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堂课

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堂课

        台上的黄子澄讲的激情四射,台下的朱允炆听的摇头晃脑,旁边的朱允熥却只感觉无聊,脑子里想着今天李节送来的那把倭刀,没想到倭国的刀竟然还十分精良,可惜他还没把玩几下就上课了,现在倭刀只能放到一边,明明近在眼前他却不敢摸,这让朱允熥心中也痒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忽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,紧接着只见身材胖大的朱标气呼呼的闯了进来,黄子澄也急忙停下来向朱标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冲着行礼的黄子澄一挥手,随即看向朱允熥大声问道:“李节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没来啊,他不是去皇爷爷那里了吗?”朱允熥愣了一下回答道,李节进宫只是让人把礼物送来了,但人却没来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来?躲的倒快,跟我一起去找他!”朱标气呼呼的一指朱允熥道,不找李节问个清楚他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也奇怪父亲为何生这么大的气,似乎还是冲着李节来的,不过他正感觉听课无聊,所以闻言也立刻跳起来道:“没问题,父亲您找李伴读到底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你别管,今天我得找他好好算一下账!”朱标想到那份减肥计划就气的牙痒痒,这就是自己的亲女婿给自己的礼物,早知道如此,当初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让他娶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闻言也更加好奇,他还是第一次见父亲发这么大的火,而且还是因为李节?按说以李节的精明,应该不会惹父亲生这么大的气吧?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不在宫里,朱标气呼呼的带着朱允熥出宫,准备去李节家里找他,朱标也真是被气坏了,无论如何都要找李节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路上的时候,朱允熥抬头看了看天色,随后这才向朱标建议道:“父亲,现在都已经中午了,李伴读应该也不在家里,不过我倒是知道他可能去另外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带路,今天哪怕他躲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找出来!”朱标再次恼火的道,之前在暖阁门前遇到李节时?    他就感觉对方不对劲?    现在想来他应该是心虚,所以才故意躲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当即对马车外的护卫报了个地方?    他们的马车也立刻转向?    出了西水门来到秦淮河畔,就在距离李节之前住的那个小院不远的位置?    有一座幽静的院落坐落在河畔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来到院落的门前后,朱标跳下车抬头看了一下?    结果只见大门上挂着“求真书院”的匾额?    这让他也立刻醒悟过来,原来最近在读书人中闹的满城风雨的求真书院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咱们进去吧,里面应该都快要上课了!”朱允熥看了看空旷的院落也立刻道,因为他知道只有在上课的时候?    院子里才会没有人?    所有人应该都去听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求真书院是当初李节搞出来的?”朱标却没急着进去,而是再次问道,他这次是微服出行,除了朱允熥也只带了几个护卫,安全方面还是要慎重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算是李伴读搞出来的?    只不过刚开始是李伴读给我讲课,后来钦天监的人去听?    然后讲课的内容就丰富起来,最后其它人也纷纷上台讲课?    几个月前李伴读去了倭国,钦天监就索性把讲课的地点搬到这里?    成立了这座求真书院。”朱允熥再次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你每天下午出宫?    也经常来这里了?”朱标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?    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这里,偶尔也会去铁册军转一转,李伴读回来时我就听他说过,想要来求真书院来看看,毕竟自从搬到这里后他还没来过。”朱允熥点头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儿子经常来这里,朱标也终于放下心来,于是迈步进到求真书院,朱允熥也帮他讲解书院里的情况,其实这个书院并不大,只是一座两进的宅子,据说是钦天监袁监正捐出来的,毕竟上课的人越来越多,热气球作坊也需要保密,所以只能另找地方上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宅子的客厅已经被改成了一间课堂,与朱允熥在宫中上课的地方不同,这间课堂面积很大,下面摆桌了长条的桌椅,台上挂着黑板,平时讲课的人就站在台上,一边讲还可以把自己讲的内容写在黑板上,以便听课人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来到课堂外时,立刻听到里面传来的嘈杂声,看样子还没开始上课,而当他走到窗前时,一眼就看到课堂中黑压压竟然坐满了人,不少人还在兴奋的讨论着什么,脸上的表情也颇为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也巧,就在朱标刚来到窗外,就见从课堂后走出一人,正是朱标要找的李节,这让窗外的朱标立刻火气上涌,迈步就想闯进去,然后把李节臭骂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让朱标没想到的是,李节刚一进来,本来嘈杂的课堂却一下子安静下来,上百双眼睛全都看向李节,兴奋之中又带着几分尊敬,这让朱标也一下子停下了脚步,毕竟课堂上这么安静,他贸然闯进去实在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李节十分自然的走上讲台,然后扫视了一下听课的人后,这才清了清嗓子道:“今天我们来讲一节与医学有关的课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完拿起旁边自制的粉笔,然后扭头在背后的黑板上写下“肥胖对身体的影响”八个大字,这让窗外的朱标再次一愣,李节这是故意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开始讲课了,咱们进去听吧!”朱允熥这时拉着朱标进到课堂,然后在后面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只见台上的李节开口讲道:“肥胖并不是一个常见的问题,主要还是出现在少数富人身上,所以医学对这方面的研究也很少,不过我相信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肥胖肯定会成为日后困扰许多人的问题,而今天我就来讲一讲肥胖可能带来的各种影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似乎并没有看到朱标父子的到来,而是自顾自的讲起肥胖对身体的各种影响,当然其中也穿插着一些后世的医学基础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对讲课已经颇有心得,哪怕涉及到后世的一些知识,他也讲的深入浅出,哪怕没有任何基础的人也能听懂,更何况对于读书人来说,大部分都读过几本医书,对医学也并非一无所知,而且李节今天讲的内容也颇为新奇,所以大部分人也听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带着怒气而来,但是随着李节的讲解,他心中的怒火却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,听讲时的腰板也不由自主的挺直了,因为李节讲的内容都与他切身相关,甚至许多方面他都有切身的体会,比如肥胖带来的头晕、体虚,特别是睡觉时呼吸不畅,有时甚至会把自己给憋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身体上的毛病朱标从来没有告诉过外人,有些连御医都不知道,但李节却都讲到了,朱标也是第一次知道,原来这些毛病都是肥胖带来的,这让他也终于体会到父亲的苦心,心中对李节也只剩下的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一节课讲完,李节也正准备收拾东西下台,却没想到这时有人站起来道:“李伴读,听说你刚从倭国和高丽回来,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那边的情况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的话也引起许多人的赞同,高丽先不说,倭国因为倭寇的事,一直是明人最为关注的海外国家,李节去倭国的行动虽然是机密,但还是有不少人知道,所以他们也想知道李节去倭国干了什么,倭国那边又与大明有何不同,为何会有那么多的倭寇?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有人对海外的事感兴趣,李节也立刻停下动作笑道:“好啊,既然你们想听,那我就讲一讲,说起来倭国与中原交流的历史,你们可能比我清楚,那我就讲一讲倭国的起源与历史,以及现今倭国的情况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着就从倭国的神话故事讲起,然后又讲到徐福渡海可能到达倭国的事,最后这才开始讲倭国的历史,以及现在倭国南北朝相争,这也是产生倭寇的直接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该说的李节都说了,有些不该说的他却只字未提,比如这次他去倭国的原因,以及张定边他们在倭国的图谋等等,这些暂时还不方便对外讲,也许等日后情况稳定了,消息会才传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台下的朱标也听的很认真,他以前也收集过许多关于倭国的情报,但却不像李节讲的这么全面,而且他也比其它人知道的更多,所以对李节的话也有更深的理解,最后他也不禁有些感叹,难怪李节能设计出针对倭国的计划,原来他对倭国竟然如此的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您觉得李伴读讲得怎么样?”正在这时,旁边的朱允熥忽然笑嘻嘻的凑到朱标耳边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也跟着李节学坏了,竟然敢算计起你老子来了!”朱标却是瞪了朱允熥一眼,他现在哪里还不知道,这肯定是李节和朱允熥事先商量好的,为的就是引自己来听这节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