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八章 肯定没好事

第一百六十八章 肯定没好事

        老朱要把蒋瓛调回京城,而且还询问李节对蒋瓛的看法,对此李节当然是借机夸了蒋瓛几句,于私,蒋瓛与李节的关系不错,于公,毛骧担伤锦衣卫指挥使多年,早就得罪了不少人,也是时候卸磨杀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老朱听完李节对蒋瓛的评价却没有表态,而是沉思了片刻忽然转移话题,问起李节在高丽和倭国的情况,李节也一一做了回答,并且详细的将两国的情况讲了一遍,这让朱元璋与朱标父子也都露出满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李节讲完后,朱元璋忽然开口问道:“你对迁都的事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心中一凛,他之所以这么急着回京,为的就是迁都的事,所以只见他沉思了片刻这才上前道:“启禀陛下,臣以为金陵虽然繁华,但地处南方,远离北方边境,而对于大明来说,最直接的威胁就来自于北方草原,所以迁都也是势在必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朱闻言也满意的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朕也是这么想的,之前朕不想迁都时,许多人劝朕要迁都,后来想迁都时,这些人却又极力反对,现在好了,反对的人已经没有了,终于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迁都的事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老朱的话却是愣了一下,随即猛然醒悟过来,老朱话里透出的信息量可相当庞大,当初老朱曾经考虑要迁都凤阳,结果淮西勋贵们也都是欢呼雀跃,毕竟谁都想让国都设在自己的家乡?    于是一个劲的撺掇着要迁都?    后来却被刘伯温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后来老朱考虑想要迁都北方时,却又遭到不少人的反对?    其中就有许多人都是出身淮西?    只是现在这帮淮西勋贵们死的死、贬的贬,活着的也被送到老家?    朝中再也没有人敢反对老朱的决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迁都虽然势在必行?    但毕竟事关国本?    绝不可轻动,一切还需要从长计议!”李节这时再次劝道,说着还看了看旁边的朱标,哪怕隔着厚厚的冬衣?    也能看出朱标身上的肥肉?    估计他的体重就算没到三百斤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点朕早就考虑到了,所以才将你召回来,我打算让你陪着太子出巡一趟,去开封、洛阳和长安去看看哪里更适合做为国都!”朱元璋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时长安已经更名为西安府,不过因为长安的名气太大?    所以口头上的称呼暂时还没改过来,只是在官府的公文中才会用上西安府这个新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节?    你回去准备一下,我打算过段时间就动身?    说起来二弟就在长安,我和他多年未见?    也十分想念?    这次刚好可以去探望一下他!”朱标这时也兴致勃勃的开口道?    对于出巡这件事,他也十分的期待,毕竟他这个太子平时也只能呆在京城,轻易不能外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节看着笑呵呵的朱标却有些无语,这个时代的人咋都这么喜欢找死?如果朱标知道这次出巡后他将一病不起,然后英年早逝的话,看他还笑不笑得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你对此有什么不同的看法?”朱元璋看到李节犹豫,当即也有些不悦的道,迁都这件事他早就考虑多年了,甚至为此还不惜重启胡惟庸案,把一些障碍全都扫清,自然不愿意再看到有任何人敢反对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禀陛下,臣对迁都并没有什么意见,只不过现在北方已经进入寒冬,臣回来的时候,在海上都感觉寒风刺骨,太子殿下身体一向不太好,出巡路上十分辛苦,再加上天气寒冷,臣也担心会出什么问题。”李节想了想终于还是小心的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胡说,我的身体好着呢!”朱标闻言却急忙为自己争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元璋却是白了朱标一眼,身为父亲,他当然知道朱标的身体并不是太好,天气一变就容易生病,特别是近几年,更是动不动就生病,比他这个老年人的身体都不如,所以李节的话也给他提了个醒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朱不是长于深宫中的皇帝,他年轻时四处流浪,最远甚至到了河南,那里的冬天虽然不及长安那么冷,但却比南京这边冷多了,朱标从小生活在长江以南,根本不知道北方冬天的恐怖,以他的身子骨,冒着严寒赶路肯定会生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,那就把出巡的日期推迟到明年春暖花开之后!”朱元璋很快做出决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,我……”朱标这时还想争辩一下,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身体有问题,甚至在他看来,自己正当壮年,远不是担心身体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标的话刚一出口就被老朱挥手打断道:“你身体好不好朕还会不知道?要不要朕把御医召来,让他们找来给你诊治的记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朱标闻言也终于胖脸一红,这几年他生病的次数的确多了一些,这点他无法辩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李节也是为你着想,毕竟你是太子,你的身体情况可不是你自己的事,而是关乎到天下万民的福祉,日后你自己也要注意一下!”朱元璋说完就挥手让朱标与李节、朱允熥三人退下,他既然做出了决定,就不容任何人更改,哪怕是太子也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知道自己老爹的脾气,无奈之下只得退出东暖阁,不过刚一出门,他立刻就沉着脸对李节发难道:“你小子翅膀硬了,竟然敢在父皇面前告我的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息怒,我也是为了您好啊!”李节委屈无比的道,他这么做可是为了救朱标,结果现在倒好,朱标竟然还怪起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不能说我身体不好,而且我这个人怕热不怕冷,北方的冬天对我来说最适合不过了!”朱标当然知道李节是为自己好,但还是嘴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有些无语的打量着朱标肥胖的身躯,只要是胖人都怕热,毕竟身上那么厚的脂肪,热量散发不出去,气温一高肯定难受,不过现在北方可没有暖气,而且现在距离小冰河时期也不远了,北方的冬天远比后世要冷的多,空气又很干燥,朱标身为一个南方人,去了北方肯定会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这个时代的北方人来到南方,肯定也会受不了南方的湿热,所以说空调绝对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,可以与冲水马桶并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李伴读也是为您好,而且现在也快过年了,您若是不在,我们过年时肯定也会十分想念您的!”这时旁边的朱允熥也急忙打圆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本来也没生李节的气,只是嘴硬不肯承认自己身体不好罢了,所以很快也消了气,不过他看李节站在东暖阁门前不走,于是好奇的问道:“你怎么不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节犹豫了一下这才嘿嘿一笑道,“我刚想起来,有件重要的事忘了禀报陛下,所以殿下你们就先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重要的事?”朱标闻言却看了李节一眼,随即再次道,“那我和你一起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!我忽然又想起来了,这件事其实也没那么重要,等日后我有机会了再向陛下禀报也不迟!”李节忽然改口,说完向朱标一拱手就转身离开了东暖阁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李节离去的背影,朱标却撇了撇嘴道:“这小子肯定没好事,竟然还想背着我去见父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定是私事呢,李伴读回来的路上还问起我姐,我估计他是想问一下皇爷爷,什么时候让他和姐完婚?”旁边的朱允熥自作聪明的插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姐出嫁难道就不用征求我的意见吗,李节故意避开我肯定没好事!”朱标却是一语中的道,他身体不好但脑子却好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!”朱允熥闻言也轻轻的点了点头,他还是太年轻,在有些事情上远不及朱标和李节这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朱标猜的很对,就在李节离开没一会,却只见他又偷偷摸摸的回来了,当看到门口的朱标已经离开后,李节这才松了口气,随即就上前求见朱元璋。

        暖阁中的朱元璋正在批阅奏折,听到李节竟然去而复返,也不禁有些奇怪,不过还是让人将李节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李节快步进到暖阁之后,还没等他开口,老朱就抢先问道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和朕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英明,不过臣不是忘了,而是刚才当着太子殿下的面,实在不方便说。”只见李节神情有些扭捏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方便说?”老朱慧眼如炬,似乎一下子看透了李节的想法,当即撇了撇嘴道,“你不会是想问你和玉宁的婚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陛下误会了,我说的不是这件事!”李节却急忙抬头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什么事?”这下老朱也露出意外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您也知道太子得身体不太好,可是您知道殿下身体不好的原因吗?”李节抬头再次问道,他知道老朱不会让自己和朱玉宁太早完婚,不过没关系,老朱不让自己完婚,那自己就折腾他儿子,到时看谁更心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