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两百零一章 大移民与户籍制

第两百零一章 大移民与户籍制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已经是春天,但越往北越感觉冷,特别是早晚时分,小风一吹都能冷到骨子里,李节穿着朱玉宁给他做的衣服,虽然样式不太好看,穿着也不太舒服,但却十分的暖和,足以抵挡早晚的寒风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坐在车窗前,看着官道两侧的农田陷入到沉思之中,现在他们已经进入到河南地界,虽然明朝时期的河南与后世河南的行政区域有些差别,但大体上还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到河南,李节最先想到的就是中原大地,另外李节记得在他上中学时,课本上明确的写着,当时河南是全国唯一人口过亿的省份,当然后来被广东超越了,但河南的人口数量依然排在第二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李节上中学的时候,改革开放才没多久,各省份的差别也不是很明显,而河南的面积并不大,在各个省份只排在中下位置,如果只看地图,估计很难想像小小的河南竟然能养活一亿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事实就是事实,河南之所以能养活那么多人,是因为河南真的有养活这么多人的资本,相比别的省份,河南境内大部分都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,再加上气候适宜、土地肥沃,导致这里的粮食产量很高,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最大的粮食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凡事有利必有弊,比如在后世时,河南就被定位成一个农业省,耕地的面积有严格的红线,导致工业受到极大的限制,所以后世河南的经济发展不太好,虽然总体排在第五,但人均下来就很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古代的农业社会,河南虽然看起来占据了很大的优势,但这种优势也带来一种诅咒,那就是每当战乱之时,河南的平原根本无险可守,四方的军队可以随时杀入河南境内,而河南又是粮仓,自然被不少人视为肥肉,引来无数的军队在这里厮杀争抢,百姓们也频频遭受战乱之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以现在为例,当初的元末战乱,导致河南的人口大减,老朱统一了天下后,曾经统计各地的人口,其中河南的总人口竟然只剩下一百八十九万,北边的河北也没好到哪去,人口与河南几乎相等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旁边的山西却有四百多万的人口,比河南与河北加起来都要多,主要原因就是山西境内多山,乱兵很难进入山西境内,而且就算是杀进山西,百姓也能到山上躲避,所以土地贫瘠的山西才能保留那么多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,老朱才开启了轰轰烈烈的明初大移民,将山西的居民移居到中原地区,据说前后一共有十七次,而且一直到朱棣当政的永乐年间才停止,前后持续了四十多年,迁移总人数更是达到百万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在后世看来,百万人口的迁移并不算什么太难的事,但对于古代社会来说却极其困难,因为这时交通落后,只能靠人的两条腿步行,另外还有物资的匮乏,再加上乡土观念更重,使得百姓也不愿意远离故土,更让移民之事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老朱对移民的事却十分强硬,他先是把山西的百姓编入军户,再以调集军队的名义将这些百姓迁移,为了防止移民在路上逃跑,更是将他们绑住双手连成一串,这些百姓想要大小便时,只能让看守的人解开双手,久而久之,解手就成了大小便的代名词,甚至直到后世,河南等地的人依然称上厕所为解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一路上也在观察着道路两侧的田地,刚进入河南境内的时候,他发现道路两侧到处都是荒芜的田地,要知道这可是官道,两侧的田地应该十分抢手才对,可依然存在着大批的荒地,就是因为地多人少,根本耕种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随着队伍的前行,李节发现越往北,道路两侧的荒地就越少,大部分都被开垦成田地,甚至能看到一些村落出现在平原上,有些村落一看就是新建起来没多久,估计就是从山西等地迁移过来的百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百姓被迁移过来后,,当地的官府会划出一片土地让他们开荒,当然朝廷也会提供一些种子、农具等物资,只要你能把荒地开垦出来,并且连续种上几年,那这块地就是你的了,而且前几年朝廷也不会收税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那些真正的荒地,河南这边的荒地以前大部分都是良田,只是因为战乱,田地的主人或逃离或死亡,才导致田地抛荒,但只要耐心的耕种几年,这些荒地就能恢复成良田,比从零开始的开荒容易许多,所以这些移民只要熬了最初的几年,就能得到一大块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正在这时,朱标忽然一拍李节的肩头问道,这一路上太过无聊,所以朱标也经常把李节叫来陪他,或是下棋或是聊天,有时也讨论一下路上的见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想陛下迁移百姓到中原的事。”李节实话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件事,不过说实话,当初父皇为了做这件事,可背负了不少的骂名,许多大臣也反对迁移百姓,认为这会让百姓背井离乡,甚至可能会引发民间的动乱。”朱标说到最后也叹了口气,事实上那些人也没说错,迁移百姓的确也引发了一些的骚乱,不过这些依然没能改变父亲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事有利必有弊,有时上层的一些决定,虽然长远看有好处,但却会触动下层的利益。”李节闻言也叹了口气道,这种事根本没有对错,而且有些现在看来正确的决定,随着时间的推移,日后也可能变成错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有利必有弊,比如以户籍为例,父皇接手了一个乱成一团的天下,为了让天下尽快的恢复秩序,所以才将各行各业都划入户籍之中,使得天下在短时间内秩序井然,但时间一久,我总感觉这户籍制会出问题!”这时朱标忽然也有些感慨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也觉得户籍有问题?”李节闻言也十分惊讶的看向朱标,他没想到朱标竟然看出了户籍的弊端,果然不愧是老朱挑选的继承人,如果朱标真的能顺利接位的话,说不定他真的能纠正许多老朱留下的弊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你难道也和我有同样的看法?”朱标也同样惊讶的看着李节道,他本来只是随意拿户籍举例,甚至借此给李节上一堂课,没想到李节竟然也有同样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户籍虽然让天下秩序井然,但时间一久,百姓被户籍牢牢的捆绑在各自的职业中,农户也就算了,可军户和匠户必然会出大问题!”李节十分肯定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李节这么说,朱标也是眼睛一亮,当即与他详细的讨论了一下户籍制的利弊,结果越是讨论他越是震惊,李节对户籍制的认知远超他的想像,甚至许多他没想到的地方,李节也都想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并不是李节多聪明,而是他深知历史上明朝军事崩坏,主要就是军户制度的崩坏,本来老朱想的挺好,军户半军半民,即可以节省军饷又能保证兵源,可后来军户却饱受军官的剥削,沦落成为军官的私奴,平时连饭都吃不饱,更没时间操练,哪还能保证什么战斗力?

        匠户也是一样,老子是铁匠,儿子还是铁匠,而且无论干多干少都一样,就像是吃大锅饭一样,如此一来匠户们根本没有干活的动力,这也导致军队的武器质量直线下降,火枪更是频频炸膛,根本就不能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历史上的大明深受倭寇之害,主要就是南方的卫所实在太腐败了,北方因为受草原威胁,卫所还能保持一定的战斗力,可南方的卫所却烂到了根子里,甚至发生过几个倭寇就能打败上千明军的荒唐事,其根源就是军户制度的彻底崩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户籍制的危害还远不止如此,因为户籍将大部分人都牢牢的捆绑在土地上,根本不能自由流动,这也大大的阻碍了工商业的发展,原来在宋朝时就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,却在明朝时期停滞下来,虽然不能说全怪苛刻的户籍制度,但它肯定是主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听着李节的讲述也十分兴奋,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李节,没想到他在政务上也有如此深的见解,看来自己这个女婿还真是找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户籍制会造成如此大的危害,那你觉得该如何改变?”最后朱标向李节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改变肯定是要改变的,但却不是现在!”李节闻言反而出言劝阻道,虽然户籍制会造成很大的危害,但那是在以后,现在户籍制对大明还是有利的,至少它可以让大明更快的恢复实力,所以现在还不是改变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闻言也醒悟过来,当即赞同的点了点头,他的确有些心急了,户籍制是自己父亲定下来的,以父亲的能力,当然知道户籍制的利弊,可他依然推行了下去,想必就是看中了它前期的利,至于后期的弊端,那就需要自己与儿孙们去纠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