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太子出巡(上)

第一百九十五章 太子出巡(上)

        阳春三月,气温回暖,虽然晚上还会感到几分寒意,但白天太阳出来时,已经十分温暖了,路边的草木也开始发芽抽枝,有些早春的花儿也竞相开放,一副春意盎然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水西门外,一支规模庞大的队伍正准备出行,李节站在人群之中,看着前面朱元璋与朱标父子依依惜别的景象也叹了口气,自己真是个劳碌命,从高丽回来没几个月,现在就又要出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就是朱标率众出巡的日子,老朱也率领大臣亲自相送,除了朱标外,詹事府的不少官员也随同出巡,比如李节,另外老朱还特意安排蓝玉陪同他们一起出行,因为蓝玉也要去兰州那边上任,所以朱标此行的安全就由他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刚才也和送来送行的刘英父子道别,另外还有汤和与冯胜等人,以及求真书院的一些朋友等等,相比上次李节去高丽和倭国,这次出巡却是公开的,所以来送行的人也相当多,几乎把整个水西门都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之前的几个月里,李节帮着刘英他们把武学的框架终于搭建了起来,也帮着冯胜编纂出一部实用的教材,现在已经开始培训那些从军中选拔出来的教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武学还没到正式武学的时间,许多事情也还没有完善,估计等到六七月份才可能开学,另外李节也建议汤和他们,可以考虑从军中招募一些表现优异的低级将官进武学培训,毕竟武学不能只收勋贵子弟,还要给一些出身一般的将士谋个出路,另外从军中招募也能引入竞争,不至于让武学变成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李节的建议,汤和他们也在考虑之中,另外老朱在知道这件事后,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,不过现在武学才刚筹备,所以第一期的学员可能不会扩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,你路上小心!”正在这时,朱允熥挤过来把一包东西交给李节叮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李节接过这包东西也是一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姐写给堂姐的信,另外还有给你准备的衣服。”朱允熥说到最后也有些酸溜溜的,他长这么大,也从来没穿过姐姐亲手做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姐亲手做的?”李节闻言也是眼睛一亮问道,书信并不意外,之前朱玉宁早就和他说过了,只是没想到她还给自己准备了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吧,你也知道我姐手笨,女红怎么都做不好,不过还是在宫人的帮助下做了这件厚衣服,虽说天气转暖,但北方还是比较冷,我姐让你早晚记得添衣。”朱允熥再次酸溜溜的转述朱玉宁的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你姐,我记住了,让她也保重身体,也许等我这次回来后,陛下就要让我们完婚了!”李节笑嘻嘻的道,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当即对朱允熥再次道,“到时你可别忘了改口叫姐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什么时候娶我姐再说吧!”朱允熥闻言脸色一黑,李节什么都好,就是老是惦记着让他改口叫姐夫,虽然这是事实,但随着朱允熥年龄的增长,他却越来越不舍得让姐姐嫁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节你过来!”没想到就在这时,前面的老朱忽然向李节招手道,这让不少大臣都露出羡慕的神色,能被陛下在这么多人面前亲呼其名,这已经是一种极大的恩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立刻上前行礼,随即就见老朱对他叮嘱道:“这次你随太子出行,太子的身体健康就交给你了,若是路上出了什么事,朕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这个……是!”李节闻言也是一愣,但随即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也全怪李节自己,之前为了让朱标减肥,他在老朱面前可说了不少朱标身体的坏话,现在肥虽然减下来了,但老朱还是不放心,所以又特意叮嘱李节要注意朱标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放心吧,儿臣现在的身体好多了,甚至我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十几岁!”朱标这时却笑着向老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月他减掉了一百多斤,大部分都是前两个月减掉的,毕竟基数越大越容易减,但后来就变得困难多了,不过就算是这样,朱标的体重还是减到两百斤以下,原来的大胖脸也瘦了好几圈,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门在外,一切都要小心,哪怕你身边有人照顾,你也要多加注意自己的身体!”老朱却再次握住朱标的手叮嘱道,他的年纪大了,朱标也是他培养了大半辈子的继承人,所以绝对不能出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明白!”感受到父亲的关心,朱标这时也有些动容道,其实身为太子,朱标身上也背负了太多的东西,所以他身上的压力也是极大,有些人在压力太大时,就容易暴饮暴食来缓解压力,朱标就属于这种人,所以之前他才会那么胖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已经不早了,朱元璋再次叮嘱了朱标几句,这才让他和李节等人登船,随后船只离开码头,老朱等人也站在岸摆手相送,李节也站在甲板上与送行的朋友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李节他们的船只在河道里转了个弯,这才看不到送行的人群,朱标这时也叹了口气,随后向身边的李节道:“我感觉父皇好像真的老了许多,以前他从来不会这么叮嘱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才发现?”李节心想,当然他可不敢说出来,而是微微一笑道:“陛下年纪大了,不愿意放太子远行也是人之常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听后却再次叹了口气,其实刚才他看到码头上的父亲不停的向自己挥手,特别是一阵风吹起父亲那花白的须发时,朱标也感觉心中一痛,他也第一次发现,以前那个在他心中伟岸如山的父亲,真的已经变得十分苍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您也不必太过悲伤,陛下虽然年老,但这一生却活的轰轰烈烈,无论过去多少年,陛下的功绩都将受万民传颂!”李节看朱标的神情不对,于是再次开口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父皇的功绩盖世,我此生不求其它,只求能完成父亲一成的功绩,就十分满足了!”朱标闻言也再次感慨道,别人都夸他贤明,但他自己却知道,自己再怎么贤明,也做不成父亲一生的功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的功绩的确是前无古人,但殿下也不必小瞧了自己,正所谓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,陛下之所以一直督促您,其实就是明白这一点,知道您身上的担子并不比陛下轻!”李节再次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还真是会说话!”朱标闻言也不禁笑道,无论自己说什么,李节都能变着法的夸自己和父亲,这种本事别人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也只是实话实说!”李节也是一笑道,其实这些话也只有他来说才合适,毕竟他年纪小,又是老朱和朱标的晚辈,所以说这些也不能算是阿谀奉承,只能说是晚辈拍长辈的马屁,并不会惹人反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他们的船很快就由秦淮河进入扬子江,这时蓝玉的船也跟了上来,这次朱标出行,除了李节这些陪同的大臣外,老朱还派了三千禁军护卫,另外蓝玉去兰州上任,也带了两千亲军随行,所以朱标身边的护卫就达到了五千人,又由蓝玉这位大将军亲自指挥,在安全上绝对没有半点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船队到达扬子江对岸,李节他们弃船登岸,然后开始换上马车前行,本来他们可以顺江而下,从长江进入大运河北上,走水路更加舒适也更便捷,但朱标却决定走更加辛苦的陆路,因为走陆路更容易接触百姓,朱标也想亲眼看一看大明各地百姓的生活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