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五十章 李成桂之子

第一百五十章 李成桂之子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站在船头的四板上,看着前方的茫茫沧海,心中不禁涌上一股十分复杂的情绪,口中也哼唱起前世他最喜欢的一首歌:

        “沧海笑,滔滔两岸潮。浮沉随浪记今朝,苍天笑,纷纷世上潮。谁负谁胜出,天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同样是乘桴浮于海,可惜李节却做不到歌中的那种洒脱,从穿越开始保命,到现在人在官场,他几乎无时无刻都在与人算计、争斗,甚至就连他和朱玉宁的婚姻,也同样充满了算计与利益,这根本就不符合李节的本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李节真的想抛开现在的一切,像歌中那样笑傲江湖,可惜这种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,很快就被他否决了,毕竟他有太多的东西放不下,而且就算他真的狠心放下,也有人逼着他再捡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李节现在的状态与后世的上班族差不多,也就是后世网络戏称的“打工人”,别人的老板可能只是掌握着打工人的工资,而李节的老板却是朱元璋这个皇帝,他可是掌握着李节的小命,说起来李节可比一般的打工人要惨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,再往前就是高丽地界了!”正在这时,方关走过来向李节禀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从沉思中清醒过来,当即向前打量,只见远处的海天一线之间,隐约已经能看到一些陆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他们的船队从舟山出发,沿着大明的海岸线一路北上,最后经登州转道向东,这才终于到达高丽沿海,这一路他们都只在近海航行,因为在这个时代,远海航行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,所以出海的船只大都靠着海岸行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达开城还需要多少时间?”李节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城也就是高丽的首都,其实就是后世朝鲜的开城,三八线和板门店就在开城附近,距离海岸很近,据说在沿海还设有一个港口,专门用于开城与外界的交流之用,所以开城也算是一个沿海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半天左右就能到达!”方关再次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?    到时在开城附近的江华岛停靠几天?    高丽那边已经同意,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补给!”李节闻言点头道?    在船队出发之前?    锦衣卫就已经与高丽内部取得联络,确切的说是那位高丽权臣李成桂?    对方为了巴结大明,也愿意提供许多的便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方关当即点头道?    随后又和李节商讨了一下船队的事?    这才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关刚走,蒋瓛就立刻上前道:“李伴读,人已经派出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大概几天能到北平?”李节先是点了点头?    随即再次问道?    北平也就是后世的北京,本来是元朝的大都,被徐达打下来后改名为北平府,后来朱棣迁都,这才改称北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派去的人乘着快艇?    穿越整个渤海到天津卫,再由天津卫进北平?    估计最少也得两三天时间!”蒋瓛想了想回答道,他是从锦衣卫的底层提拔起来的?    大明南北都去过,所以对这些路程也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刚刚好!天津卫那边有水师吗?”李节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?    天津卫和登州全都是北方水师的驻扎地?    足以运输一支不小的兵力!”蒋瓛再次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是省事了?    希望燕王不要让我失望!”李节闻言也微微一笑道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他这次很可能会见到传说中的朱棣,算起来他还得称对方一声王叔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朱元璋的儿子当中,朱棣算是其中比较出色的一个,不过他现在可没有什么造反的心思,一来老朱还活着呢,二来他大哥朱标也活着,打死朱棣也不敢有造反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就算是后来朱允炆登基,如果不是他逼的太过分的话,朱棣也不会起兵造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看看朱允炆登基后做的那些事,登基仅仅一年,就把五个亲叔叔都给削了,逼得湘王全家自焚,这哪是削藩啊,简直就是削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朱棣吓的把三个儿子全都送到南京,以表明自己没有谋反之心,可朱允炆却根本不打算放过朱棣,可以说当时朱棣不造反就是死,所以他最后才被逼起兵,事先也根本没有什么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朱棣在造反之时,其实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因为他手中的兵力实在太少了,以北平一地对抗整个大明,简直就是以卵击石,然而历史就是如此奇妙,朱棣最后竟然赢了,大明的历史也彻底转向,朱棣也成为了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帝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上面这些,李节对即将与朱棣的见面也更加期待,不知道历史上这位成祖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也许他没有造反的胆量,但身为皇子,历史上又成为皇帝的人,肯定也有一般人所没有的野心吧?

        船队继续前行,半天之后,前面的陆地已经清晰可见,那里就是高丽的江华岛,这座岛距离陆地很近,甚至与陆地间的海峡极窄,就像是一条河一样,因为河里的水是海水,所以被高丽称为盐河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华岛也刚好挡在开城与大海之间,本来岛上土地贫瘠,刚开始只是高丽做为流放犯人之用,但后来随着海贸的兴盛,江华岛上也设立了港口,用于开城与外界的交流,所以岛上也慢慢的形成一个繁华的县城,名字就叫江华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他们的船队太过庞大,还没靠近江华岛就被高丽人发现,立刻就有港口的官员乘船上前询问,当得知是大明来的船队,而且还是大明的水师后,高丽人也不敢怠慢,立刻请他们进入港口停靠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的船刚一靠岸,又有高丽的官员求见,估计是李成桂早就安排好了,所以李节也立刻请对方上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让李节感到意外的是,来的高丽官员竟然年纪不大,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左右,相貌英武气度不凡,哪怕是面对李节也是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典礼正郎李芳远拜见大明天使!”只见来人向李节行了一礼道,他并不知道李节的身份,只知道李节是代表着大明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姓李,和宁君是你什么人?”李节这时也在好奇的打量着对方,同时他也觉得李芳远这个名字有点耳熟,好像在哪里听说过,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和宁君正是家父!”只见李芳远回答道,和宁君是李成桂在高丽的封号,他在夺得高丽的军政大权后,给自己加封了一长串的官职和爵位,这个和宁君只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这里也终于想了起来,这个李芳远正是李成桂的儿子,而且历史上的李芳远可相当牛逼,李成桂之所以能开创朝廷王朝,李芳远居功至伟,甚至在李成桂年老时,大权旁落于李芳远之手,为了夺位,李芳远发动两次政变,连李成桂立下的世子都被他杀了,李成桂也成为他手中的傀儡,最终李芳远夺得王位,成为朝鲜的第三位国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和宁君之子,请坐!”得知对方的身份后,李节也终于露出了几分笑容,并且请对方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芳远谦让了几下,最终还是坐到李节的对面,随即只见李节再次道:“令尊派你前来,可都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说有一支大明的船队要来,让我调集了一批补给在港口听命!”李芳远老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怪我怪我,事前没与和宁君说清楚,其实除了补给之外,我还有一件要事与和宁君商量,不知李典礼可否回去一趟,请和宁君亲自来商谈!”李节再次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需要我父亲亲自来?”李芳远闻言一惊,他父亲虽然手握大权,但在高丽依然有不少反对他们父子的人,所以李成桂也常年呆在开城坐镇,不敢离开半步,哪怕江华岛这里距离开城很近,但一来一回也要两天时间,如果被别人知道,很可能会有人趁机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上面这些,李芳远犹豫了一下也再次道:“不知是什么样的事情?父亲对我颇为信任,我也能帮着父亲处理一些事务,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,我也能替父亲做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却是打量了一下李芳远,似乎是在掂量对方的份量,过了片刻这才再次道:“李典礼你可知我们这只船队的目的是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知!”李芳远犹豫了一下摇头道,其实在见到大明如此庞大的船队时,他也吓了一跳,虽然他们父子与大明交好,但面对大明如此庞然大物,他们还是抱着十二分的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我们此行是属于军事机密,不过告诉你们父子也无妨,其实我们是为了倭寇而来!”李节缓缓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倭寇!”李芳远闻言也震惊得站了起来,相比大明,他们才是倭寇的第一目标,特别是高丽南部,更是深受倭寇之害,可惜他们国小力弱,根本无力应对倭寇的突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就在几个月前,我们已经肃清了大明沿海的倭寇,这次出征,就是为了彻底的解决倭寇的根源,也就是倭国的对马岛与九州岛,不过想要打下这里,却需要你们高丽的协助!”李节说到最后也再次微微一笑,只是谁也不知道,在这笑容背后,却藏着无穷的杀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