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章 开城之乱(中)

第一百六十章 开城之乱(中)

        善竹桥是一座十分普通的小桥,虽然名字中有个“竹”字,但其实却是一座石头桥,规模也很小,大概只有十几步长,而在善竹桥的北边,则是开城有名的子男山,山脚有一座宅院,这里也正是高丽大儒郑梦周的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梦周每天早上都会乘着马车从桥上经过,桥前则是一条十分热门的街道,人来人主车水马龙,看起来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今天的情况却有些不同,虽然小桥依旧,街道上的行人似乎也十分热闹,然而在靠近善竹桥的一座饭馆里,却似乎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,而且心思也不在吃饭上,只是不停的用目光打量着旁边的善竹桥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桥后一辆马车缓缓驶来,这让酒馆中的陌生人也全都露出紧张之色,甚至在酒馆二楼的窗子也悄悄的打开一条缝隙,两双眼睛也在紧紧的盯着驶来的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他的马车,准备好了吗?”窗内其中一人低声道,只见这个人十分年轻,大概二十多岁,正是李成桂的儿子李芳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为了这一天我们操练许久,绝对不会失手!”只见对面一个身材健壮的中年男子低声回答道,这个人名叫赵英珪,现任判曲客寺事,他是李成桂的铁杆心腹,这次李成桂与李芳远也把刺杀郑梦周的事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去吧!”李芳远淡淡的道,说完端起酒杯,扭头看向越来越靠近善竹桥的马车,这是郑梦周的马车,他亲自盯了十几天,绝对不会认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赵英珪答应一声,当即转身下了楼,而这时马车桥那边的马车已经快要走到桥上,距离桥头也不过几十步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马车上的人似乎对危险一无所觉,前面拉车的马甚至还悠闲的打了个响鼻,而那个赶车的车夫也在打着哈欠?    好像昨晚没有睡好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?    拉车的马迈着悠闲的步伐踏上了善竹桥的古板,随后木制的车轮也上了桥?    桥两侧有石制的栏杆?    而桥身也并不宽,马车上了桥后?    再想转身离开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呯~”只听一声弓弦声猛然响起,一支羽箭从酒馆的窗子中飞出?    紧接着又是无数声弓弦声响起?    一阵箭雨紧随其后,目标直指郑梦周的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怜的马车立刻被射成了刺猬,马匹与马夫当场身死,不少箭支更是射进了车厢里?    按说里面的人必死无疑?    但奇怪的是,马车里却是静悄悄的,丝毫没有半点声响,如果有人中箭的话,哪怕临死前恐怕也会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里?    二楼的李芳远也不由得脸色一变,刚想通知楼下的赵英珪小心?    但对方却已经率人冲了出去,这些人撕开外袍?    露出里面黑色的劲装,抽出腰间的长刀就杀向了马车?    这场刺杀一经发动?    就不可能再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英珪以黑巾蒙面?    怕被别人认出来,毕竟他是李成桂的心腹,不过当他率先冲到马车前,伸手拉开马车门时,却目光骇然的发现,马车中竟然空无一人,换句话说,车夫根本就是赶着一辆空马车,这显然与他们得到的情报不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糟糕!有圈套!”赵英珪当即大叫一声,转身就要通知酒楼上的李芳远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时已经晚了,善竹桥的背后忽然一支骑兵飞奔而来,随即箭如雨下,赵英珪这些人为了行动方便,根本没有穿甲,眨眼间就被射杀在当地,有几个侥幸活下来的人,也很快被战马踩为肉泥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楼的李芳远看到这支杀来的骑兵也大吃一惊,特别是当看到率领骑兵的将领时,更是失声叫道:“曹敏修!他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敏修可不是一般人,当初李成桂在威化岛回军,其实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主意,而是他说服了与他一同领军的曹敏修共同做出的决定,只不过在掌握了大权后,李成桂就想办法排挤曹敏修,最后更是找了个理由将对方流放到昌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芳远本以为曹敏修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回来了,却没想到他竟然忽然出现在开城,而且还率兵杀了赵英珪这些人,这让他在震惊之余也猛然醒悟过来,恐怕郑梦周早就知道自己要刺杀他,所以才能提前把曹敏修调回开城,换句话说,他们的计划早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身边有奸细!”李芳远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随即李芳远又陷入到迷茫之中,整个计划都是他和父亲新手制定的,所用的也全都是父亲身边的死忠派,而且就连这些死忠派,知道整个计划的人也极少,就连赵英珪这个执行人,也是在几天前才知道行动的确切时间,按理说应该不可能有人泄密才对啊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李芳远思考这个问题了,曹敏修在杀死赵英珪这些人后,立刻把目光投向酒楼,似乎知道李芳远也在这里,当即就率军杀到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让曹敏修没想到的是,当他冲上楼时,楼上的李芳远已经消失不见,后窗也被打开,当他伸头往下看时,却发现后窗垂下一根绳子,而在酒楼的后面,而是一片混杂的民居,李芳远恐怕早就混在民居之中逃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听闻他行事谨慎,果然不愧是李芳远!”曹敏修看着窗外低语一声,不过随即又是一阵冷笑,李芳远虽然逃了,但对局势并没有太大的影响,他们为了这一天也做了足够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成桂在书房中焦躁的走来走去,他也在等候着李芳远那边的消息,现在他已经下令,封闭城门和宫门,任何人不得进出,只要郑梦周的死讯传来,他立刻就能派人捉拿那些反对他的大臣,将所有人一网打尽,然后再进宫向高丽王逼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军那边怎么样了,什么时候能赶到开城?”李成桂忽然再次开口问道,书房中除了他之外,还有他的几个心腹,比如做为他第一谋士的郑道传就在这里,他也是少有几个参与了整个计划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新的消息,明军在昨天晚上登陆江华岛,现在已经由咱们的人引来开城,估计马上就能到了!”郑道传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成桂闻言点了点头,他控制着城中的大军,但地方上还有不少忠于高丽王的人,到时就需要借助大明的威望来震慑这些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芳远怎么现在还不回来,会不会出什么意外?”李成桂很快又焦躁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会,我们为了这次计划,已经将郑梦周的行动摸的一清二楚,而且对方也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,以有心算无心,郑梦周肯定死定了。”郑道传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郑道传与郑梦周都是大儒李穑的弟子,两人师出同门,感情也极为深厚,只是后来各为其主,彼此间也生出间隙,甚至有种水火不容得态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成桂听到郑道传的话也放心了几分,郑道传是他的第一谋士,而且又曾经与郑梦周交好,对他极为熟悉,所以他制定的计划应该不会有差错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忽然只见李芳远穿着一身破衣闯进书房大叫道:“父亲,事情败露,郑梦周早有准备,根本不在马车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李成桂闻言也大叫一惊,旁边的郑道传等人也全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,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明明万无一失的计划,为何会失败?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会败露,难道说……”李成桂不愧是一代枭雄,震惊过后也很快醒悟过来,说到最后更是把目光投向郑道传几个,因为只有他们知道整个计划,如果消息泄露,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几人有奸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