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五十四章 拜见四叔

第一百五十四章 拜见四叔

        一望无际的大海,朱棣趴在甲板上,“哇~”的一声却只吐出几口清水,他感觉自己的苦胆水都要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姚广孝却面色如常的走过来,手中拿着水壶递给朱棣道:“殿下喝口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喝,喝……喝了还想吐!”朱棣推开水壶道,他是第一次出海,本以为自己身体强壮,肯定没什么问题,但没想到上了船就开始晕船,吐的是天昏地暗,到现在手脚都发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妙广孝看着脸色发白的朱棣也无奈一笑,只得收起水壶道:“殿下第一次出海,晕船是很正常的,只需要适应几天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你为何没事?”朱棣喘了几口粗气,扶着船舷站直身子道,无论什么时候,他都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太狼狈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江南人,少时游历四方,也经常坐船,海上的风浪虽然大一点,但对我来说还能适应。”姚广孝解释道,他是苏州人,没有成年就出家为僧,跟着师父曾经四处游历,坐船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……就没有其它的办法能缓解一下晕船的痛苦吗?”一个大浪打来,朱棣强撑着身子再次问道,他感觉自己肚子里比这海面上的浪花翻滚的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好像还真没有!”姚广孝无奈的道,他之前也问过船上的水师将领,不过对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能靠自己来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棣无语,想他堂堂燕王,在战场上也是纵横捭阖、所向无敌,却没想到在这海上却如此狼狈,早知道如此的话,他就不该亲自带兵出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休息了好一会儿,朱棣感觉好受了一些,至少肚子里终于平静下来了,只是脑子里还有些晕,姚广孝搀扶着他回到船舱,结果他倒在床上就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觉醒来?    朱棣终于感觉好多了?    甚至还感觉有点饿,毕竟他身体强健?    又正当壮年?    恢复起来也比别人要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姚广孝也亲自端来粥和几样开胃的小菜,朱棣也不客气?    一碗粥下肚后,总算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?    手脚也不像之前那么软绵绵的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舒服!”朱棣拍着肚子仰坐在椅子上?    这两天他他吐的昏天暗地,什么东西都不敢吃,现在总算是能吃下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殿下已经适应了海上的颠簸,刚巧咱们也快到开城了?    按照李伴读信上所说?    他们可能就在那里。”姚广孝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城?还需要多长时间?”朱棣闻言也立刻坐直身子道,吃了这么多苦,他也更想见到李节,问一问他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半天左右,现在用千里眼已经能看到高丽的海岸了。”姚广孝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?    总算是能上岸了!”朱棣闻言也豁然起身道,虽然他感觉自己好多了?    但做为一个常年生活在陆地上的人,呆在海上总让他有一种不安全感?    甚至朱棣第一次发现,自己竟然如此怀念脚踏实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朱棣还是高兴的太早了?    就在他们的船队刚靠近江华岛?    还没等他们进港?    立刻就有人划船上前禀报,告诉他们李节在济州岛,这让朱棣也只能无奈的命令船队转向济州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又经过几天的航行,朱棣的船队也终于到达了济州岛,李节得到消息后,也亲自来到港口迎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朱棣的战船缓缓靠岸,等到船停靠下来后,李节也一眼就看到了船上的朱棣,因为朱棣实在太好认了,毕竟他和朱元璋长的有点像,所以绝对不会认错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朱棣下船后,李节也急忙上前行礼道:“下官李节拜见燕王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~,都是一家人,客气什么,大哥他身体还好吗?”没想到朱棣却是十分热情的上前,双手扶着李节的肩膀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一切都好,我来之前,太子也托我替他问候一下燕王殿下!”李节再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什么燕王,你是大哥的女婿,以后还是叫我四叔吧!”朱棣再次亲热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侄婿拜见四叔!”李节也顺势改口道,一点也不客气,只要你敢这么说,那我就敢叫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棣似乎也没想到李节这么爽快就改口了,毕竟一般人怎么都要客气几句,谁知道李节根本不走寻常路,这让朱棣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棣很快就恢复正常,当即再次热情的拉着李节聊了几句,随即李节请他来到岸边的军营,然后一指正在建造中的军营道:“四叔请看,这里就是你们日后的驻扎之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驻扎在这里?”朱棣闻言更是一脸不解的问道,他到现在都还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叔勿怪,这件事关系重大,除了陛下与太子外,我没有告诉任何人,更不能写在书信上,不过现在四叔您来了,我也可以把整个计划告诉您!”李节说着带朱棣来到自己的住处,军营虽然还没有修建好,但一些简陋的房屋已经可以住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带着朱棣来到房间后,却发现朱棣身后还跟着一人,当看到对方的光头和一身黑色僧衣后,李节也立刻猜到了对方的身份,随即微微一笑道:“这位应该就是道衍大师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知道贫僧?”姚广孝闻言也是惊讶的道,他虽然是朱棣的心腹,但表面上依然只是个不怎么起眼的和尚,除了朱棣身边亲近的人外,很少有人会知道他对朱棣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~,大师博学多才,在下当然早就有所耳闻,日后若有机会,我也很想向大师请教一下佛法!”李节再次笑道,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黑衣宰相,他当然听说过,甚至许多人将姚广孝比做是朱棣身边的诸葛亮,如果不是他的鼓动,恐怕朱棣也狠不下心来造反。

        姚广孝听到李节的话却心生警觉,李节竟然连对自己如此清楚,难道说他事先调查过自己?或者说他调查过燕王?那么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?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李节拿出一份高丽的地图,然后在桌子上轻轻打开后,这才一指地图对朱棣道:“四叔请看,这就是我请您亲自率兵来的目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