家的女子都不怎么出门,更别说一个堂堂的郡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你别生气,蒲城虽然是个女子,但她却比男子还要强,现在我府中的事宜,有一半都是她在替我打理,这次她听说你要来,也是高兴的不得了,非要吵着来迎接,我拗不过她,只能让她一起来了。”朱樉在说到蒲城这个女儿时,脸上也露出宠溺的表情,看得出来,他对自己这个女儿的确是十分的喜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看到这里也更加惊讶,之前他明明听朱允熥说过,蒲城郡主与朱樉的关系并不好,主要就是因为朱樉打老婆,也就是蒲城郡主的母亲,为此她还曾经咬过朱樉,结果差点被朱樉打死,这也是她后来去京城的原因,可现在他们父女的关系怎么变得这么亲密了?

        朱标估计也和李节有同样的想法,所以在听到朱樉的话时,整个人也明显的愣了一下,甚至还认真打量了一下朱樉的表情,确定他说的并不是反话后,这才让他终于确信,朱樉与蒲城郡主这对父女的关系真的得到了很大的改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朱标也不由得大感欣慰,毕竟长兄如父,他是真心的希望自己的弟弟们都能家庭和睦,这也让他把蒲城郡主抛头露面这种小节抛到一边,当即大笑道:“没想到蒲城你还有这种本事,早知如此,当初我就不该放你走,留你在詹事府帮我办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说笑了,堂姐的学识胆略胜我百倍,就看您敢不敢用了!”蒲城郡主这时也毫不拘束的和朱标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侄女提到女儿,朱标也立刻想到了什么,当即向旁边的李节招手,这让李节也立刻上前,朱标也一指他再次向蒲城郡主道:“看到没有,他就是你未来的堂姐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大名鼎鼎的靖海伯李节!”只见蒲城对李节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两只大眼睛也弯成了月牙,随即她才向李节行了一礼道,“蒲城拜见姐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一个肯叫自己姐夫的人,这让李节也十分高兴,当即也是笑着还礼道:“郡主太客气了,我来之前公主托我给郡主带封书信,还请郡主稍候,我这就去取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堂姐的信!太好了,姐夫你快拿来我看!”蒲城郡主闻言也再次激动的道,她和朱玉宁不但是堂姐妹,更是好闺蜜,甚至可以说,朱玉宁是她这辈子唯一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立刻答应一声,随后向朱标与朱樉告辞,他的行李都放在后面的马车上,想要把书信找出来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李节离去的背影,朱标却是有些酸溜溜的道:“女生外相,这还没嫁出去呢,就已经让人家带信,而不让自己的父亲带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您还吃姐夫的醋啊?”旁边的蒲城闻言也不由得再次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这时却是打量了蒲城几眼,随即又再次笑道:“你堂姐都已经订婚了,你这丫头好像也只比玉宁小几个月,现在是不是也该订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嫁,王府的事务繁多,父王的身体也不太好,正需要我为父王分忧,现在还不是考虑嫁人的时候!”蒲城郡主却是仰起小脸骄傲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~!这倒也是,我现在真的是离不开蒲城这丫头,若是她出嫁了,恐怕我的王府就要瘫痪一半了。”朱樉这时也大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樉刚笑到一半,却猛然伸手抓住了车窗,整个人的脸色也有些发白,这把朱标也吓了一跳,急忙扶住他关切的问道:“二弟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老毛病了!”朱樉这时闭着眼睛无力的摆了摆手道,这时蒲城郡主也立刻从快里拿出一个药瓶,倒出一粒药喂给朱樉,朱标也急忙亲自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朱樉吃下药后,朱标这才急忙向蒲城郡主问道:“二弟到底怎么了,我怎么不记得他以前有这样的毛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有所不知,父王这两年经常有一些头晕、头痛的小毛病,御医也查不出什么问题,只能服用药物缓解。”蒲城郡主倒是显得十分冷静,应该是早就习惯了朱樉出现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李节也终于取了书信回来,当看到朱樉的模样也吓了一跳,当即上前询问,蒲城郡主也再次解释了一下,而这时朱樉也终于缓了过来,脸色也好多了,朱标看到这里也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弟,你身体既然不太好,就应该在府中多休息,不必跑这么远来迎接我的!”朱标这时依然还是有些担心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放心吧,都是一些小毛病,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”朱樉却并不在意,反正御医也都查不出问题,所以他也并不把自己身体上的这些小毛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朱樉说话的时候,李节却一直盯着他的嘴巴,脸上也露出一种疑惑的神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