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二次离京

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二次离京

        水西门外,李节即将乘船远行,朱允熥与刘英、刘义父子前来相送,知道他离京的人并不多,毕竟这次去倭国的任务属于机密,所以除了朱允熥和刘英父子外,李节也并没有把自己离京的消息告诉太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铁册军的操练十分重要,日后纯火器部队必将取代现在的军队,所以您也不能把所有事情都丢给沐兄,该操心的还是要操心!”李节最后拉住刘英的手再次叮嘱道,如果他不是必须要走的话,恐怕就会留在铁册军帮着沐晟一起练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铁册军那边我会盯着的,不过那帮勋贵世子被我夺走了奴兵,最近也开始闹腾起来,我现在的精力全都放在应付这些人身上了!”刘英说到最后也无奈的苦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铁册军本就是勋贵子弟带着家里的奴兵组建而成,之前他为了让沐晟练兵,把勋贵子弟手中的奴兵给调走了,这帮勋贵子弟虽然不成器,但也不愿意把自己带来的人交给别人,所以最近也开始找刘英去闹,为此刘英也十分的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好办,他们不是想要奴兵吗,那就让他们跟着自己的奴兵一起操练,看谁能吃得了这个苦!”李节却是冷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!”刘英闻言也是眼睛一亮,但随即又有些担心的道,“可若他们真的铁了心的跟着奴兵一起操练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更好了,如果他们中真的有人愿意下苦功操练,我反倒要佩服他们了,到时舅舅你可得好好的培养一下他们,这些人若是真的成长起来,以他们的家世,日后反而比一般的将领更容易出头!”李节再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之所以把勋贵子弟手中的奴兵调走,主要就是这些人不成器,根本不愿意跟着沐晟吃苦,并不是一定要夺走他们的兵权,所以如果他们愿意跟着一起操练的话,反倒是省了不少的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就这么办!”刘英当即点头道,说完他就猛然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刘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刘义被自己老爹的目光看的心中发毛?    毕竟是父子?    他对父亲还是十分了解的,当即也苦着脸道:“爹?    我可是您亲儿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亲儿子怎么了?你从小跟着我没吃过什么苦?    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现在有这个机会?    你又是我儿子,当然要做个表率?    过两天你就去沐晟手下报到?    让那帮勋贵子弟看看,连老子的儿子都不例外,看他们还怎么闹!”刘英眼睛一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弟!”刘义看到老爹这条路走不通,当即向李节求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?    若是铁册军练成了?    舅舅就是首功,说不定还能因此名垂青史,所以只能辛苦你了!”李节一把抓住刘义的双手叮嘱道,他可不是在开玩笑,世界上第一次纯火器部队?    这若真练成了,刘英身为指挥使?    绝对可以载入史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刘义无语,两个最亲的人都把他给卖了?    这下他想不去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李节又把目光投向朱允熥,于是迈步来到他面前道:“殿下?    铁册军日后肯定能成为军中的表率?    若是你有时间的话?    也可以去铁册军转一转,有什么问题可以向舅舅和沐晟他们请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算不说我也要去,我那个表弟最近可没少找我诉苦,而且还叫嚷着让我去铁册军给他做靠山呢!”朱允熥当即也是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对火器本来就很感兴趣,当初第一次出宫时,就是朱标带他和朱允炆观看沐晟的火器操练,如果不是宫中不允许,他真想带把火枪回宫里把玩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已经快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朱允熥,李节也有些感慨,当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殿下你真的是长大了,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,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,只有自己强大了,其它的事情都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朱允熥闻言也重重的点了点头,“李伴读你在路上也要多多保重,我姐还在京城等着你回来娶她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把倭国那边的事情搞定了,很快就会回来,替我向你姐问好!”李节说完向刘英父子打了个招呼,然后迈步就登上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随行的禁卫一声令下,船只立刻开拔,李节站在船头向刘英三人挥手作别,三人也站在码头久久不愿离去,直到李节的船转了个弯后,三人这才消失在李节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逐渐远去的金陵城,李节心情也颇为复杂,这是他第二次离京了,上次离京时,他们一家前途未卜,连他也不知道老朱的屠刀会不会落到自己身上?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这次离京李节就轻松多了,本来按照他当初的打算,在解除了生死存亡的压力后,就该想办法离开朝堂,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,可真到了这时候他才发现,自己还是太天真了,就算他现在想走,恐怕老朱也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所谓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,更让人绝望的是,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所以李节想逃都没地方逃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李节也可以选择乘船出海,找个无人的岛屿做野人,或者想办法去其它大洲转一转,不过以这个时期的情况,大明绝对是天下最为繁华兴盛的文明,欧洲也只是刚刚开始起步,所以去哪都不如在大明这里呆着,至于去做鲁滨逊开荒,李节更是没有半分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上面这些,李节也不禁叹了口气,不过万幸的是,老朱年纪大了,满打满算,估计也只剩下七八年的寿命,所以只要他能熬到老朱去世,也许就可以摆脱现在的劳碌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紧接着李节又想到,在老朱去世前,他必须改变朱标早逝的命运,否则万一真让朱允炆上了台,肯定没他好果子吃,就算找机会投靠朱棣,帮着朱棣夺位成功,但朱棣也同样不是个好相处的人,这点朱棣几乎和老朱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自己的老丈人好相处啊!”想到历史上的朱棣,李节也不禁低声自语道,老朱能教出朱标这么宽厚的儿子,也算是一个异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历史上的记载,朱标是在两年后巡视陕西时得了病,据说是为了迁都做准备,如果朱标不死,老朱肯定会把京城迁到北方,这样也可以就近监视朱棣这些手握重兵的北方藩王,加强大明对军事的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两年,可又该怎么改变老丈人的命运呢?就算阻止他去陕西,万一依然还是发病呢?”李节再次低语道,眉头也慢慢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!必须让他减肥!”李节忽然一拍船舷道,与其想办法改变朱标的行程,不如直接改变朱标的自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就算是以后世的标准来看,朱标也太过肥胖了,更别说大明这个时代很少见到胖人,所以朱标这个大胖子无论走到哪都十分显眼,而且他还不忌口,上次李节做的红烧肉,他自己吃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一胖,什么病都来了,最典型的就是三高,这可是基础病,也许本身并不要命,但却会给身体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,从而引发其它的疾病,比如脑血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前世时有个堂兄,就是在三十多岁时突发脑血栓,抢救后人虽然活下来了,但却成了植物人,而在这个时代,连抢救都做不到,只要发病几乎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减肥,必须要减肥!”李节当即做出决定道,等他从倭国回来,就必须把朱标减肥的事提上日程,当然他的话朱标肯定不听,但如果老朱发话,那朱标不听也得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朱标,李节也很快联想到朱玉宁,对于自己这位未来的妻子,李节还是很满意的,只不过朱玉宁的聪慧却也给了他很大的压力,有一个聪明的老婆是件好事,但如果自己的老婆太过聪明,那对丈夫来说可就未必了,别的不说,光是智商上的碾压就是个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幸亏李节是个后世人,对女子并没有什么歧视,如果换作另外一个人娶了朱玉宁,恐怕就不好说了,毕竟这是个男权至上的时代,一个女子若是表现的太聪明、太强势,恐怕很难会被丈夫所容忍,她的婚姻也可能会是一场悲剧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李节也为朱玉宁感到可惜,如果她生在后世的话,定然是个出色的女强人,可惜在这个时代,她就再怎么怎么聪明,也只能呆在男人的身后,不过这对李节来说也是一件好事,因为他将有一个强力的幕后帮手,不至于自己单打独斗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李节才想到朱允熥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朱允熥已经像是完全变了个人,变得更加大胆自信,而且也愿意学习许多新鲜的东西,这也是李节对他最满意的地方,现在朱元璋和朱标都对朱允熥得印象大为改观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朱允炆却跟着黄子澄,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和朱允熥之间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,日后无论是老朱还是朱标,肯定都会做出更加正确的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