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八十六章 你算什么东西?

第一百八十六章 你算什么东西?

        铁册军军营,李节与朱允熥结伴走进营中,因为铁册军已经被调往高丽,剩下的只有几十个勋贵子弟,所以整个军营显得十分空旷,连守门的士卒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沐二哥这一走,整个军营都空了,感觉有点凄凉啊?”朱允熥进到军营也在四处打量,以前他也经常来铁册军,沐晟与他都是老朱的孙辈,所以彼此也是以兄弟相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空了好,刚好可以改造成武学!”李节却是一边走一边观察着整个军营,脑子里也在规划着未来武学的改造,武学不比其它学院,需要很大的空间来操练,所以这座空下来的军营刚好可以用来改造成武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学真的那么重要吗?”朱允熥一路上也听李节多次提到武学,而且连皇爷爷和父亲都分别担任了正副山长,这可是前所未有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殿下你要记住,皇权说白了,无非就是军、政两权而已,而在这两权中,军权是前提,只有掌握了军队,皇权才有行使的基础,所以无论什么时候,皇帝都要把军权牢牢的掌握在手中,否则只会成为大臣的傀儡!”李节这时也十分严肃的向朱允熥警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闻言也露出沉思的表情,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抬头道:“我明白了,多谢李伴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就算了,不过你就不能提前改口叫我一声姐夫?”李节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行,什么时候你和我姐正式完婚了,我才会改口!”朱允熥却是十分固执的道,这是原则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无语,只得由他去了,不过看老朱的样子,最快也要等到明年可能才会让他和朱玉宁完婚,当然这只是李节的估计,说不定婚期还会往后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弟,人都召集齐了,就等你过去了!”正在这时,忽然只见刘义飞奔而来,一脸兴奋的向李节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上来!”李节答应一声,带着朱允熥就走上前,然后三人一起来到议事厅的位置,上次李节来过这里,当时还是沐晟带他来的,结果却撞见刘英带着一群勋贵世子在这里听戏,完全没有一点军营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次李节进到议事厅时,却发现这帮世子们与上次有了很大的区别,最明显的变化是分成两派,一派身穿军中的号衣,腰板挺的笔直,黑瘦的脸上满是精悍之色,这帮人正是之前愿意参加沐晟操练的世子,虽然之前没能随军出征让他们很失望,之前的操练还是让他们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这些人,旁边的另一群世子却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这些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,坐没坐样、站没站样,甚至还有几个涂脂抹粉,看起来女里女气的,反正什么样的人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英并不在这里,因为他去工部要人了,毕竟整个军营要改造成武学,肯定需要工部的配合,另外刘英身为学正,有些事情不方便由他亲自出面,还是李节来做更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李节迈步走到众人面前,然后打量了一下他们这才开口笑道:“想必大家也都认识我,我叫李节,铁册军指挥使刘英是我亲舅舅,另外我最近刚被加封为靖海伯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的话一出口,所以人都露出震惊的神色,他们当然认识李节,毕竟他是李善长唯一活下来的孙子,所以李节的名声早就在勋贵中传遍了,更何况李节还是刘英的外甥,之前也多次来铁册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,李节年纪轻轻竟然就被封了伯爵,虽然他们这些人家中最低都是侯爵,但那是家传的爵位,并不是他们挣来的,而李节的爵位却是实打实的功劳,这根本没办法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就是一个伯爵吗,显摆什么啊?”不过就在这时,下面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声看去,只见说话的是个身材高瘦的男子,与周围几个流里流气的勋贵世子坐在一起,而这个人李节也认识,他名叫徐添寿,是徐达的幼子,徐达死后,长子徐辉祖继承了魏国公的爵位,因为徐辉祖现在还没有儿子,所以就把弟弟徐添寿送进铁册军为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伯爵当然不算什么,不过……你又算是什么东西?”李节看着徐添寿也冷笑一声道,他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敢冒头,不过这也刚好拿对方来立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敢骂我?”徐添寿闻言也气拍案而起,手着李节气呼呼的质问道,他身为大将军徐达的幼子,从小就受尽宠爱,家里人对他连句重话都不敢说,更别说骂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其它人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看到徐添寿和李节的冲突也一个个露出玩味的表情,他们不知道李节为何要来铁册军,不过徐添寿可是出了名的骄横,他们两人发生冲突那可就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骂你怎么了,老子不光要骂你,还要打你!”李节却根本不讲任何情面,抄起桌子上的镇纸直接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添寿只是个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,根本没想到李节竟然会直接动手,结果这枚镇纸正中他的面门,这让徐添寿惨叫一声,捂着脸就趴到桌子上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人也全都吓了一跳,谁也没想到李节竟然比徐添寿还要横,而且直接动手打人,要知道魏国公府也不是好惹的,哪怕李节身份不一般,但毕竟背后的李善长已经倒了,现在只是个小小的伯爵,就算他是太子的女婿,魏国公府也不是他轻易能招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却是目光凌厉的扫视了一下众人,这下所有人都不敢再和他对视,生怕真的惹怒了他,而李节也是心中暗爽,拿东西砸人是他和老朱学的,还别说,真的挺爽的,难怪老朱那么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有旨,即日起成立武学,陛下亲任山长一职,太子为副山长,义惠侯刘英为学正,靖海伯李节为少学,尔等皆入武学,为武学的第一批学员!”李节这时郑重的将老朱的旨意宣布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哗~”李节的话一出口,下面立刻炸开了锅了,甚至连惨叫的徐添寿也仰起了脸,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李节,连额头流下的鲜血都忘了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让、冯谌何在?”李节忽然叫出两个人的名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在!”下面立刻有两个年轻人站起来行礼道,脸上的表情也十分恭敬,刚才李节的手段他们可都见识了,竟然连魏国公府都不放在眼里,所以他们可不想再触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打量了一下这两个年轻人,其中左路边身材高大、面色黝黑的年轻人是傅让,他是颍国公傅友德的幼子,而旁边身材中等,却一脸精悍的冯谌,则是大将军冯胜的儿子,这两人都是之前愿意参加操练的人,而且表现相当好,沐晟曾经说这两人的才能不在他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很不错,之前沐晟多次夸奖你们,现在武学成立,学员也将分成两个班,你们分别任班长,各自率领一班操练!”李节这时再次开口道,第一批学员不多,本来一个班就够了,不过李节觉得两个班可以增加一些竞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少学,我想问一下,这个武学是干什么用的?”只见冯谌并没有立刻答应,而是向李节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学源自前宋,是为朝廷培养武将之用,现在只是初设,规模还不大,第一批也只有你们这些学员,日后你们学有所成,将会被派往军中任职,至于能否建功立业,那就要看你们能学到什么本事了!”李节简单的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少学您的意思是说,只要我们能从武学出来,就能进入军中任职?”旁边的傅让也一脸惊喜的向李节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”李节点了点头,“有些话我就明说吧,各位都是勋贵之后,父祖也都是跟随陛下南征北站,立下过赫赫战功,也正是因为他们,各位才能来到这里,不过陛下对你们很不满意,相比你们的父祖,现在你们都在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到最后也再次扫视了一下众人,结果所有人也都纷纷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,哪怕是冯谌与傅让也一样,虽然他们也有自己的雄心抱负,但是相比他们的父亲,却实在是差上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大明的勋贵,陛下也希望你们能像自己的父祖那样,能够为大明建功立业,所以才成立了武学,传授你们领兵打仗的本领,日后只要你们能够从武学完成学业,立刻就会授予军职,而且是实打实的军职,不是让你们去军中沾点光混个资历!”李节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沾光混资历,其实就是勋贵们给子孙常用的铺路手法,就是利用自己在军中的影响力,让他们在军中担任个虚职,跟着别人在战场上转一圈混个功劳,这样日后也更容易升迁,不过样的升迁虽然快,但他们并没有得到真正的锻炼,会对军中造成很大的隐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