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九十章 两公回京

第一百九十章 两公回京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除夕,刘英父子早就通知了李节,让他晚上去自己家守岁,毕竟李节一个人在京城,身为舅舅的刘英当然要替李节的母亲照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李节也准备就要动身去义惠侯府了,却没想到忽然接到消息,汤和与冯胜两人马上就要进城了,老朱派朱标前去迎接,朱标也把他一起叫上,冯胜先不说,汤和回京李节肯定要去迎接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李节赶到水西门时,却发现不但朱标在这里,刘英也在这里,不过想想也正常,汤和与冯胜回京是为了到武学任职,以后与刘英、李节都算是同僚,现在当然也要表示一下欢迎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先是上前向朱标见礼,然后又凑到刘英身边低声问道:“舅舅,您认识那位宋国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认识,说起来在诸位公侯之中,就数宋国公的人缘最好,和谁都谈的来,而且我们两家还算是亲戚呢!”刘英低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亲戚?”李节闻言也是一愣,他可从来没听刘英谈起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表哥不是和王家的女儿订亲了吗,这个王家女子的母亲就姓冯,是宋国公的堂侄女,可惜前年去世了。”刘英再次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义早就订婚了,女方姓王,也是出身于淮西,不过王家是文官,女方的父亲在户部任侍郎,家世也算是相当不错,本来两人早就到了完婚的年纪,只可惜因为女方的母亲在前年去世,按照习惯,女方要守孝三年,所以刘义估计要到明年才能完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李节闻言也点了点头,不过冯胜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,竟然和这么多的公侯都有紧密的联系,难怪老朱会那么打压他,甚至后来直接杀了他,毕竟以冯胜的本事,再加上他在朝中的人脉,若是老朱一死,恐怕就再也没有人能制衡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节他们在城门前等候时,远处的长江,不对,古人更喜欢称其为扬子江。

        宽阔的江面上,一艘官船缓缓从对岸驶来,两个须发花白的老者在甲板上相对而坐,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几样河鲜和一壶老酒,只不过两人似乎都是满怀心事,酒倒是喝了一杯又一杯,桌子上的菜却根本没怎么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汤兄,你对陛下最为熟悉,以你看来,这次陛下召我们回京到底所为何事?”只见坐在右边的老者率先开口问道,这个老者身材高瘦,长方脸,五官端正,一双丹凤眼,颌下三缕长须,哪怕是坐在那里,依然有股不怒自威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的心思我哪敢乱猜,本以为这次从宁波回老家可以好好休息几年,却没想到陛下又忽然召咱们回京,而且还没说回京干什么,我现在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!”只见汤和喝了杯闷酒一脸无奈的回答道,坐在他对面的自然就是与他一起回京的冯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汤和也是满腔的郁闷,他在宁波听说公侯还乡的事后,就已经计划向老朱辞官了,本来一切顺利,他在路上把辞呈交上去,也得到老朱的同意,结果他刚回到老家没多久,就接到老朱召他入京的圣旨,而且圣旨上还没说让他回京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让汤和没想到的是,连形同软禁的冯胜也接到同样的圣旨,对于冯胜的问题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甚至在他看来,老朱没杀冯胜已经是格外开恩了,结果现在自己要和冯胜一起回京,这让汤和也有种不妙的感觉,似乎脖子上都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吧?”只见冯胜端起酒杯,但好半天却也没喝一口,一张脸就像是苦瓜似的,他这几年走背运,所以他根本不相信老朱召自己进京会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觉得没好事?”汤和闻言更加无语了,自己和谁一起回京都没问题,但偏偏摊上冯胜这个倒霉蛋,说不定自己就是被他牵连着倒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有好事你信吗?”冯胜这时把酒杯一放,然后做出一副豁达的表情道,人只要走背运,喝凉水都塞牙,不过好在他已经习惯了,反正他没做什么亏心事,老朱要罚就罚吧!

        汤和看到冯胜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也彻底无语了,冯胜豁的出去,他可豁不出去,否则这些年也不会忍气吞声的挣扎了这么多年,而且之前他平定倭寇也是一大功劳,按说老朱就算没赏赐,也不应该再为难他才对啊?

        “汤兄,你和我不一样,说不定陛下召你回京,只是单纯的想和叙叙旧,而我可就说不定了!”这时冯胜反倒是安慰起汤和来了,两人当年在战场上也曾经多次合作,彼此的关系也相当不错,甚至当初冯胜被女婿告状时,汤和也曾经帮他求过情,这个人情他到现在还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冯胜安慰的话,汤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,特别是看到现在冯胜一脸颓废的模样,更让他暗自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当初冯胜在勋贵中号称仅在徐达与常遇春之下,特别是在徐达两人去世后,冯胜就接任大将军一职,那时的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,然而仅仅几年时间,冯胜就已经形同囚犯,整个人也老了许多,要知道冯胜可是比他年轻了十几岁,但现在两人坐到一起,却根本分不出谁更老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兄,我来之前也四处打听了一下消息,并没有发现朝中有什么变故,也没有人上本参奏我们,想来陛下应该不是为了找我们的麻烦!”汤和难得的说出了一些心里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就再好不过了!”冯胜闻言也再次叹了口气道,虽然他相信汤和没有骗自己,但他却已经不相信会有什么好事落到自己头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回来陛下催的太急,我也没能写信问一下李节这小子,他肯定知道陛下召咱们回京的原因!”汤和这时忽然叹了口气道,有时候他也十分羡慕李节,因为李节年轻又有才华,老朱对他也更加宽容,哪怕做错了事,也不必像他们这些老臣那样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节?就是那个韩国公活下来的孙子?”冯胜这时也有些好奇的问道,他虽然长年呆在凤阳,但也听说过李节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这小子,他现在是太子的女婿,陛下对他也是信任有加,如果宫里有什么消息,肯定瞒不过他的耳朵!”汤和点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他们李家还真是人才辈出!”冯胜闻言也颇为感慨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胜和李善长都是定远人,而且两家都是当地的富户大族,彼此间早就有交往,他和李善长的交情一般,不过他大哥冯国用,却和李善长是交情莫逆的好友,甚至李善长还是冯国用引荐给朱元璋的,这虽然成全了朱元璋也成全了李善长,但也为李家引来了灭族之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李节这小子的确是个人才,而且陛下的态度很明显,已经决定将他留给太子,估计日后他的成就不在李善长之下,而且以他的聪慧,肯定不会重蹈他祖父的老路!”汤和这时也同样感慨的道,当初就是为了换得李节的承诺,他才会把李节的威胁忍了下来,毕竟只要有李节在,至少能保他们汤家两代人无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汤兄,这样的人才,到时你可得给我引见一下!”冯胜当即向汤和拱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引见当然没问题,不过这小子滑的很,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见你?”汤和说到最后也有些无奈,冯胜身上的问题实在太大了,以李节的聪明,肯定也能看得出来,说不定一听冯胜的名字就会躲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胜闻言也有些无语,汤和这话说的,好像自己是个瘟神似的?不过想想好像也没错,自从他失势后,不少人都像是躲瘟神似的躲着他,以前的老兄弟也极少敢再来往,毕竟陛下杀了那么多勋贵,谁也不知道哪天会落到自己头上,所以一个个都缩起头当起乌龟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之时,汤和他们的船也穿过扬子江,进入秦淮河逆流而上,一路经过定淮门与清凉门、石城门,最后才来到水西门,这也是皇城西侧紧邻着秦淮河的四道城门,其中水西门距离皇城最近,所以这里的码头也最为繁华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与朱标等人也看到了汤和他们的船只进入码头,当即也亲自上前迎接,船头的汤和本来心中忐忑,不过当看到迎来的朱标与李节时,当即也兴奋的一拍旁边的冯胜道:“太子和李节都来了,看来是好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事?”冯胜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不过当看到朱标时,心中也是一震,因为陛下既然派太子来迎接,那应该是没什么恶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冯胜心中一定,随即他又扭头看向朱标身后的两人,其中一个是义惠侯刘英,他当然认识,而另一个则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只见对方长身玉立,相貌颇为俊美,举手投足之间也颇为不凡,显然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李节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