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九十七章 回家

第一百九十七章 回家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离开凤阳城后,几乎是一路狂奔的来到定远县,他是个穿越者,本来对这个时代没有任何的牵挂,但正是有李氏夫妇和笛儿他们的亲情,才让李节意识到,自己属于这个时代,也让他慢慢的融入这个时代,所以他早就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李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来到定远县城却忽然尴尬的发现,他根本不认识自己老家的家门,不过这也不怪李节,别说他了,就算上一个李节回来估计也不认识家门,因为自从李善长跟随老朱打天下后,他的子孙也大都生活在金陵,老家这边只派了一些奴仆打理,很少会有人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李善长的名字在定远县几乎无人不知,随便找人打听一下就知道李家老宅在那里,只不过这些人得知李节竟然要去李家老宅时,一个个也都露出震惊的神色,因为自从李善长倒台后,已经很少有人敢去李家走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了老家的位置,李节也再次打马飞奔过去,说起来当初李善长被抄家,但也只抄了京城的韩国公府,老家这边的祖宅和一些祖传的田地却留了下来,另外李善长一家虽然不在了,但李氏依然是定远县的大族,在县中拥有不小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李节来到李家祖宅的门前,只见这座祖宅的占地面积颇大,里面的房屋也很新,有些甚至还能看出修缮的痕迹,因为当初李善长在世时,也曾经因为李祝的劝说,想过回老家老养,于是就派人修缮了老宅,可惜老宅修好了,他的死期也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下马亲自上前敲门,他来之前并没有通知任何人,就是想给父母和笛儿他们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脚步声,紧接着一个老仆打开大门,眯着混浊的双眼打量了一下李节这才开口问道: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李节,我父亲他们在家吗?”李节笑着报出家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仆听到李节的名字也是一愣,随即一脸惊喜的打开门大叫道:“少爷回来了,快快请进,我去禀报老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说着把李节让进家门,然后自己匆匆忙忙的跑去内宅报信,不过因为年纪大了,老仆跑的也很艰难,这让李节也在担心他千万不要摔倒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老仆跑进内宅后,李节这才打量了一下这座祖宅,因为刚刚修缮过的原因,又有仆人经常打理,所以整个祖宅看起来也颇为整洁,前院还修建了一座小花园,里面的花草开的正艳。

        绕过前面的小花园,后面就是待客用的客厅,有几个仆人正在打扫,看到走进来的李节也是一愣,刚才那个老仆只顾着报信,根本没有通知别人李节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很快就听到内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紧接着就见李祝与李夫人快步走来,见到李节也露出狂喜的神色叫道:“节儿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夫人说着上前一把抱住儿子,眼泪也禁不住流下来,李祝也上前打量着李节,眼睛也微微发红,不过他不好意思在儿子面前太失态,所以只能长长的吸了口气缓和了一下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只听内宅又传来一阵欢快的脚步声,紧接着就见笛儿提着裙子小跑了过来,见到李节也是尖叫一声,一下子跳到李节身上叫道:“哥哥我想死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一手抱起笛儿开心的大笑起来,这时赵姨娘也从后面跑了过来,见到李节也抹起了眼泪,一家人曾经共患难,所以感情早就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李夫人止住了哭声,笛儿也兴奋的向李节要礼物,这让李节哈哈一笑,然后吩咐人把礼物都送上来,这些礼物分成好几份,其中有朱标送的,另外还有刘英父子准备的,也有李节自己买的,甚至还有一些是李祺夫妇准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五叔他们还好吗?”李祝看到李祺夫妇送来的礼物也立刻向李节问道,李祺夫妇被安排在江浦居住,而且不能轻易离开,李祝对他也放心不下,所以曾经叮嘱李节要多去李祺夫妇那边走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叔的身体不太好,自从搬到江浦后就大病了一场,现在虽然病好了,但还是有些体虚,御医说他是心有郁结,所以也不好医治。”李节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,只要他在京城,就会经常抽空去李祺那里走动一下,这次出巡李祺也特意准备了不少礼物让李节转交给李祝夫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家中遭逢大变,你五叔当然会想不开,别说他了,你爹也经常做恶梦!”这时李夫人闻言也叹了口气道,李氏满门只活下来他们两家,李节他们一家还好,毕竟本来就和李善长不太亲近,可李祺却是李善长最宠爱的儿子,肯定无法从这种灭门的打击中轻易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五叔的身体情况还是其次,关键在他的精神也十分颓废,再这样下去的话,我担心五叔真的会出问题!”李节这时也再次向李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李祝闻言也一下子慌了手脚,双手也一下子抓住了李节的手臂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我觉得最好的办法,还是由您亲自去劝一劝五叔,最好能陪着他走过这段最艰难的日子,毕竟您是他的兄长,有您陪着,五叔肯定能感觉好一些!”李节想了想这才开口道,他其实也想让家人回京城去,毕竟老是分隔两地也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李祝听到李节的建议后,扭头与李夫人交换了一下眼神,随即就点头道:“好,那我们找个时间回京城,到时好好的劝一劝五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!”李节闻言也兴奋的一拍大腿道,不过随即他又感觉有些奇怪,因为他本以为想要说服父亲他们回京城,恐怕要费一些口舌,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轻易就答应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呀!我最爱的点心!”这时正在翻找礼物的笛儿忽然尖叫一声,抱起一大袋子零食点心又蹦又跳,赵姨娘似乎是觉得笛儿乱翻礼物显得太没礼貌,这时也想把她手中的袋子抢下来,可这丫头就是不撒手,气的赵姨娘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看到笛儿的模样也是哈哈一笑,随后来到礼物堆前,然后把这些礼物一样样的拿出来送给父母和赵姨娘,另外他还准备了不少红包,然后把管事的叫来,让他派发给家里的下人,这也使得家中的下人对李节这位刚回来的少爷赞不绝口,李夫人也特意吩咐人去买酒肉,给家里的下人改善伙食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礼物派发完后,李祝拉着李节坐下来聊天,李夫人和赵姨娘也颇有兴致的亲自下厨,要给李节做一顿丰盛的接风宴,笛儿早就抱着她的零食点心跑没影了,这丫头就是属仓鼠的,只要有好吃的,肯定会偷偷藏起来吃独食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祝先是向李节问起了李祺夫妇的一些详细情况,然后又问了李节之前去高丽和倭国的情况,不过李祝只知道李节出海,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更不知道李节在海外做了什么,对此李节也没有细说,只说自己立了功,老朱封他做了靖海伯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儿子年纪轻轻就做了伯爵,这让李祝也更加高兴,随后他又问起刘英父子的事,以及朝中的一些情况,李节也一一做了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夫人和赵姨娘亲自下厨,很快就做了一桌丰盛的酒宴,笛儿也被赵姨娘提到了前厅,然后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坐在一起边吃边聊,李节也感觉有些恍惚,他记得上次一家人这么吃饭,还是父母准备离京的前一晚,那天他在家中为父母送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节儿,你现在都已经是伯爵了,那陛下什么时候才让你和公主完婚?”李夫人这时十分急切的问道,自从上次朱玉宁不顾安危救了他们一家后,李夫人就认定了这个儿媳妇,甚至比李节都急着要把朱玉宁娶过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我也说不准,不过以我的估计,等我陪太子出巡回来后,陛下应该就会让我们完婚了吧?”李节想了想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之前也曾经试探过老朱的口风,但老朱却是滴水不漏,幸好朱标那边很好说话,而且朱标也有意让李节和朱玉宁早点完婚,毕竟按照习俗,李节和朱玉宁也都到了成亲的年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,看来咱们还真得早点回去准备一下,另外节儿你在婚后也一定要对公主好一些,千万不可怠慢了人家,像她这样的有情有义的女子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!”李夫人闻言先是一喜,然后再次对李节叮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母亲您放心吧!”李节无奈的点头道,只要谈到朱玉宁,母亲肯定会这么叮嘱他,甚至连写信都不忘他嘱托他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我既然回来了,是不是要去祖坟那边祭拜一下?”李节这时又看向李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李祝听到李节的话后,脸上却有一种尴尬的神色一闪而过,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道:“祭拜肯定是要祭拜的,不过也不用这么着急,你才刚回来,不如先休息两天再去也不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