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九十二章 老朱要吃饼

第一百九十二章 老朱要吃饼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还真猜对了,只见老朱似乎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,随即再次向他问道:“你会做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会!”李节闻言也是一愣道,怎么无缘无故的说到饼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朕让人带你去尚膳监,你做好饼带过来让朕尝一尝!”老朱十分随意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这里再次一愣,这大过年的,老朱忽然提到要吃饼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紧接着李节忽然想到一个故事,当初老朱刚马皇后不久,曾经因得罪郭子兴被关了起来,一连饿了几天都没吃的,幸好马皇后将饼藏在胸口给老朱送去,因为饼刚做好,几乎把马皇后的胸口都给烫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说老朱是想起了马皇后,所以才提出要吃饼?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不知您想吃哪种饼?”李节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,他现在很想知道马皇后当初给老朱带的是什么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做多少就全都做出来!”老朱却没有解释,而是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李节也没有办法,只得答应一声,随后有小太监带他出了暖阁,然后来到尚膳监。皇帝的饮食也有着严格的规定,甚至涉及到三个衙门,比如一般都是由光禄寺拟好菜单,然后交由皇帝过目,皇帝同意后,再交给尚膳监烹饪,最后再由尚食局服侍皇帝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民间所说的御厨,其实是属于尚膳监,尚膳监属于十二监之一,本来设有掌印太监一职,由宫中的内侍担任,不过现在的尚膳监却十分特殊,李节来到这里时,没有见到掌印太监,而是一个把胡子刮的十分干净的老头迎接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让你为他做饭?”只见这个明显不是太监的老头见到李节也颇为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,这位是尚膳监的总厨徐兴祖徐老,您有什么要求可以向他老人家提!”旁边的小太监立刻笑眯眯的为李节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徐总厨,在下李节,粗通几手厨艺,陛下忽然说要吃饼,于是让我亲自做给他吃,等下还要有劳徐总厨帮忙啊!”李节也十分客气的向徐兴祖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李节听说过这个徐兴祖,别看对方只是个厨子,但他却给老朱做了一辈子饭,老朱也只放心吃他做的饭,可以说光凭信任这一点,朝中的大臣都不及眼前这个厨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又要吃饼了!”徐兴祖闻言也皱紧眉头,刚才他只别人禀报说陛下派人来做饭,却没想到陛下要吃饼,这让十分了解老朱饮食习惯的他也再次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徐兴祖的模样,李节也是心中一动,当即上前将对方拉到一边低声问道:“徐总厨,陛下吃饼是不是还有什么讲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只见徐兴祖犹豫了一下,随后这才低声道,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不过陛下每次吃饼,心情都不太好,这些年我变着花样做了不少的饼,可陛下都不太满意,我伺候陛下几十年了,可到现在都不知道陛下喜欢吃什么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是脸色一苦,连徐兴祖都不知道老朱喜欢吃什么饼,自己就更别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现在箭在弦上,也容不得他退缩,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李节让尚膳监的人给自己准备好食材,徐兴祖也饶有兴致的站在一旁观看,李节先是把食材都处理了一下,看到李节熟练的动作,徐兴祖也连连点头,因为这证明李节真的会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所有材料准备好后,李节也开始揉面做饼,最先做的饼名叫火烧,这是一种北方的小吃,需要把面揉开,再加上各种调料,最后还要将肥肉揉成面里,拍成扁圆形后,先将两面煎至焦黄,再放入烤炉里烤,这种饼最复杂也最花费时间,所以李节第一个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尚膳监本来就有做烤鸭的烤炉,刚好可以用来做火烧。然后李节又做了烙饼和煎饼,煎饼也分为两种,一种是后世十分常见的煎饼,里面夹上青菜和酱料,另一种则是菜煎饼,其实就是把萝卜之类的菜切成细丝加入面糊里,再倒入平底锅里煎成软饼,吃的时候不用加任何酱料,直接吃味道就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烙饼和煎饼做好了,烤炉里的火烧也烤好了,当金黄色的火烧取出来时,一股焦香与油香立刻散发出来,引得徐兴祖也伸长了脖子观看,其它三种饼倒也罢了,这个烤出来的饼他却是第一次见,而且光是闻着味道就感觉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之前多烤了几个,这时看到徐兴祖的模样,于是也将其中一个递给他道:“徐总厨,您尝尝这个火烧的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兴祖也不客气,接过火烧掰开,发现这火烧外焦里嫩,面里的肥肉被烧化后,加上葱花和胡椒的味道,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奇特的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吃!”徐辉祖一口下去,立刻也连声夸赞道,这个火烧他也是第一次吃,但的确味道很好,刚才李节做的方法他也记下来了,以后倒是可以经常做给陛下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徐辉祖的夸奖,李节也是微微一笑,前世他最喜欢吃火烧了,可惜这种面食只在他老家一带有,外面很少能见到,而他偏偏远离家乡工作,想买都买不到,只能自己琢磨自己做,没想到现在倒是派上用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把几种饼都放到食盒里,然后向徐辉祖告辞,这才提着食盒再次回到暖阁,这时天都已经黑了,一般人家恐怕都已经围在一起吃年夜饭,然后开始守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李节进到暖阁时,发现老朱依然在批阅奏本,之前批完的已经让人撤下,现在是新换的一批,这让李节也有些无奈,老朱真是太拼了,以他这种操劳的程度,就算是铁打的身子恐怕也顶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饼做好了,等凉了就不好吃了!”李节这次没有再等候,而是直接上前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朱闻言也抬起头,随后站起身笑道:“打开来让我看看,你都做了什么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李节答应一声,然后将食盒打开,并且将四种饼依次拿了出来,因为时间短,所以每样饼都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朱也一眼就看到了火烧,因为火烧经过烤制后,两面也鼓了起来,看起来就像是后世体育上用的那种铁饼一样,只不过色泽金黄,看起来更加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火烧?”没想到老朱一下子就叫出了火烧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认识?”李节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止认识,当年朕游历天下时,曾经渡过黄河,在黄河北边的一个小县城吃过这东西!”老朱这时颇为兴致的再次道,说完就拿起火烧咬了一口,果然和记忆中的味道一样,外焦里嫩、咸香鲜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味道不错!”老朱似乎被火烧勾起了当年的记忆,竟然一口一口把火烧给吃完了,因为火烧有点干,李节也亲手给老朱倒上茶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吃完火烧,老朱又品尝了一下其它的三种饼,虽然这三种饼的味道也不错,但老朱却只是微微点头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辛苦了,坐下来也吃点吧!”老朱这时忽然一指桌子对面,示意李节坐下陪自己吃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犹豫了一下也点头答应,然后坐到老朱对面,拿起火烧也吃了起来,他年轻牙口好,吃这种烤出来的饼最合适,几口下去一个火烧就进了肚子,随后他又吃了一整个烙饼和两个煎饼,这才把肚子给填饱了,毕竟他从出门到现在都一直没吃过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李节吃的比自己都多,老朱也不禁感慨道:“年轻真好,想当初我能一口气吃二十个煎饼,可惜现在吃两个就吃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久坐不动,吃进去的食物难以消化,自然不容易感到饿,若是您像太子那样每天游泳两个时辰,肯定也能恢复当年的饭量!”李节闻言却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会说话!”朱元璋闻言也是笑道,不过随即他却摇了摇头道,“朕老了,身边的人也一个个的走了,现在身边能说话的人也没几个了,再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还不如早点走,天上还有人在等着朕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朱说到最后一句时,眼睛也一下子定住了,整个人也陷入到一种思念之中,至于他说那个等他的人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就是老朱的结发妻子马皇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老朱提到马皇后,李节也一下子住嘴不敢再出声,因为他知道马皇后是老朱心中的一个禁忌,除了朱标外,外人最好不要在老朱面前提到马皇后,否则后果难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老朱沉思了好一会儿,这才忽然清醒过来,然后扭头打量了一下李节这才再次开口道:“李节,朕这一生见过无数的人,但若论博学多才,以及卓识远见,却无一人能与你相比,朕有一件事想要向你请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言重了,臣定当知无不言!”李节听到老朱竟然用上“请教”这个词,当即也有些惶恐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