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八十一章 命苦的堂妹

第一百八十一章 命苦的堂妹

        左春坊西侧的书楼,朱玉宁面带微笑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也在上下打量着面前的李节,似乎是第一次认识他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李节却是一脸的坦荡,丝毫没有任何心虚的样子,当然他也的确没做什么,哪怕是面对朱玉宁他也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不想解释一下?”朱玉宁打量了李节好久这才终于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不是都知道了吗?”李节无奈的一笑道,朱允熥既然告了自己的状,肯定都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了一遍,而且朱玉宁肯定也知道自己和那位胡家小姐订过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订过婚,但听允熥的讲述,你们之间肯定不止订过婚那么简单吧?”朱玉宁却是再次追问道,以她的聪明,哪怕只是通过朱允熥讲的只言片语,也能分析出一些东西,所以说老婆太聪明也未必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之间能有什么不简单的?”李节闻言再次无奈的解释道,“其实昨天我和胡小姐也是第一次见面,本来她也不认识我,不过她身边的丫鬟见过我,我们偶然间相遇,然后聊了几句,事实就是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当初胡家趁着你落魄时毁婚,难道你就不恨她吗?”朱玉宁刨根问底的再次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毁婚的是她父亲,和她并没有关系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,因为他担心再说下去的话,朱玉宁恐怕就要多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的担心却已经晚了,只见朱玉宁再次笑着追问道:“而且什么?你们之间的关系果然不简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李节也为之语塞,最后干脆一咬牙实话实说道,“我和胡小姐可不是你想的那样,那天毁婚后,胡小姐追上我,并且要赠钱给我度过难过,不过被我拒绝了,当时我预见家中大难临头,连明天是生是死都不知道,所以就和她有了一个约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果然没有猜错,你们之间连约定都有了,是不是你打算在解除家中的危机后再娶她为妻?”朱玉宁这时也笑不出来了,当即瞪着李节再次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?”李节闻言也哭笑不得的道,“我当时虽然看出家中大难临头,也想尽办法保全家人,但我也没有任何的把握,所以就向胡小姐说,若是我不幸身死,请她替我收尸,若有能活下来,则欠她一个人情,日后若有需要,我必定竭尽全力帮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约定的内容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,朱玉宁也悄悄的松了口气,不过嘴上还是不饶人道:“你都愿意把生死托付给别人了,难怪人家对你念念不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话中的意思,你不会是在吃醋吧?”李节这时忽然反将一军道,坦白之后,他反而松了口气,整个人也冷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堂堂一个公主,岂会吃一个无名小女子的醋?”朱玉宁却是高傲的仰起头不肯承认道,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,刚才她在听到李节和别的女子有约定时,心里的确有股醋溜溜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,你现在好像是郡主吧?”李节却不忘拆朱玉宁的台,上次她贸然出宫救李节一家,已经被老朱贬为郡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近不是立了大功吗,皇爷爷已经准备恢复我的公主封号了!”朱玉宁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回答道,她现在也想通了,李节是她未来的丈夫,所以他的功劳就是自己的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啊,我立的功劳,现在对我的赏赐都没下来,怎么先给你赏赐了?”李节无语,他都回来快一个月了,赏赐却还没有影子,结果朱玉宁反倒先沾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也快了,你的功劳太大,皇爷爷也十分头疼,赏赐太少肯定不行,太高了皇爷爷又不愿意,不过以我的估计,一个伯爵肯定是少不了的!”朱玉宁再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消息也是前天朱玉宁去向老朱请安时,老朱亲口对她说的,甚至还询问她该给李节什么赏赐,当然以朱玉宁的聪明,肯定不会轻易的发表任何意见,因为她知道皇爷爷最讨厌女子干脆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伯爵?倒也不错,就是不知道封号是什么?”李节闻言也喜滋滋的道,大明的公侯虽然不少,但大都是开国功臣,除了像刘英这种白捡的爵位外,大部分都是靠真刀真枪打出来的,其它人想要封爵十分困难,比如大名鼎鼎的刘伯温,也不过被封了一个诚意伯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李节也知道,老朱肯定不会给自己赏赐太厚,因为老朱准备把自己留给朱标,如果现在赏赐太多,日后朱标恐怕就赏无可赏了,这对帝王和大臣都不是一件好事,所以老朱能封李节一个伯爵已经相当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我也要回去了,你去忙你的事吧!”朱玉宁说着转身要走,她和李节见面本来就违背宫中的规矩,虽然有朱元璋和朱标的默许,但见面时间太长也引人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,你找我兴师问罪,现在误会解除了,你难道就没有一点表示?”李节却上前拦住朱玉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兴师问罪?我只是感觉好奇,所以找你问一下罢了!”朱玉宁嘴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承认,刚才你吃醋的样子我可都记着呢!”李节再次紧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说了没有吃醋!”朱玉宁还是不肯承认,不过随即却忽然问道,“你想要什么表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能表达你诚意的表示了!”李节笑呵呵上前一步,低下头看着朱玉宁的小脸道,朱玉宁的身高在女子中的确属于很高,但比他还是矮一点,幸好这个时代没有高跟鞋,李节还有俯视她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玉宁却没有退缩,而是盯着李节的眼睛忽然一笑道:“好啊,那我就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朱玉宁说到这里忽然眨了眨眼,然后狡黠的一笑道:“如果下次你再被砍头的话,我一定替你收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李节为之气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玉宁这时却是咯咯笑着退开一步道:“现在你和我有了同样的约定,就不必麻烦别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别说这么丧气的话?”李节一脸无语的叫道,上次他都好不容易才逃过一命,他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我要走了,下次有事再找你!”朱玉宁看着李节吃瘪的表情却是笑的十分开心,随即向他摆了摆手,然后转身就要离开书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玉宁刚走出没几步,却忽然又停下脚步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,于是转身问道:“对了,你是不是要陪父亲去长安那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不过要等到明年春暖花开时才会动身。”李节点头回答道,当然前提是朱标能减肥成功,否则李节肯定会想办法再次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太好了,等你走之前让允熥告诉我,我有封书信要你替我带过去!”朱玉宁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书信?给谁的?”李节也有些惊讶,朱玉宁平时连出宫都困难,怎么会给外面的人写信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堂妹,你难道忘了我二叔就在长安吗?”朱玉宁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忽然想起来,秦王朱樉就在西安,与朱棣一样,朱樉也是明初九大边塞王之一,手中掌握的兵力不比朱棣差,只不过这个朱樉虽然也很能打仗,但名声却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,到时我会提前告诉你的!”李节当即点头道,不过是带封书信而已,他当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那就提前谢谢你了,说起来堂妹她从小命苦,以前一直生活在京城,我和她的感情最好,三年前她回到二叔身边,我们都好长时间没见了!”朱玉宁提到自己的堂妹竟然露出几分担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这里也有些惊讶,朱樉的女儿肯定也是郡主,但朱玉宁竟然说她命苦,而且她看说话时的神情,似乎也在为那位堂妹感到担忧,这可就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到那位堂妹,朱玉宁的情绪也一下子低落下来,李节想问也不好意思问,只能目送着对方离开,随后他也出了书楼,一眼就看到门前站在那里苦思的朱允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李节上前推了一把朱允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没找你的麻烦?”朱允熥醒悟过来,随即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节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本来就没做什么,你姐又不是无理取闹的女子,怎么会找我麻烦?”李节却是撇了撇嘴道,这个小舅子可不怎么样,竟然盼着他们夫妻二人闹矛盾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应该啊,大姐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?”朱允熥却还是一副想不通的表情道,他本以为大姐见到李节后,会爆发一场龙争虎斗,却没想到两人都如此平静,他在外面偷听了半天也没见到期望中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别乱想了,刚才你姐提到她在长安的堂妹,你认识吗?”李节好奇的向朱允熥打听道,刚才朱玉宁的奇怪表现,让他对这位郡主也产生了几分好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