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五章 舟山岛上的渔民(上)

第一百四十五章 舟山岛上的渔民(上)

        宁波港外的舟山岛,这里是东南沿海的第四大岛,除了台湾岛,海南岛和崇明岛外,就数舟山岛的面积最大,后世时,岛上生活着四十多万人,舟山也以海水养殖闻名全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大明这个时期,舟山岛上的人口并不多,一共也才三四万人,岛上本来设有昌国县,后来为了防备倭寇,撤县改卫,设立昌国卫,主要用于防备宁波外海的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上次汤和就打算把整个舟山岛的百姓都迁到内陆,幸好被李节阻止了,现在岛上不光有当地的百姓,之前迁移的九姓渔民,也暂时安置在岛上居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头一个猛子扎进海里,好半天都不见人影,等到再冒出头来时,手中已经抓了两条手臂长的鱼,然后又一个猛子游回岸边,岸边的沙滩上已经有七八条他之前抓的大鱼,他把上衣脱下,把鱼兜起来背在身上,迈步向不远处的村子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头与父亲吴老大本来在鄱阳湖上打渔为生,不过光靠打渔实在活不下去了,幸好遇到了张定边去招募渔民,而吴老大本来就见过张定边,所以很快就做出决定,举家跟着张定边迁移,毕竟留在鄱阳湖上也是等死,还不如跟着张定边搏一搏,更何况张定边还治好了黑头母亲的病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头本就是个很胆大的年轻人,当初在鄱阳湖时,他就想着冒险出去挣钱,所以在得知张定边要带他们杀向海外时,更是兴奋的整夜睡不着觉,在他看来?    与其这么浑浑噩噩的活着?    还不如把脑袋栓在裤腰带上,说不定还能搏一个前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让黑头失望的是?    他们虽然来到了这里?    但他爹吴老大却不让参加操练,这种操练是从渔民中挑选青壮?    按照军队的方式来进行操练,以便最快的速度成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报名?    比如独子不能参加?    无后者也不能参加,结果他两样全都占了,反倒是他爹吴老大,虽然年纪大了点?    但因为识字?    而且小时候也学过一点武艺,所以反倒进入军中,而且还做了一个百户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黑头也有些沮丧,这段时间他和邹太师手下的人混熟了?    也听他们讲过海外的生活,相比他们在鄱阳湖上的憋屈?    这些人在海外虽然危险,但至少逍遥自在?    特别是那种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的生活?    更让他十分向往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黑头就来到自己住的村子?    说是村子?    其实就是一个临时的聚居点,村子里的房屋都修建的很随意,类似的村子在舟山岛上还有许多,黑头曾经去过附近几个村子,大都和他们一样,祖上都是陈友谅的旧部,这些村子大都是按批建造起来,一个村子里也大都是同一片区域迁移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黑头回来了。”黑头刚来到村口,就见一个坐在村口的老头和他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爷您怎么出来了?”黑头看到老头也急忙上前行礼道,这老头姓何,和他爷爷是一辈人,据说还在战场上救过他爷爷的命,因为老头行三,所以黑头平时都叫他三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边太阳好,出来晒晒太阳,你爹怎么样了?”三爷说着用缺了半个手掌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膝盖,他的手掌是在战场上丢的,腿则是因为常年住在水上,得了严重的老寒腿,每年冬天都疼的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,就是不让我去军队!”黑头提到这件事也是满肚子的怨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你娃儿从小就是个胆大的,上战场可不是闹着玩的,你家就留下你这一根独苗,要是出了事,你爹都没脸去见吴家的列祖列宗了!”三爷闻言也张着豁牙的大嘴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战场上危险,可何哥他们都去了军中,就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吃闲饭,真没意思!”黑头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道,何哥就是三爷的孙子,说起来三爷虽然残疾了,但却有五个儿子,十几个孙子,这些人有一半都进到军中效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就是有闯劲,不过你倒是和爷爷一模一样,当初他在战场上也是个不要命的主,好几次都差点死在战场上,也就是因为年轻时受的伤太多,所以他才走的那么早。”三爷说到最后也叹了口气,当初和他一起的老兄弟都走的差不多了,剩下的也大都疾病缠身,再也上不了战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爷爷福薄,三爷您是个福厚的人,等我们打下了海外,到时您就等着享福吧!”黑头看三爷有些伤感,当即开口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头这些人只知道要杀向海外,至于具体要打哪里,邹普胜等人并没有告诉他们,毕竟这属于军事机密,但这并不妨碍黑头对他们的信任,毕竟黑头等人的吃喝拉撒,全都由邹普胜等人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我抓了几条鱼回来,三爷您提回去两条,这海里的鱼可比湖里的鱼大多了,而且腥味还不大,煮成鱼肉粥最好吃了!”黑头说着鱼挑了两条,扯了根树枝串上,然后这才送到三爷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爷也没客气,接过鱼再次叮嘱道:“你小子虽然水性好,但海上风浪大,平时下海也要注意点,别游的太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爷您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!”黑头说完和三爷告辞,然后迈步向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头的家就在村子边上,是个用篱笆扎起来的小院子里,院子里有几个用树枝和茅草搭起来的窝棚,虽然看起来十分简陋,但对于常年生活在水上的黑头一家来说,能有块居住的土地已经让他们十分满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子,把鱼收拾了!”黑头推开篱笆门进到院子里,立刻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来了!”窝棚里的丫头清脆的答应一声,随即就见丫头穿着一身的新衣服走了出来,然后接过黑头手里的黑,麻利的收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头也打了盆水洗脸,不过当看到妹子身上的新衣服时,也不由得笑道:“怎么舍得干活也穿新衣服了,就不怕弄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在鄱阳湖时,丫头和母亲只有一套衣服,现在来到这边后,邹普胜给他们发粮食送布匹,这才让丫头有了第一件新衣服,结果她反而舍不得穿了,平时干活都要换上原来的旧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愿意!”丫头脸一红白了哥哥一眼道,女孩子都有爱美之心,她当然喜欢穿着新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害羞了,不过妹子你也长大了,也是时候该说个婆家了。”黑头再次取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,昨天我听娘说,咱爹正准备给你说门亲事呢!”丫头却是毫不示弱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亲事?我怎么不知道?”黑头闻言也是一愣,他还想着上战场呢,怎么能这么早就成亲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忽然只见栅栏门被推开,一身军号服的吴老大从外面走了进来,相比几个月前的落魄,现在的吴老大却像换了个人似的,不但腰板挺直了,人也壮实了许多,脸上的皱纹和头上的白发都少了大半,看起来足足年轻了十几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您怎么来了?”黑头看到吴老大也愣了一下,因为这个时候正是军中操练的时候,按说父亲应该呆在军里回不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事,我刚才和你刘叔商议好了,过几天就让你和刘家的丫头成亲!”吴老大畅快的大笑道,儿子的亲事定下来了,这么大的事情,他当然要请个假回来安排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叔?刘家姐姐要做我嫂子了?”正在杀鱼的丫头闻言也兴奋的跳起来道,刘家姐姐可是村子里有名的美女,关键是性格很好,丫头和对方也十分熟识,如果对方能成为自己的嫂子,当然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娶刘叔的女儿!”黑头闻言先是一愣,随即也是心中窃喜,毕竟刘家的女儿他也认识,那可是村子里有名的一朵花,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娶回家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你刘叔答应这桩婚事可不容易,你们快把家里的值钱的东西收拾一下,我去换几斤猪肉,再扯上几尺布,先把聘礼给下了,免得刘家再变卦!”吴老大当即再次吩咐道,也幸亏他现在成了百户,虽然没什么特权,但至少身份上比一般人要高,所以刘家才会同意把女儿嫁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要下聘礼,黑头和丫头也立刻跑去收拾东西,这时吴老大的婆娘也走了出来,得知儿子要娶媳妇时,更是高兴的直抹眼泪,当即帮着收拾家里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说实话,吴老大家里根本就是一贫如洗,一般人会有家陡四壁来形容人穷,可吴家倒好,连四壁都没有,只有几个窝棚,幸好他们这些迁移的人全都很穷,所以聘礼也简单,几斤猪肉再加上几尺布,就足以把婚事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吴老大的婆娘把家里所有得钱都拿了出来,这是他们迁移时把船给卖了,才换了一些铜钱,另外还有几样能换钱的东西,比如一把生锈的腰刀,这是吴老大的父亲留下的遗物,拿出去也能换点钱,虽然不多,但足够给黑头办卖婚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