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零六章 秦王朱樉

第两百零六章 秦王朱樉

        洛阳城外北邙山,北邙山其实是一条并不高大的山脉,甚至海拔也不过三百米,但这里却因许多的帝王名人葬身于此名扬天下,甚至有“生在苏杭,死在北邙”之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陪着朱标来到北邙山凭古吊今,在这座不大的山脉之中,埋葬着太多的帝王将相、光是帝陵就有几十个,另外还有苏秦、张仪、吕不韦、班超、狄仁杰等人的陵墓,甚至连大名鼎鼎的诗圣杜甫、诗王白居易,也都安葬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帝王名人的陵墓,如果想一个个的走一遍,恐怕要花上数月的时间,朱标可没那么多的时间呆在洛阳,所以他也只挑了一些自己比较感兴趣的陵墓转了一下,比如狄仁杰与杜甫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算是这样,朱标也在北邙山呆了三天,而在最后一天的下午,李节本为朱标要回洛阳城了,却没想到朱标竟然带着李节又来到邙山的山脚下,这里坐落着一座占地八九亩的大墓,而且看起来很新,似乎是近代的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这里是谁的墓?”李节打量着这座保存完好,甚至可以说很新的墓也不由得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往前走走你就知道了!”朱标并没有回答,而是微微一笑道,说完迈步进到墓园中,李节也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两人来到高大的主墓前时,李节一眼就看到墓碑上的字,只见碑上写着“颖川王察罕帖木儿之墓”,这十个大字苍劲有力,显然出自名家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察罕帖木儿?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?”李节看着墓上的名字也不禁惊讶的自语道,这显然是个蒙古人的名字,可什么样的蒙古人竟然能让朱标亲自跑一趟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察罕帖木儿你可能没听说过,但他有名养子名叫扩廓帖木儿,汉名叫做王保保!”朱标看到李节竟然也有不知道的时候,于是也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他!”李节闻言也终于想了起来,这个察罕帖木儿以平定红巾军起家,曾经一路做到河南行省平章政事,成为蒙元军中的支柱将领,不过他最终也死于红巾军之手,他最有名的还是收养了一个儿子,也就是一直被老朱心心念的王保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父皇巡视河南时,王保保还活着,为了招降王保保,父皇也亲自前来祭拜过察罕帖木儿,可惜后来王保保死在漠北,父皇听闻这个消息后也颇为伤感。”朱标再次解释道,说到最后他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朱标见了太多帝王将相的陵墓,这让他也不禁有些消沉,无论这些人生前如何的尊贵风光,可是一朝身死,生前的风光也顶多只能成为史书中的三言两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保保的确是一个奇才,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,而且他屡次败于大将军徐达之手,说明他的才能比之徐大将军还差一些,陛下对他其实也没必要太过执着。”李节闻言却开口评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话倒是说对了,我也觉得父皇对王保保太过执着了,不过正是因为得不到,所以父皇才一直念念不忘,若是当年王保保投降了,估计父皇反倒不那么重视他了。”朱标听到李节的话却是哈哈一笑道,他和李节着同样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说到这里时,忽然伸手一指察罕帖木儿的墓碑再次道:“李节你可知这座墓碑是谁立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应该是当年王保保立的吧?”李节闻言也是一愣,他记得察罕帖木儿死于军中,当时还不到二十的王保保接替了他的位置,而且还厚葬了养父察罕帖木儿,所以墓碑应该是王保保所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仔细看一下!”朱标却指了指墓碑再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好奇的打量起这座墓碑,结果还真被他发现一点问题,因为如果是儿女立的墓碑,一般都会在下角写下一行字,比如“儿某某某于什么时间立”之类的,但这个墓碑上却没有这行字,以当时王保保的身份,应该不可能发生这样的疏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现了吧,这块墓碑其实并不是当年王保保立的那块,事实上察罕帖木儿在河南的名声可不怎么样,当初他镇压红巾军,将整个河南、山东都打残了,民间不少百姓都对他恨之入骨,所以后来蒙古人退走后,他的墓立刻就被人毁了,甚至连尸首都被拉出来暴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应该是陛下当初来河南巡视才将他重新安葬,墓碑也是那时候所立吧?”李节听到这里也立刻反应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察罕帖木儿的墓的确是父皇让人重修了一下,而且还命周围的百姓代为照看,这才让他的墓保留了下来,不过现在开封与洛阳破败至此,察罕帖木儿也要负很大的责任!”朱标说到最后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封他们已经去过了,现在又来到洛阳,说实话,相比开封,洛阳遭受的破坏可能小一点,但也十分有限,事实上洛阳比开封的名气更大,所以历史上比开封遭受的劫难更多,比如当初蒙古灭金时,整个洛阳城被毁,甚至战后整个洛阳只剩下一千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蒙元灭亡时,洛阳又一次遭受了战乱,直到现在洛阳城都没能恢复元气,不过洛阳有一点比开封强,那就是水患不那么严重,以前的古迹也没有沉入地下,再加上洛阳附近也有不少山脉,百姓在遭受战乱时也有地方躲避,因此洛阳的情况比开封强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开封的恢复速度却比洛阳快,毕竟开封四周全都是大平原,人口也恢复的更快,所以现在开封的人口反而比洛阳还要多,当然洛阳的底蕴要更加深厚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阳倒是个好地方,虽然因战乱遭到的破坏严重了一些,但底蕴还在,立为一国之都也没什么问题,你觉得呢?”这时朱标扭头向李节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个城市,咱们才走了一半,殿下也不必太早做出定论!”李节则是微微一笑道,洛阳的确不错,虽然人少了点,城墙也破了点,但只要立为国都,估计用不了十年就能恢复当年的繁华,不过李节依然更看好北平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也知道李节在想些什么,当即也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,然后两人在察罕帖木儿的墓园里转了一圈后,这才终于启程回洛阳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阳被战火摧毁了好几次,不过进入城中后,依然能看出几分当年的“神都”风采,再加上洛阳的地理位置适中,周围即有险要把守,又靠近大平原,不用担心粮食问题,再加上洛阳离北方边境也不远,更容易掌握边境的动向,所以朱标才会这么中意洛阳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在洛阳停留的时间已经够久了,又在北邙山呆了三天,所以在回来洛阳他们仅仅休息了一天,然后就再次启程赶往长安,当然现在已经被改名为西安,不过西安主要用于官方文书上,许多人口头上依然称其为长安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安与洛阳之间本来就修建了宽阔的官道,据说这些官道还是当年唐朝时期修建的,毕竟在唐朝时长安与洛阳来往频繁,交通自然也十分便捷,虽然两座古都都历经战火,但官道却很好的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坦的官道也让队伍的行进速度很快,仅仅五天之后,朱标与李节他们就来到了长安城外,不过就在队伍刚靠近长安城,就见远处有一支骑兵飞奔而来,这让蓝玉也立刻指挥大军做好防御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等到骑兵靠近队伍之后,却只见为首的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,刚来到近前就冲着队伍中高声大叫道:“大哥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这时也走也马车,对着骑马飞奔而来的中年人也高声道:“二弟,为兄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朱标,马上的中年人也立刻甩鞍下马,快走几步来到朱标的马车前,脸上也满是激动之色的向朱标行礼道:“拜见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~,你我兄弟还行什么虚礼,快快上来!”朱标也是大笑一声,伸手把中年人拉上自己的马车,不用问,这个中年人自然就是秦王朱樉,西安正是他的封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二人相见,自然都是激动万分,朱标其实比朱樉只大一岁,两人几乎是同时长大,可以说是形影不离,兄弟间的感情也极为深厚,只不过朱樉在二十多岁时就来到西安就藩,除了当年马皇后去世朱樉回京奔丧,兄弟两人曾经相聚过一段时间后,其它时间再也没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拉着朱樉的手亲热的聊了几句,随即又把旁边的李节介绍给他,而李节也急忙向朱樉行礼道:“臣李节拜见秦王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多礼,你就是大哥的女婿吧,听说连父皇都经常夸你,今日一见倒也的确一表人才!”只见朱樉打量了李节几眼这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王殿下谬赞了!”李节也十分谦虚的道。同时他也在悄悄的打量着这位秦王殿下,只见朱樉和老朱、朱标一样都是魁梧的身材,但长的却不像老朱,而是颇为清秀,据朱标说朱樉长的更像马皇后,现在看来的确有些女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我在城中已经准备了酒宴,今日咱们定要不醉不归!”朱樉这时再次豪爽的对朱标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当然也是大笑着答应,随后兄弟后人携手进到车中一起回城,李节不好进车中打扰,于是骑马走在车旁,不过就在这时,他却忽然注意到一个有些奇怪的人也出现在马车旁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