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零三章 黄河水患

第两百零三章 黄河水患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站在堤坝上极力远望,只见脚下的长河如同一条黄色巨龙一般,从西向东滚滚而下,一路挟裹着无数的泥沙土石,厚实的河堤在河水的冲击下也似乎在微微发抖,好像这头黄色巨龙随时都可能脱缰而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入海不复回!”朱标这时也不由得低声吟道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黄河,虽然长江丝毫不比黄河差,但黄河毕竟是华夏的母亲河,在所有炎黄子孙心中都占据着一个重要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河虽壮阔,但却已经成为一条地上河,只靠着河堤束缚着河水,万一哪天河堤决口,对于河两岸的百姓来说,就是一场灭顶之灾!”李节这时却叹了口气道,这里是距离开封最近的一段黄河,他和朱标在巡视过开封城,第一站就是跑来欣赏黄河的雄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地上河?这个说法倒是新鲜,不过也十分准确,据管理河务的官员禀报,黄河每年带来的泥沙淤积河道,使得河道不断抬升,甚至河床都要比开封城还要高了,他们也只能不断的加固河堤,可老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!”朱标说到最后也露出发愁的神色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光靠加固河堤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,再这么下去,黄河迟早会决堤,到时河水改道,只能在新的河道两侧修建河堤,然后泥沙淤积抬升河道,再次开始之前循环!”李节这时也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黄河改道十分频繁,甚至有“三年两决口、百年一改道”的说法,光是后世统计的比较大的改道,就有二十多次,小的改道更是不计其数,甚至连入海口都发生过数次变迁,可以说黄河的历史就是一部洪水泛滥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有没有彻底解决黄河泛滥的办法?”朱标自然而然的向李节问道,自从李节出现后,朱标和老朱都养成了一种习惯,只要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,他们就喜欢询问一下李节的意见,往往都会有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倒是有,但很难做到!”李节却是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朱标闻言也是精神一震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河之所以难治,就在于泥沙太多,导致河床不断抬高,所以想要治黄河,就必须治理泥沙,而这些泥沙大多是从黄河中上游,也就是陕西、西北一带冲刷下来的,殿下可知为何那里的泥沙会被河水冲刷到这里吗?”李节说到最后忽然向朱标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朱标再次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在春秋战国之前,黄河并不像现在这么混浊,因为那时的河道两岸到处都是密林草木,这些植物的根可以固定土壤,雨水也不容易将泥土冲进河中,所以那时的黄河被人称为大河而不是黄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又道:“可是后来人口渐增,特别是从秦汉开始,一直到隋唐时期,关中平原,再加上西北方向的高原等地,人口不断扩张,土地也开始被开垦出来做耕地,导致泥土裸露,雨水很容易将泥沙冲进河水,如此一来,河水自然也就变混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除非把黄河中上游的百姓迁走,然后把土地都种上花草树木,才能让黄河恢复原来的清澈?”朱标说到最后也不由得暗自摇头,这个难度简直太大了,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这个办法,还有另外一个办法,那就是在黄河上建造一座大坝,把河水拦腰截断,使泥沙在大坝前沉积下来,然后再定期放水,到时下游的水自然也就清了,而且也不用担心洪水的问题。”李节再次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胡闹,黄河怎么可能被截断?”朱标闻言却是白了李节一眼,在他看来,李节根本就是在开玩笑,除非是有神仙帮忙,否则怎么可能截断黄河?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无奈的一笑,自己明明说的是实话,历史上黄河受到控制,就是从黄河上的第一道水坝,也就是三门峡大坝的修建开始,虽然三门峡大坝有许多的争议,但它的确控制住了黄河下游的洪水泛滥,造福了无数的百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以现在技术水平,想要在黄河上修建一座水坝根本就是异想天开,不过时代在发展,仅仅几百年后,就能出现修建水坝的技术,所以现在提前设想一下也没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~,大伯快看,我打到两只兔子!”正在这时,忽然只听远处有人兴奋的叫道,紧接着就见朱有炖骑马飞奔而来,一手拿着弓箭一手提着两只中箭的兔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巡视黄河可不是只有朱标和李节两人,朱有炖也亲自陪着来了,只不过他毕竟是个孩子,玩心也比较大,刚才来到这里就发现附近有不少野生动物出没,于是就跑去打猎,说是要亲手打几只猎物款待李节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~,这兔子还挺肥,刚好李节有一手好厨艺,你来帮我们做个烤兔子如何?”朱标看着朱有炖手中的兔子也不由得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还会做饭?”朱有炖闻言也有些惊讶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略懂一些家常菜而已。”李节笑着对惊讶的朱有炖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太好了,刚才护卫说在附近发现了野猪的脚印,他们已经去追了,不知道能不能抓到。”朱有炖闻言也再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河边为何有这么多的野物?”李节这时也好奇的问道,刚才他来到河堤上时,就见到河边有一些动物喝水,朱有炖能轻易的打到两只野兔,而且还发野猪的脚印,这都说明附近有大量的野生动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封附近野物的确很多,我听府中的老人说,以前的动物更多,甚至还有老虎出没,直到后来人口增多,那些动物才少了许多,不过黄河边因为太过危险,许多人都不愿意住在河堤附近,如此一来,野物也都聚集到河边了。”朱有炖再次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不禁有些唏嘘,战争虽然给人类带来沉重的灾难,但却让其它动物有了更大的生存空间,开封这种地方竟然出现了老虎,这在后世恐怕根本无法想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,黄河水患严重,不知道朝廷有没有办法治理?”这时朱有炖竟然也问到了水患的问题,这让李节和朱标也是惊讶的对视一眼,心中对朱有炖的评价也再次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河水患是个痼疾,朝廷也只能调拨人手修建河堤,疏通水道,想要彻底解决实在太困难了。”朱标这时叹了口气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刚才我与殿下也在聊着黄河水患的问题,只是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。”李节这时也接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有炖听到这里也露出失望的神色道:“黄河水患不但百姓受苦,开封城更是年年被淹,比如去年夏天时,因为雨水太多,导致河水没过河堤,结果整个开封城都被淹了,连王府里的积水都有一尺多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朱有炖的话,李节也不禁有些同情,周王治开封,也许在别人看来,开封是个好地方,毕竟号称是八朝古都,但只有周王府的人才知道,开封其它都好,唯独老是被水淹,府里的房子每隔几年就要大修,否则根本抗不住水泡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李节还知道,明末李自成打开封时,就再次引黄河水淹开封,最后一任周王却踩着积水顶住了义军的进攻,逼的李自成撤军,只不过这位末代周王也积劳成疾,最后死在满是积水的周王府中,也算是与大明同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