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五章 常遇春的孙子

第一百七十五章 常遇春的孙子

        铁册军军营,李节颇有兴致的看着眼前铁册军的操练,做为世界上第一支纯火器部队,铁册军的操练依然以三段击为主,但也做了一些相应的改变,士兵手中的火枪上也装上了刺刀,这还是当初李节提出的改进,不过射击时刺刀一般会取下来,只有在近战时才会装上刺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沐兄,你们马上就要去高丽了,你第一次独领一支大军上战场,是不是很紧张?”李节笑着向沐晟问道,沐晟虽然从小跟着沐英在军营里长大,但领兵上战场应该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,不过我耗费心力操练了这么久,若是不上战场根本检测不出来军队的实力,所以我也十分期待,另外燕王也是军中的宿将,论辈份我也得叫他一声四叔,想来他应该会照顾我一下的。”沐晟也是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高丽倒是个练兵的好地方,那边国小民弱,军队的装备与操练都很差,只要你小心一些,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,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李成桂与他的儿子李芳远,这两人都是一代人杰,在战场上你们也要小心了!”李节最后再次警告道,免得沐晟轻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兄,你给我讲一下高丽的局势吧,另外还有什么需要我们注意的地方?”沐晟闻言也十分直接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里也正是为此,高丽现在局面说复杂也复杂,说简单也简单,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,即有他们内部的原因,也有咱们大明介入的原因……”李节说着就把高丽的局面详细的讲了一遍,沐晟也听的十分认真,时不时还会提出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高丽的局势外,李节也把倭国的情况讲了一下,包括对马岛和济州岛的情况,这些对高丽的局势也有很大的影响,如果有需要的话,沐晟还可能会被派往倭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李兄你去了趟高丽和倭国,竟然做了这么多的事!”沐晟听完李节的讲述后也露出震惊的表情,许多事情他都是第一次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因势利导而已,而且高丽的事主要是燕王他们在做?    我并没有出什么力。”李节笑着谦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兄你太客气了!”沐晟却再次赞叹的道?    不过说到这里时,他忽然沉思了一下再次道?    “可是有个问题我想不明白?    高丽和倭国地处偏远,朝廷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去控制他们真的值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就知道以沐晟的聪明肯定会问出这个问题?    所以他也毫不惊讶,当即一笑道:“这个问题你就要去问陛下了?    后天你们就要走了?    明天你应该要去宫里向陛下辞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问皇爷爷?”沐晟闻言也是一惊,李节明显知道其中的原因,但却不肯告诉自己,而是让自己去问皇爷爷?    显然这件事关系重大?    连李节也不敢擅自做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和沐晟聊天之时,忽然只见旁边冲出一个人影,一下子拦住他们道:“你就是李节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看到这个拦住他的人也是一愣,随即就笑出声来,只见拦住他的是个七八岁的孩子?    而且他还认识,这个孩子名叫常继祖?    正是开国公常升的儿子,也就是开平王常遇春的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?    我就是李节,世子找我有事?”李节看着眼前这个常继祖也是笑着问道?    从他的名字上也能看出来?    他父亲希望这个孩子能继承他祖父常遇春的英勇?    而这个孩子也长的人高马大,比同龄的孩子要高出一头,看起来十分壮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有事,我听说就是你出的主意,把我手下的奴兵都抢走,还要把他们派到战场上,这些是不是你干的?”常继祖伸手一指李节气呼呼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百户不得无礼,还不给我退下!”旁边的沐晟闻言也立刻出言呵斥道,不过他也有些头疼,因为常继祖出身显赫,偏偏年纪又小,平时天不怕地不怕,甚至有点愣头青,现在又不知被谁蛊惑跑来找李节的麻烦?

        “沐兄不必担心,我倒是想和世子聊一聊!”李节却是笑着拦住沐晟,随后走到常继祖面前笑道,“军中调动需要陛下的旨意,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伴读,可没有那么大的权力,这点世子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当然知道!”常继祖听到李节搬出皇帝陛下显然有些心慌,毕竟还只是个孩子,不过最后还是嘴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子知道就好,不过我倒是很好奇,是谁告诉世子这些的?”李节再次笑着问道,常继祖只是个孩子,应该不会有这么复杂的心思,所以明显是受人鼓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听徐四叔说的,我们手中的奴兵本来都是家里派给我们的,可是现在却全都被夺走了。”常继祖倒是没什么弯弯肠子,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能说的,所以直接就把幕后的人交待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徐添寿这个混账东西!”旁边的沐晟闻言也气呼呼的道,徐添寿是徐达的幼子,比常继祖高一辈,这小子最是阴险,心中有不满不敢直接说,竟然鼓动常继祖这么一个孩子来挑事,简直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闻言却没有生气,而是再次对常继祖和蔼的一笑道:“世子你是允熥的表弟,我是允熥未来的姐夫,算起来你也应该叫我一声表姐夫,日后咱们才是一家人,万不可听信外人的挑拨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李节的话,后面的沐晟也暗自撇嘴,徐添寿阴险,李节也好不到哪去,竟然用这种鬼话来哄骗一个孩子,说起来常继祖虽然长的人高马大,但却心思单纯,最容易被人利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常继祖听到李节的话竟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:“对啊,你是我表姐夫,表哥也经常在我们面前夸你,说你是天下最聪明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不是最聪明的人,这天下聪明的人多得是,世子你也很聪明,只不过你现在年纪还小,容易被坏人利用,以后遇到这种事情,你可以和允熥商量一下,他是你表哥,你们两个感情又好,他肯定不会坑你的!”李节说到这里也摸了摸常继祖的头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谢谢你了!”常继祖感受到李节的善意,当即也道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这么见外,叫声表姐夫听听!”李节再次笑着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姐夫!”常继祖十分听话,这点比朱允熥好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沐晟却是无语的摇了摇头,这个常继祖说好听点是憨厚,说难听点,其实是脑子不太聪明,甚至有点愣头青,遇到李节这种聪明人,三言两语就能把他折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常继祖的这声“表姐夫”,李节也是开怀大笑,当即也不客气的直呼对方为表弟,然后又关切的问起对方在军中得情况,常继祖似乎第一次被人这么关心,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,但慢慢的放开后,也彻底的把李节当成亲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李节还拉着常继祖和沐晟一起吃了午饭,然后这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铁册军要去高丽,常继祖这些世子们却只能留在京城,而且奴兵被调走了,他们也变成了光杆司令,心中当然会有怨言,对此李节也十分理解,甚至他对这些世子还有些同情,毕竟做为人质,他们在短时间内可能都不会有任何的自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李节的马车从水西门进到京城,刚走到三山口的位置时,他的马车却再次被堵住了,因为这里是京城的刑场,每次有人被砍头时,都是人山人海,今天这里又有人要被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李节对砍头这种事已经不再好奇了,也懒的出马车观看,不过就在法场上行刑之时,李节脑中却忽然灵光一闪,想到一件被他忽略的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