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九章 让朱标减肥

第一百六十九章 让朱标减肥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太子身体不好的原因?”朱元璋听到李节的话也立刻激动的站了起来,做为父亲,他对儿子的身体情况当然十分担心,特别是朱标是他选定的皇位继承人,万一朱标的身体真出了什么问题,那他之前的计划可全都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,陛下不要激动,在我看来,太子的病其实大多是因为太过肥胖引起的。”李节看到老朱激动的模样也吓了一跳,不过随即也是心中一定,因为老朱的表现也意味着他早就在担心朱标的身体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肥胖?可胖一点不是好事吗?”朱元璋闻言却露出一脸不解的表情,古人因为营养的问题,胖子其实是十分少见的,甚至被人称为富态,也就是富人的体态,因为只有富人才有发胖的资格,一个穷人绝对养不出一身的肥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肥胖就变成了一种富有的象征,而富有的人身上都带着光环,似乎什么东西都是好的,哪怕肥胖也是一样,甚至民间生儿子,都希望生个大胖小子,男人能吃更是一种美德,所以在大明这个时代,肥胖非但不受人歧视,反而会被人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以最典型的武将为例,古代武将的身材可不像后世的那些健美先生,而是个个都是膀大腰圆,身上的脂肪更是他们战斗力的保证,因为他们在战场上可能要急行数日,身上还要披着沉重的铁甲,与敌人厮杀时更是要挥舞着沉重的武器,没有脂肪绝对不行,因此古代武将的画像大都挺着一个圆圆的肚子,又叫将军肚,也正是来源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朱自己就是武将,身边更是猛将如云,比如常遇春、胡大海等人,也全都是挺着肥胖的肚子,甚至老朱自己就有将军肚,所以在他看来胖一点非但没问题,反而还是身体健壮的证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?    胖一点当然没问题?    但如果太过肥胖可就有问题了,再加上太子常年坐着批阅奏折?    很少有运动的时间?    正所谓生命在于运动,若是常年静坐不动?    身体自然会出问题!”李节再次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朱闻言也猛然醒悟过来,因为他自己就是个很好的例子?    当年他的身体可是出了名的好?    哪怕是在外要饭,饥一顿饱一顿,晚上就在睡在柴火堆里,但也从来没生过病?    反倒是做了皇帝?    天天坐在这里批阅奏折,身体却开始一天不如一天,而且这种情况并不是因为他年纪大出现的,而是在他刚登基后没多久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老朱沉思良久这才抬头看向李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减肥!太子必须要减肥!”李节十分果断的道,以朱标的体重?    就算是减掉三分之一还是胖子,不过那种胖已经对身体的影响很小了?    只要能维持住不反弹,朱标的身体情况肯定会开始好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肥要怎么减?”老朱再次追问道?    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,朱标是个好吃之人?    特别喜欢品尝美食?    而且身子又懒?    想要让他把身上的肥肉减下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禀陛下,其实减肥无非就是两件事,管住嘴、迈开腿,只要做到这两点,甚至几个月就能把身上的肥肉减下来,当然最好也不要减的太快,否则对身体也会造成一定的负担。”李节再次建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对你减肥这种事还有研究,既然如此,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趁着你们还没离开金陵,你帮太子把身上的肥肉减下来!”老朱终于点头答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我可不行!”李节闻言却立刻推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行,事情是你提出来的,而且也懂得怎么减肥,这件事不是由你来做更好吗?”老朱眼睛一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息怒,事情虽然是我提出来的,但陛下您要知道,我……我是太子的晚辈,减肥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,万一太子在减肥期间生气不听我的话,我也一点办法都没有,所以最好是让一个能管住太子的人来做这件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到最后也看了看老朱,在他看来,督促朱标减肥这件事最好还是由老朱自己来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朱闻言也感觉李节说的有道理,毕竟李节是朱标的女婿,实在不好管老丈人的事,但老朱自己平时事务繁忙,根本不可能一直盯着朱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了,蓝玉那个混账平叛有功,最近被召回京城,他是太子的妻舅,两人的感情也很好,刚好由他来监督太子减肥!”最后朱元璋忽然眼睛一亮拍案道,蓝玉之前被调去四川避风头,今年施南、忠建二宣抚司南蛮反叛,蓝玉带兵平叛又立下大功,于是老朱又把他召回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蓝玉竟然回京了,李节也有些惊讶,不过转念又一想,除了老朱外,蓝玉还真是一个十分合适的人选,由他来监督朱标减肥的话,自己就不必因减肥与朱标发生正面冲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英明,那我回去拟一个减肥的食谱,另外再制定一个减肥的计划,到时交由蓝大将军,由他来督促太子减肥!”李节当即点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离开皇宫后,天色已经不早了,当他赶到刘英家中时,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,刘英父子也准备了一旧丰盛的酒宴,三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,李节也向他们打听了一下京城最近的局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老朱把那些勋贵们赶回老家后,京城一下子少了许多的事,朝中更是成为老朱的一言堂,军政大事皆由老朱自己决定,虽然这在后世看来是独裁,但也的确少了许多的纷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钦天监搞的那个求真书院,可是打着你的旗号,虽然我不懂这些读书人的事,但也听说许多大儒看不惯求真书院,日后可能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。”刘英最后想起求真书院的事,于是提醒李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无非就是学术之争而已,影响不了大局。”李节却是毫不在意的微笑道,学术之争虽然也能杀人,但李节却根本不靠学术吃饭,这点他和那些大儒不同,所以对方的攻击也完全伤不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也要小心,毕竟那些读书人阴的很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下个套子让你往里钻!”刘英却再次提醒道,他毕竟是武将,对文官一脉的读书人并没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舅舅提醒,我会注意的!”李节当即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弟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咱们的镜子作坊可是打响了招牌,现在每天买镜子的人都排出去好几里地去,甚至连南方的一些大商人也跑来买镜子,可惜咱们的产量还是跟不上啊!”刘义这时一脸兴奋的叫道,他虽然在军中,但作坊的事自然有家里的管事帮着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产量不足那就扩大规模,今年的收益就不必分了,直接投进新作坊去,镜子的生意虽然不大,但也不小,我打算让家家户户都能用上玻璃镜子,光靠一个作坊可不行!”李节闻言也再次笑道,他虽然不管作坊的事,但在作坊的发展上却有决定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,明天我就让人去办!”刘义闻言当即也点头道,他其实也早就想扩大作坊的规模了,只是事先必须征得李节的同意,毕竟作坊是两人共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还有心思想作坊的事,我现在最担心的,就是陛下让铁册军上战场!”旁边的刘英却瞪了儿子一眼道,他现在已经后悔同意让沐晟操练铁册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您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?”李节已经是第二次听刘英提到铁册军上战场的事,于是也再次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算什么风声,只不过我了解陛下,铁册军操练的十分优秀,可是否真的能打,还要拉到战场上试一试,所以陛下很可能会把铁册军派到战场上去!”刘英叹了口气再次道,大明总体上虽然不打仗了,但边境的冲突与境内的叛乱依然时有发生,打仗的地方并不难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军中的世子们都参加操练了吗?”李节忽然再次问道,沐晟操练铁册军,是把奴兵从各个世子手中调走,至于那些世子,则是随他们自己的想法,想参加就参加,不想参加也不强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半一半吧,有些人心气高,不想辱没了祖上得名声,所以也咬牙坚持参加操练,其中有几个表现还十分优秀,不过也有一半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参加操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英的话音刚落,旁边的刘义就补充道:“其实那些没有参加操练的人并不全都是因为怕吃苦,有些人是因为年纪小,比如开国公和曹国公的儿子,另外还有些人心存疑虑,不敢太过表现,所以干脆躺平什么也不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就算是把铁册军派到战场上,那些没参加操练的人恐怕也会被留在京城,但大家都是世子,陛下也不能区别对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表弟你的意思是说,陛下会把铁册军派到战场上,然后把我们这些世子全都留下?”没等李节把话说完,旁边的刘义就抢先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