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八十八章 重启冯胜

第一百八十八章 重启冯胜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你怎么想去武学了?”没等老朱回答,旁边的朱标倒是先惊讶的向蓝玉问道,看样子他事先也不知道蓝玉想去武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学的事我也是最近才听说,对于武学,臣也觉得极为重要,刚好臣现在闲在京中无事,不如就去武学担任一个职位,也算是为陛下和太子分忧了!”只见蓝玉笑呵呵的回答道,说到最后也向朱元璋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皱紧了眉头,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,蓝玉都十分适合总教官的职位,甚至论带兵打仗的本事,他比汤和还要强上一筹,可蓝玉的性格太过骄横,如果他真去了武学,李节倒是不怕,反正他在武学也呆不了多久,但刘英恐怕就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李节也刚想开口劝说蓝玉打消去武学的想法,没想到老朱却直接拒绝道:“不行,你正值壮年,朕也需要你镇守四方,并不适合在武学中任职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老朱拒绝了蓝玉,李节也是心中一松,总算是没有把蓝玉这个祸害放进武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蓝玉这时似乎还想争取一下,不过却被老朱挥手打断道:“不必多言,最近西北那边似乎有点不太平,你准备一下,年后就去兰州赴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臣遵旨!”蓝玉似乎还是有些不情愿,但看到老朱已经做出决定,他也不敢再说什么,只得答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下去吧,朕还有事与太子他们商议!”老朱这时再次对蓝玉吩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告退!”蓝玉闻言只得再次答应一声,不过走的时候却看了一眼李节,显然他在心中不服气,为什么李节这个小子能留在这里,自己却要离开?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蓝玉离开后,老朱立刻把目光转向李节问道:“李节,这个总教官你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启禀殿下,臣以为信国公最为合适!”李节直接把自己心中的人选讲出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汤和倒是个合适的人选,就是能力差了点!”老朱闻言先是点头,随即又有些遗憾的道,虽然汤和已经属于历史上的名将了,但老朱的眼界极高,在他眼里,徐达和常遇春是第一等的武将,傅友德与蓝玉属于次一等,至于汤和等人,只能排在第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冯胜最近在干什么呢?”老朱忽然开口问道,冯胜就是就是武学中冯谌的父亲,封号宋国公,号称在勋贵之中排行第三,仅在徐达与常遇春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冯胜官拜征虏大将军平定辽东,就连傅友德和蓝玉都只能做他的副手,可惜冯胜却有个不成器的女婿常茂,也就是常遇春的长子,算起来还是朱玉宁的大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常茂是个不学无术之辈,本来跟着冯胜这个老丈人在军中混资历,可他偏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砍伤投降的元太尉纳哈出,差点坏了大事,于是冯胜就将常茂的过失上报,却没想到常茂倒打一耙,在老朱面前揭发了冯胜的一些过失,导致老朱大怒,直接收了冯胜的大将军印,并将他安置在中都凤阳,除了定期上朝求见外,连外出都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您怎么忘了,前两年您让宋国公征讨曲靖,没想到当地的番兵造反,宋国公只能驻扎在永宁安抚番人,后来曲靖平复后,宋国公也就回到凤阳修养,这两年一直都没有外出!”朱标立刻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胜这几年一直走背运,被女婿告了一状后,前两年老朱好不容易想到启用他,结果又遇到番兵造反,虽然他很快安抚了当地的番兵,但却没能完成之前的战略目标,所以又被老朱赶回凤阳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估计就只能老死在凤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却知道,冯胜和傅友德一样都是倒霉鬼,本来如果朱标不死,他们还能落个善终,可偏偏朱标死了,蓝玉也很快被清算,冯胜和傅友德这些军中的老将也是难逃一死,而且两人都是无罪被杀,简直比窦娥还要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汤和能力差了点,不过冯胜却远胜诸将,我看不如把他也叫来,与汤和共同担任总教官一职!”老朱当即做出决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英明,我也觉得宋国公十分适合这个职位!”旁边的朱标闻言也立刻赞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老朱夸冯胜的才能超过其它将领时,李节却忽然有些遗憾,因为蓝玉被赶走了,历史上的蓝玉目中无人,甚至觉得在徐达与常遇春死后,自己就是军中第一,如果他听老朱说冯胜的才能胜过他,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?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旨,召汤和与冯胜进京!”老朱是个雷厉风行的人,当即开口吩咐道,立刻有人开始草拟圣旨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放下心来,有冯胜这位前大将军加入,对武学也是一件好事,不过对于冯胜的现状,他却觉得并不仅仅是冯胜倒霉,而是一种必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胜与徐达、汤和这些人不一样,他并不是老朱的发小,而是和李善长是同乡,都是定远人,另外冯胜还有一个哥哥名叫冯国用,两人是当地的大户,从小喜欢读书,元末战乱时,他们兄弟结寨自保,后来才投靠了朱元璋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胜与冯国用这对兄弟都是才智过人、文武双全的人物,甚至朱元璋最先占据金陵,也是听从了冯国用的建议,只可惜冯国用在攻打绍兴时暴病于军中,朱元璋为此也十分伤心,后来追封他为郢国公,在功臣中位列第八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胜的才能丝毫不比他兄长差,甚至在徐达进攻草原失利,李文忠也没有什么收获时,唯独冯胜率领的大军斩获颇丰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冯胜与冯国用兄弟二人在军中的人缘极好,与各家勋贵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,特别是冯国用,更是救过徐达的性命,据说徐达还曾经向冯国用请教过兵法,冯胜也与常遇春交好,女儿也嫁给了常茂,冯国用的女儿则嫁给了沐英,沐晟的大哥沐春,就是冯国用的外孙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冯胜却不知道,他们冯家的这些做法已经犯了老朱的大忌,他打仗一流,人缘也好,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的勋贵,都和冯家保持着紧密的联系,儿女亲家也都是军中的实权派,如果换做李节是老朱,恐怕也会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冯胜在平定辽东,战功也达到顶点时,立刻被打压下去也就不奇怪了。现在老朱重新启用冯胜,让他在武学中任职,武学虽然重要,但毕竟不直接掌军,而且冯胜精通兵法,由他来教授学员简直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明年出巡的事已经定下来了,李节你要陪着太子一起出巡,对这件事有没有什么看法?”朱元璋忽然开口问道,把话题转移到了出巡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禀殿下,臣以为除了长安、洛阳与开封三地外,还可以再往东边走一走!”李节想了想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出巡的目的就是为了迁都,对于老朱预选的这三个目标,李节都不看好,长安水土流失,而且关中平原狭小,根本养不起太多的人口,早在唐中期时就已经不适合做为国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开封,四周一片大平原,唯一的天险黄河,在冬天还会被冻上,而且也因为黄河泛滥加剧,导致开封时不时就会被淹,所以也不适合做都城,唯一比较合适的也就只剩下洛阳。

        表面上看,洛阳似乎没有长安与开封的缺点,但这三个城市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,那就是地处内陆,距离海洋太远,李节是想把大明引领到大航海的时代,国都肯定不能选在内陆,甚至现在的南京都比这三地强,因为南京可以顺着长江直接入海,相比之下,洛阳虽然临着黄河,但以黄河的水况,根本不适合行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往东?去哪?”老朱闻言也是一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北平府!”李节开口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老朱一听北平府却是脸色一黑,北平府的前身是元大都,老朱最恨蒙古人,甚至认为中原被蒙元统治是一种耻辱,所以做了皇帝后,老朱也积极的恢复汉礼,对蒙元残部极力打压,至于元大都,根本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蒙元虽然残暴,但他们将北平府立为国都还是有道理的,一来北平临近长城,正所谓天子守国门,可让后世子孙时刻不忘北方草原的威胁,另外北平近海,通过旁边的大直沽就可以直接入海,而北方缺粮,通过海运可以将粮食货物直接送往北平府,使其不必担心物资匮乏,所以在臣看来,北平也是一个不错的选项!”李节这时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即要位于北方,又要不能远离海洋,而且还要考虑到历史因素,李节想来想去,发现也只有北平府更加合适,估计后来朱棣迁都时,也并不仅仅只是考虑北平府是他的老巢,也有上面这些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朱闻言也露出沉思的表情,本来他对蒙古人的首都有一种本能的排斥,但听到李节的这些分析,却发现北平府的确有自己的优势,不过北平也并非完全没有缺点,比如它距离边境实在太近了,如果敌人攻破边境,就可能长驱直入杀到国都,甚至有灭国之危,所以这让他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