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八十四章 武学

第一百八十四章 武学

        “好香!”朱玉清离朱玉宁最近,闻着那股诱人的花香也不禁露出沉醉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朱标与吕妃等人也都是一脸的震惊,因为现在已经是冬天了,百花凋谢,根本不可能还有什么鲜花盛开,但他们明明闻到一股花香,若是闭上眼睛,甚至感觉自己就像是身处花海之中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奇特的香料,竟然和花香一模一样!”朱玉宁在愣了一下后,也很快赞叹的道,她不认识香水,只是认为这是一种香料,当然这也不能算错,香水的确也是香料的一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,这个叫香水,据李伴读说,是他从鲜花中提炼出来的,只需要在身上洒上几滴,就能香上一整天!”朱允熥笑呵呵的上前介绍道,对于周围众人的震惊,他也感到十分满足,虽然香水并不是他制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鲜花中提炼出来的?”朱玉宁听后也是抿嘴一笑道,“难得他竟然懂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瓶是我的了!”这时朱玉清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当即毫不客气的抓起一瓶香水塞到怀里道,姐妹之间互相抢东西简直太正常了,正常到朱玉宁都懒的拦她,这丫头要是不抢反而会让她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,还有一瓶,你看……”这时朱允熥也凑上前笑嘻嘻的道,李节一共送来三瓶,除了朱玉宁手中的一瓶,以及朱玉清抢走的一瓶,盒子里还剩下最后一瓶,朱允熥也十分的眼馋,毕竟这个时代的男人也喜欢佩带香囊,洒点香水也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去找他要!”朱玉宁却是瞪了朱允熥一眼,他经常和李节混在一起,想要香水还不容易?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闻言撇了撇嘴,明明二姐都有香水,为什么自己没有?大姐就是偏心!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朱玉宁拿起盒子中的最后一瓶香水,然后扭头看了看吕妃,这让吕妃也眼睛一亮,当即也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只见朱玉宁笑着走上前,然后将香水送到朱标的面前道:“父亲,女儿借花献佛,就将这瓶香水送给父亲,望父亲不要嫌弃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吕妃本来都已经准备伸手笑纳了,却没想到朱玉宁竟然把香水送给了旁边的朱标,这让她的笑容也一下子僵在脸上,随即怒火上涌,但却又不敢发作,只能默念佛经压下心头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对这个香水也十分感兴趣,当即也接过来笑道:“既然是玉宁你的一片孝心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标在说话的时候却看了一眼旁边的吕妃,这让朱玉宁微微一笑,她知道等离开后,父亲肯定会把香水转送给吕妃,不过她已经懒的计较了,事实上如果她是父亲朱标,恐怕也会这么做,因为对于父亲来说,家庭的和睦最为重要,哪怕只是表面上的和睦。

        礼物送完了,朱标也吩咐人送上早就准备好的酒宴,一家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,其中朱标居中,吕妃带着朱允炆等儿女居右,朱玉宁姐弟三人,以及其它宫人所生的子女居左,表面上看虽然其乐融融,但其实真正的情况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李节站在求真书院的讲台上,正在给听课的人讲解着生铁、熟铁与钢之间的区别,其实这三者都是铁,只不过含碳量不同而已,这个道理虽然简单,但对于基础薄弱的古人来说,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李节讲完后,只见一个工部的官员激动的站起来提问道:“李伴读,按你的讲解,钢不过是含炭量处于生铁与熟铁之间的铁,那是不是我们把生铁与熟铁按一定的比例混合,就可以得到想要我钢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理论上的确如此,但在实际操作中并不容易,首先我们要搞清楚生铁与熟铁的含炭量,然后再按照比例计算,另外还要考虑到这些材质中所含的杂质,所以想要实现这个理论,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!”李节笑着点头道,理论是一回事,实际操作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多谢李伴读为我解惑!”这个工部官员依然十分激动的道,他本身就是负责冶炼的官员,这个钢铁的理论看似简单,但却解决了冶炼中一个最根本的问题,只要他回去组织人去试验,肯定能摸索出一个可行的办法!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又有其它人提出问题,李节也一一做了解答,他对求真书院的现状还是很满意的,这里的学术氛围十分浓厚,虽然很多科目都只是偏向于理论,但这些理论若是被一些有心人用在正确的地方,肯定能发挥出巨大的价值,毕竟他一个人的能力有限,只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,才能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提问结束,听课的人也纷纷散去,李节这才走下讲台,来到角落里对旁听的刘英笑道:“舅舅你感觉怎么样,有没有受到启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听不懂你们在讲些什么,但我感觉很不错,有些东西可以借鉴一下!”只见刘英站起来笑道,铁册军留下了一堆的勋贵世子,为了安置这些人,李节建议刘英可以搞一座类似军校的东西,将这些世子培养起来,刘英今天就是来求真书院参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无论教的内容是什么,书院的本质都是培养人才,所以有些东西也是相通的。”李节再次笑道,之前他已经给刘英写了一份军事培养的计划,再加上刘英自己的补充,现在前期的筹备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觉得咱们要开办的这个学院叫什么名字好?”刘英再次开口问道,现在前期的筹备虽然并不多了,但名字还没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好办,当初在宋朝的时候,就曾经开办过一所武学,专门用于培养武将,我看不如也用武学这个名字如何?”李节开口建议道,宋朝曾经两次设立武学,甚至还将七部兵法做为教材,命名为武学七书,可惜两次设立的武学都很快废除,因为当时根本没有武学存在的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就叫武学!”刘英没想到前宋就有类似的机构,当即也点头同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不早了,李节陪刘英在求真书院的后院转了转,然后这才准备送他离开,不过这时刘英却再次开口问道:“你娘他们最近来信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,就在前几天我刚收到母亲的书信,告诉我他们在老家那边一切都好,父亲他执意要守孝三年,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再回京城了。”李节说到最后也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孝就守孝吧,你爹就是这么固执的性子,别人劝他也没用。”刘英听后也叹了口气道,对于自己这位妹夫,他是即佩服又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娘也这么说,不过听我娘说,老家那边的风景不错,虽然不如京城便利,但却十分适合休养,所以她也打算陪着父亲多住两年,就当是修身养性了。”李节再次回答道,相比父亲的固执,他母亲的性格更加豁达,这点倒是和刘英很像,不愧是亲兄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也是,如果不是陛下把我叫回来,说不定我现在也在老家修身养性了,可惜现在京城的事情这么多,我也根本放不下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老家啊?”刘英这时也是感慨万千的道,当初他都走到半路了,却没想到被老朱派人又叫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您深受陛下的信任,哪那么容易脱身?而且现在武学成立在即,也需要您从中运筹帷幄啊!”李节笑嘻嘻的拍了一记刘英的马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给我灌迷魂汤,你舅舅我有几斤几两,你小子比任何人都清楚,我这个人有个原则,那就是有多大的嘴吃多大的饭,吃不下的绝不硬塞,所以这个武学你得帮着我一起搞,否则我搞不定的话,那我可就直接撂挑子了!”刘英却根本不吃李节这一套,他对自己的能力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我这可不是夸您,朝中除了信国公,我最佩服的人就是您了,如果朝中大臣都像您一样,哪还有那么多问题?”李节却向刘英竖起大拇指道,这可是实话,朝中能真正看清自己,看懂朝局的人,除了汤和也就只有眼前的刘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外甥拿自己和汤和相比,刘英也露出受用的表情,不过随即他又再次问道:“我听说陛下已经下旨,让信国公从宁波回来了,怎么这么久还没见他回京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信国公直接从宁波回老家了,而且在路上就给陛下上了辞呈,说自己年老体衰,请求回家养老,陛下也同意了。”李节再次回答道,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,汤和连京城都没回就直接回凤阳老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!实在是高!陛下给他信国公的封号,简直就是告诉天下,自己最信任的人就是汤和,这老头简直太厉害了!”刘英闻言也大为赞叹的道,他和汤和、徐达等人都是同一个村子的,这些人中出了一堆的公侯,但真正能笑到最后的,却只有汤和一个,这点不服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