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两边都不得罪

第一百四十一章 两边都不得罪

        穿过乱成一团的校场,李节跟着沐晟来到后面的营房,结果里面的情形更让他大开眼界,这些勋贵出身的世子们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,或赌钱或喝酒,反正就是没有一个干正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两人来到议事厅的位置,结果在门口就听到厅中传出一阵“咿咿呀呀”声音,似乎是有人在里面唱戏,而当两人进去时,只见宽阔的大厅中真的成了一个戏院,中间的高台上有两个戏子正在唱戏,而在戏台下面,一群人跟着戏文起哄,哪还有半点军队的样子?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这么胡闹,我舅舅也不管管?”李节看到厅中的情况也实在忍不住道,虽然铁册军不算正规的军队,但眼前这种情况也太离谱了,难怪沐晟说这帮人还不如前面的两个孩子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舅舅?”沐晟听到李节的话却是神情古怪,随即伸手一指台下的人群道,“李兄你仔细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扭头看去,结果这才发现,在最靠近戏台的位置,刘英一手拿着酒杯,脸上也带着几醉意的看着戏台上的表演,遇到精彩之处时,更是带头叫好,一副完全沉迷其中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表弟你也来了!”就在这时,人群的刘义也看到了李节,当即站起来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义一开口,刘英也看到了李节,当即也高兴的站起来,然后拉着李节走到众人面前大声介绍道:“各位,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就是我外甥李节,想必你们都听说过他的名声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李节的名字,下面正忙于享乐的勋贵世子全都是一愣,随即就纷纷站了起来,哪怕再桀骜不驯的人?    对李节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?    这并不仅仅因为李节是朱标的女婿,最重要的还是李节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李善长满门抄斩?    但李节一家却丝毫没受牵连的事暂且不提?    就说最近的一件事,锦衣卫都指挥使毛骧?    却被李节当做家奴使唤,让他挨家挨户的给商人送请帖?    这件事别人可能不知道?    但他们这帮勋贵却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现在锦衣卫凶名赫赫,勋贵人家也最怕锦衣卫登门,结果毛骧却被李节狠狠的羞辱了一顿,而且事后连个屁都不敢放?    光是这件事?    就让勋贵们知道,这个李节是个绝对不能招惹的人,眼前这些世子们也都受过家中长辈的叮嘱,因此见到李节时,也把平时的嚣张跋扈给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英见到李节也十分高兴?    当即把眼前的这些世子介绍给李节,比如有徐辉祖的弟弟徐添福?    傅友德的儿子傅让等等,相比之前见过的两个小屁孩?    这些人至少都成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与这些人一一见礼后,刘英也拉着李节陪自己看戏?    对于陪李节前来的沐晟并没有理会?    事实上徐添福等人对沐晟似乎也没什么好脸色?    看样子这几天为了操练的事,沐晟应该把这些人都给得罪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哪有什么心情看戏,当即拉着刘英低声道:“舅舅,咱们出去一下吧,我有些话想和您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英闻言看了看旁边的沐晟,然后考虑了一下这才点头道:“好吧,不过你可不要帮着别人做什么吃力不讨好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英说完这才站起身走向后堂,沐晟本想跟着一起去,但却被李节劝住,他想和刘英单独聊一聊。相比前面的喧闹,后面倒还算安静,至少可以商谈一些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你真的打算让铁册军这么放任下去吗?”刚一进后堂,李节也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要放任,陛下让我这个闲人担任指挥使唤,这意思还不明显吗?”刘英在自己外甥面前也不再遮掩,直接说出自己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铁册军毕竟是打着军中的旗号,舅舅你这么放任下去,日后难免会被人抓住把柄,另外陛下的性格您比我了解,万一陛下哪天想起来铁册军,到时责任还是在您身上啊!”李节说到最后时,也压低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李节提到老朱的性格,刘英也一下子露出犹豫的表情,老朱现在的性格越发的反复无常,而且喜欢迁怒于人,现在他让自己管着铁册军,可能真的不对铁册军抱什么希望,但万一日后老朱变卦,到时说不定他会被当成替罪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刘英露出沉思的神色,李节也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,当即再次道:“舅舅,就算铁册军真的要烂,也不能烂在您手里,至少表面的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也有道理!”刘英这时也终于点了点头,随即又无奈的一笑道,“其实现在铁册军的情况并非只是我纵容的结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李节闻言再次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那些人你也见了,表面上看这些人就是一帮任性胡闹的纨绔子弟,但其实这段时间我和他们混熟后才发现,原来这些人在来之前,大都受过家中长辈的叮嘱,现在的胡闹其实只是半真半假,大部分还是让外人看的!”刘英这时也低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立刻明白过来,看来老朱的屠刀已经把勋贵们吓破了胆,所以故意让这些勋贵世子在铁册军胡闹,他们表现的越是无能,越是能让老朱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,陛下若真的只是想看到一群无能的勋贵世子,直接将他们圈养起来就行了,又何必打着铁册军的旗号!”李节在沉思了好一会儿却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节儿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陛下心中也很矛盾,一方面是不希望勋贵们威胁到朝廷的稳定,另一方面,他又希望勋贵的后代不要忘掉他们先辈的武德,所以才特意成立了铁册军,否则的话,直接将他们丢进国子监读书,岂不是更加省心省力?”李节耐心的分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本就是一个十分复杂的人,有时候也经常做出一些十分矛盾的举动,比如他一方面要求官员清正廉洁,为此不惜用剥皮的酷刑震慑,另一方面却又对官员苛刻无比,将他们的俸禄算计到极点,几乎只够官员们吃饭,完全不考虑其它,这根本就是逼着官员去贪污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英听到李节的分析也连连点头,以他对朱元璋的了解,李节的分析可以说相当的准确,难怪自己这个外甥那么受老朱的重视,他几乎把老朱给看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陛下真的是这么想的,那节儿你觉得我该怎么做?”最后刘英直接询问起李节的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兵还是要练的,至于那些勋贵世子们,不管他们是出于自愿也好,或是出于演戏也罢,舅舅你对他们也不用太过管束,不过却可以让他们把手下的奴兵都交出来,然后让沐晟去主持操练,您陪着那些勋贵世子该怎么样还怎么样,这样一来,无论哪边都抓不住舅舅你的把柄!”李节当即建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李节是不打算管铁册军的事,不过今天见到铁册军的情况,却让他不得不管,毕竟他舅舅和表哥都在铁册军中,万一日后真出了什么事,刘英父子根本脱不开身,所以他也不得不插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就按你说的办,你把沐晟叫来,我和他商议一下!”刘英当即拍板道,自己外甥的话他还是十分相信的,至少李节绝不会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当即出了后堂来到前厅,然后把沐晟拉到一边,并且把自己说服刘英,打算把铁册军中的奴兵交给沐晟操练的事讲了一遍,当然前面他和刘英讨论老朱的话就不方便说了,不是不相信沐晟,而是这种话除了至亲之人外,绝对不能让其它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,指挥使若是把奴兵全都交给我操练,不出半年,我就能操练出一支精兵来!”沐晟闻言也十分兴奋的一拍巴掌道,之前他一个人势单力孤,最主要的是顶头上司刘英不和他一条心,所以他也有力无处使,现在总算是得到刘英的支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兴奋过后,沐晟却又看了看厅中寻欢作乐的勋贵世子们,随即又有些不甘的道:“可是这些人难道就真的不管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沐兄你怎么犯糊涂了!”李节闻言却是一笑,“人都是有从众之心,环境对人的影响可以说排在首位,比如拿操练这件事来说,如果军中大部分人都在沐兄的指挥下努力操练,就算剩下的人不想努力,却也难免受到影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沐晟却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,一时间还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真得沐兄你日后便知,而且就算有人真的铁了心自甘堕落,那也只是少数,沐兄你可不要太贪心了!”李节再次劝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沐晟闻言也赞同的点了点头,当即向李节抱拳行礼道:“多谢李兄的开导,这些话我记下了,这次也多亏了李兄相助,日后若有需要,沐某必当厚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~,沐兄说这些就太见外了,咱们快进去吧,舅舅还在里面等着呢!”李节闻言大笑一声,拉着沐晟就进到后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