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九十八章 横死者不入祖坟

第一百九十八章 横死者不入祖坟

        家里肯定有事!李节躺在老宅中的卧室中,脑子里也在想着今天吃饭时父母的表现,虽然李祝夫妇极力想要掩饰,但以李节的聪明,自然一眼就看出两人眼中的不自然,特别是他提到去祖坟上祭拜时,父亲的表现也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祝夫妇不愿意多说,李节也就没有追问,不管是什么问题,反正自己都已经回家了,到时肯定会让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夜李节睡的很熟,虽然他第一次来这里,但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,特别是对于在外漂泊了多日的李节来说,这种安心的感觉相当不错,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时,外面已经日上三竿,笛儿更是趴在他的床头等着他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笛儿你怎么醒这么早?”李节看到眨着一双大眼睛的笛儿也不由得笑道,这丫头在家里可是个小懒虫,有时睡懒觉能睡到中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哥哥了!”笛儿露出两排小白牙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妹妹如此暖心的话,李节也不禁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笛儿也是嘻嘻一笑,以前她最喜欢和李节在一起,甚至晚上都缠着他给自己讲故事才肯睡,可是自从来到这里后,她都好长时间没见到哥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从床上坐起来,穿好衣服一边洗漱一边陪笛儿聊天,小丫头虽然小,但话却不少,而且许多心里话她只肯和李节说,现在憋了这么久,自然是一古恼的全都讲了出来,当然都是一些小孩子的事,比如她想养只小狗,但赵姨娘不同意,为此她很生气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却是听的津津有味,时不时还插嘴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,这也引得笛儿越说越起劲。其实对于李节来说,常年在外与人勾心斗角,连说话都要考虑再三,那种生活远不是他想要的,现在与笛儿这样无拘无束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反而是一种难得的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洗漱过后,李节去吃了早饭,这时李祝夫妇和赵姨娘找到他,说是要带他在定远县转一转,李节也想到一家人好长时间没有一起外出了,于是也欣然点头,李祝让人准备了马车,全家一起出动,花了一天把整个定远县转了一圈,李夫人和赵姨娘也给李节买了不少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傍晚时分,李节才和家人回到家中,不过没想到家里竟然有客人来拜访,是定远县的县令得知李节回来的消息后,也亲自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和父亲李祝一起来到客厅见了一下这位县令,定远县令是个身材矮胖的中年人,姓黄,见到李节也立刻上前行礼,言谈时也极力的巴结,毕竟他已经打听清楚了,李节不但是太子伴读,更是太子的女婿,最近又被封为靖海伯,这三个名头随便一个都能压死他,所以他当然要小心伺候,生怕得罪了李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对这个黄县令并没有什么好感,感觉对方太过油滑,不过考虑到父母住在这里,老家也在这里,所以还是打起精神应付了对方几句,最后又十分客气的将对方送出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节儿,这位黄县令虽然为人油滑,但官声还是不错的,定远县在他的治理下也算是井井有条,百姓对他的评价也很好!”李祝却在黄县令走后为他说起好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点了点头,随后又向李祝一笑道:“父亲,太子在凤阳可能只会呆上三五天,所以我这次回来也呆不了几天,您什么时候打算带我去祭拜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李节又提到祭拜的事,李祝也露出为难的神色,但很快还是点了点头道:“那就明天吧,上午我让人准备一下祭拜的东西,下午咱们就去祖坟那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李节闻言也立刻点头,他看出父亲不想带自己去祖坟那边,显然应该就是那边出了问题,所以他想在走之前把问题搞清楚,顺便也把问题解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李祝准备了不少祭拜用的东西,然后与李节一同乘车离家,走的时候,李夫人还悄悄的把李祝拉到一边叮嘱了几句,李节也都看在眼里,不过他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出了定远县城,然后往县城的西北方向驶去,李家的宗祠与祖坟都在西北一个名叫五峰山的地方,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霸王别姬,据说就发生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峰山下有片村落,名字就叫五峰庄,庄子里的人全都姓李,也都是一个祖宗,而李善长本来就是李氏长房出身。庄子后面的山腰上一片墓园,那里也就是李家的祖坟,所有五峰山李氏出身的族人,去世后大都会运送到这里安葬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本以为李祝会带自己进五峰庄,先见一见族中的老人之类的,甚至可能还要去庄子里的祠堂拜一拜,但没想到李祝直接带他来到山上的墓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墓园的规模相当大,整个山腰几乎都被墓园的围墙围了起来,而且墓园里面也有一些建筑,估计是家庙或是守墓人的住处,而且整个建筑都很新,这点李节知道,当初李善长让人修老宅时,顺便也把祖坟和祠堂之类的也全都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迈步来到山腰,李节正准备进墓园,却没想到李祝这时却面带尴尬的拉着他走到墓园的西侧,根本没有进墓园的大门,这让李节也是一愣,而当他们顺着墓园的外墙走了好一会儿,这才来到一片墓地,只见这片墓地应该是新修的,而中间的主墓上赫然立着李善长的墓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为何祖父他们没有葬在墓园之中?”李节看到这里立刻问道,脸色也一下子阴沉下来,他似乎明白李祝为什么不愿意让他们来祭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按照族中的规矩,横死之人是不能入祖坟的。”只见李祝神情复杂的道,即有悲痛又有几分难堪,特别是在自己儿子面前,更让李祝有些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父亲脸上的表情,李节也是心中一酸,他能体会父亲的无奈,不过他依然强压下心中的怒火,没有立刻爆发出来,然后让人拿来祭品,给这些亲人一一祭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等到祭拜完毕后,李节却霍然起身,迈步就往山下的五峰庄走去,这让李祝也大吃一惊,急忙上前拉住他道:“节儿,这是族里的规矩,你万不可胡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放心吧,我自有分寸!”李节却是向李祝微微一笑,只不过笑容却有些发冷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可以不在乎李善长这些人,哪怕李善长死后不入祖坟他也无所谓,但他却心疼父亲为这件事而愧疚,甚至他都可以想像到,以父亲的性格,当初要接受这件事需要承担多大的痛苦,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完挣脱了李祝,然后翻身上马,带着一百禁卫飞奔下山,后面的李祝想追也追不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节策马冲进五峰庄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峰庄很大,庄子里都是李氏族人,靠着族中的田地,这些人根本不需要亲自下田,周围有许多村庄都是李家的佃户,另外庄子里修了族学,可以让族中子弟免费读书,只要你有本事,族中可以供你一路进京赶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的到来却给这个平静的山庄掀起一股巨大的波澜,当他率人冲进庄子时,已经引起了不少的慌乱,甚至有人以为是消失多年的土匪又来了,这让整个庄子也是鸡飞狗跳乱成一团,家家户户都想找地方躲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本来就是故意找茬的,只见他率人冲进庄子后,直接就冲到庄子正中的祠堂前,这座祠堂也是庄子中最显眼的建筑,高大雄伟十分壮观,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庙宇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祠堂的大门开着,李节根本就没下马,直接提马冲进了祠堂,祠堂中有专门的人看守,看到竟然有人策马冲了进来,当即也吓了一跳,随即看清李节等人杀气腾腾的模样,特别是那些禁军一个个都是携刀带枪,更吓的祠堂中的人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砸!”李节手持马鞭一指祠堂的正厅命令道,身后的禁卫闻言也立刻跳下马,然后如狼似虎一般冲进祠堂就是一顿打砸,供桌被掀翻,牌位被打掉,香烛也是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,心中的怒火却依然在熊熊燃烧,当年李善长在位时,李氏族人靠着李善长的荫庇,不知占了多少便宜,别的不说,光是族田就有大半是李善长捐出来的,另外还有眼前的祠堂,以及山上的墓园,也全都是李善长出资修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没有李善长,李氏家族根本什么都不是,可李善长做了这么多,死后却被族人拒绝进入祖坟,哪怕李节不喜欢李善长,也替他感到不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最让李节恼火的是,父亲李祝在这件事上所受的委屈,以李祝的性子,肯定不愿意和族人闹翻,甚至李节都可以想像到,当初李祝为了让亲人安葬在祖坟中,肯定是向族人苦苦哀求,然而无论他说了多少好话,李善长一家依然只能葬在祖坟外,一想到这里,李节都恨不得直接把整个祠堂都给烧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