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零二章 周王世子

第两百零二章 周王世子

        开封城遥遥在望,官道上也变得热闹起来,来往的行人与车队川流不息,河道上也出现了不少船只,翠绿的田野上,随处可见忙碌的农夫,看起来竟然与金陵城外的情景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看着远处的开封城墙也十分兴奋,其实大明最初的北京就是指开封,那还是老朱刚刚称帝时,打下开封并且亲自前来巡视,当时不少人都劝他把开封立为国都,不过老朱巡视了一遍后只是把开封设为北京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在洪武十一年时,老朱却把北京的称号给废除了,主要是他把儿子朱橚封为周王,藩地就是在开封,一般来说,国都肯定不能让藩王就藩,哪怕是陪都也不行,所以开封就失去了北京的称号,后来朱棣夺得皇位,迁都北平府后,又把北平改名为北京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这时也一脸兴奋的打量着开封城,他也是第一次来开封,对于这座前宋的都城,他只从书中了解过,对于书中描述的那个“八荒争凑,万国咸通”开封城,他也十分的向往,甚至他还收藏了一幅《清明上河图》,可惜只是前人临摹的作品,至于真品他也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随着队伍来到开封城下后,李节和朱标却失望的发现,开封城其实已经显得有些破旧,甚至城墙上还有修补的痕迹,有一些比较旧的墙面上,还留下一些或深或浅的伤痕,有经验的人,甚至能从这些痕迹中判断出当年攻城战的惨烈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那些破旧的城墙,李节和朱标也不禁对视一眼,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之前收集的,关于开封的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北宋灭亡后,开封就遭到了很大的破坏,后来金朝虽然也一度以开封为陪都,但蒙古灭金,再加上后来元末战乱时,小明王韩林儿率领的红巾军,也一度以开封为国都,与蒙古人展开了激烈的厮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开封城曾经几度毁于战火之中,现在的开封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繁华无比的东京汴梁了,甚至整个开封的人口也只有二十多万,这已经是开封城内与城外乡村的总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之前父皇就说过,开封是他最不看好的城市,因为当初他来开封巡视时,就发现开封早就毁于战火,哪怕立为国都,恐怕也难以恢复当年的繁华。”这时朱标也忽然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陛下还说过,开封地势太低,旁边的黄河水面高于地面,很容易被人挖开黄河引水淹城,当年金灭北宋时,就曾经引水淹城,所以这里并不适合做国都。”李节这时也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老朱来开封巡视,那么多人劝他将开封立国都,毕竟开封的名气实在太大了,可是身为战略大师的老朱却一眼就看出了开封在地势上的缺陷,所以放弃了这个想法,这也是李节和朱标在来之前,老朱和他们说自己并不看好开封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队伍来到开封城下时,城门前也有不少的官员前来迎接,不过为首的却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,看起来和朱允熥差不多大,但却一脸的严肃,见到朱标下车后,也立刻上前行礼道:“臣朱有炖拜见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朱有炖正是周王朱橚的儿子,前年朱橚擅自离开开封去了凤阳,惹得老朱大怒,本来要把他贬到云南的,但后来还是舍不得,于是就把朱橚召到京城软禁,留下朱有炖替朱橚镇守开封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看到侄子也十分高兴,当即上前扶住朱有炖笑道:“侄儿不必多礼,你父亲在京城,不过估计今年就能回来了,这两年也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最近写信也说了要回来的事,而且父亲在信上还说,多亏了太子殿下为他求情,否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”朱有炖说到这里也再次向朱标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标却一把将他拉起来笑道:“你这小子别老是殿下、殿下的叫,叫我大伯,什么时候和我变得这么生份了,当初你刚出生时,我可还抱过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朱标这么说,朱有炖也不好意思的一笑,随即改口道:“大伯教训的是,是侄儿太生份了,这段时间大伯在开封,侄儿也刚好可以聆听大伯的教诲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朱有炖表现的如此有礼有节,朱标也大喜过望,当即拉过李节笑着对他道:“看到没有,若是允炆和允熥像有炖这样,我可就省心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就是靖海伯吧?”没想到朱有炖打量了李节几眼,随即竟然一口叫破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李节,拜见周王世子!”李节对朱有炖的聪慧也感到惊讶,当即笑着向他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太客气了,我在开封也能经常听到姐夫的名字,心中也对姐夫敬佩不已,今日得见,实在是三生有幸!”朱有炖这时也向李节回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十分高兴,对方可比朱允熥有眼力多了,直接就改口称自己为姐夫,这让他对朱有炖一下子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寒暄了几句后,朱有炖也请朱标他们入城,城中早就准备好了住处,而朱标和李节他们则直接住进了周王府,朱有炖甚至想把自己的卧室让出来给朱标居住,不过却被朱标拒绝了,毕竟周王府的内宅他也不方便进,所以就住到王府的前殿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有炖也早就让人准备了接风宴,然后亲自招待朱标一行人,酒宴上朱有炖也表现的相当优秀,虽然他年纪小,但却十分健谈,而且竟然还十分博学,甚至朱标询问开封城的情况时,朱有炖也是对答如流,表现出远超他这个年纪的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朱标也不禁再次感叹,自己的两个儿子比朱有炖真是差太多了,甚至连李节都不得不承认,朱允熥要是像朱有炖这么聪明,恐怕早就哄得老朱与朱标的欢心,朱允炆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历史上的朱有炖就以博学多才闻名,特别是对于杂剧戏曲方面极为擅长,在中国戏曲史上都有一定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朱有炖也颇为重感情,当时明朝的藩王死后,都会让妃子陪葬,而朱有炖却在死时上书请求当时的明英宗,不让自己的王妃等人陪葬,当时明英宗也答应了,可是等到圣旨下达时,朱有炖的王妃等人却已经自缢而亡了,这让明英宗无奈之下只能赐王妃等人贞烈与贞顺的名号。

        遇到这么一个优秀的侄子,朱标也十分高兴,酒宴上也不禁多喝了几杯,最后结束的时候,他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,李节和朱有炖也亲自扶他去了卧室,结果朱标躺在床上就睡着了,朱有炖更是贴心的为朱标盖好了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朱有炖又亲自送李节去了他的住处,路上朱有炖也向李节请教了一些事情,比如热气球、倭寇之类早就流传开来的消息,李节也一一做了回答,而朱有炖遇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时,也会主动询问,对李节的解答也是举一返三,这让李节也暗呼妖孽,这位周王世子也未免太聪明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,你们一路辛苦了,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!”最后朱有炖将李节送回住处,于是向他告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子留步,我这里有封信需要你转交一下!”李节这时却忽然叫住朱有炖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信?”朱有炖闻言也是一愣,实在想不明白李节会有什么信要让自己较交?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李节伸手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书信,然后交给朱有炖道:“宋国公知道我要来开封,于是私下里托我将这封信交给周王妃,因为是私信,所以刚才我也不方便在酒宴上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有炖的母亲姓冯,正是宋国公冯胜的女儿,也就是说,朱有炖其实是冯胜的外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你还认识外公?”朱有炖听到是外公的书信也立刻兴奋的接过来道,他没想到李节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与宋国公都在新成立的武学中任职,我来之前的几个月,一直都和宋国公商议着武学的事,再加上我也算是宋国公的晚辈,所以宋国公才会托我带信。”李节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多谢姐夫!母亲见到外公的信后,定然会万分欣喜!”朱有炖当即也是喜形于色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有炖说完也立刻向李节告辞,然后拿着书信兴冲冲的往内宅走去,李节看着朱有炖的背影也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有炖倒是没什么问题,不过他父亲朱橚可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了,朱标死后,朱橚就不太老实,甚至建文帝登基后,朱橚就想要谋反,他的长史王翰察觉到,曾经多次劝说,可朱橚就是不听,最后逼的王翰不得不装疯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还没等朱橚造反,就被自己的次子举报,结果朝廷派李景隆突袭开封,将朱橚抓了了起来贬为庶人,后来朱棣夺得皇位后,立刻恢复了朱橚这位弟弟的爵位,还加禄五千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朱橚只是表面上感激朱棣,暗中却开始积蓄力量想要再次谋反,结果被朱棣察觉后召到京城问罪,最后朱橚痛哭认罪,朱棣毕竟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哥哥,最后也没舍得杀他,朱橚也十分识趣的将自己的三卫上交朝廷,这才终于逃过一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