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章 大场面斗拐

第一百四十章 大场面斗拐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吩咐刘管家准备了一桌酒菜,然后陪着沐晟喝酒,沐晟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,整个人都只顾着闷头喝酒,李节给他倒多少他就喝多少,一副要把自己灌醉的架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沐晟现在的情况,李节也并不意外,其实想想也知道,铁册军的成立,本就不是为了打造什么精兵,一帮子纨绔子弟聚在一起,能让他们安生相处已经十分不容易了,更别说让他们下苦功去操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李节的舅舅又是个懒散的性子,而且他也深知老朱的心思,所以他对铁册军的要求也不高,只要这帮子纨绔不给他惹事就成,至于操练啥的,他才懒的去计较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头不支持,下头不听话,光靠沐晟一个人,就算是累死他,也别想搞出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至半酣,沐晟也终于打开了话匣子道:“李兄,天下未平,现在更不是刀枪入库、马放南山的时候,否则我父亲也不必常年镇守在外,铁册军的那帮混蛋,他们的父祖也都是跟着皇爷爷打天下的人,可是这帮人却不思皇恩,反而只是一心的只求享乐,你说他们为何如此的没出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沐晟说到最后也是一脸的不解,他父亲沐英从小就教育他,要好好的学习本领,日后要报效朝廷,而他也是照着父亲的话去做的,可是在见到铁册军的纨绔后,才发现什么叫烂泥糊不上墙,哪怕他再怎么训斥怒骂?    可这帮人该怎么样还怎么样?    根本就是把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沐兄,人各有志?    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有志气?    特别是这帮纨绔子弟,从小就在长辈的庇护下长大?    每天都是锦衣玉食,更没吃过什么苦?    铁册军也并不是真的要成为什么精兵?    所以他们自然也不愿意跟着你操练了。”李节也耐心的劝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兄,别人也就罢了,甚至你表哥虽然懒了点,但也算听话?    可是你舅舅身为指挥使?    却丝毫不帮着我,反而和那帮纨绔子弟们混在一起,有他带头,你说我的话谁还会听?”沐晟这时干脆告起了刘英的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舅舅他……”李节闻言也是哭笑不得,他早就知道刘英不会把铁册军的操练放在心上?    只是没想到他干脆和那帮纨绔们混在一起,不过以他的性子?    做出这种事也并不奇怪,甚至可能在刘英看来?    这还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能够与各个公侯拉近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兄?    我听说你要去宁波?    那边似乎有仗可打?”这时沐晟忽然有些神秘的凑近李节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件事?”李节也有些惊讶?    张定边等人的事并没有公开,甚至还被朱元璋刻意封锁了消息,毕竟支持张定边这些人到倭国抢地盘,对朝廷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那么大的人员物资调动,朝廷就算是想封锁消息也很难,更何况我在宫中也有些关系,现在我对铁册军已经差不多死心了,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倒是想跟着李兄你去宁波,至少不用在京城受这种鸟气!”沐晟说到最后也对李节露出羡慕的表情,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离开京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波的事很复杂,并不像沐兄你想像的那样,而且就算你去了,恐怕也只是空欢喜一场,根本没有你发挥的余地。”李节再次耐心的解释道,攻打倭国出动的只是张定边这些人,根本不会动用朝廷的兵力,所以沐晟去了宁波也没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沐晟闻言也更加失望,当即端起酒碗一饮而尽,这才长出了口气道:“我怎么这么倒霉呢,想做点事都做不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沐晟说到这里却忽然抬头看向李节,目光中也带上几分希望的神色道:“李兄,你一向足智多谋,说实话,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,所以你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,解决我现在面临的困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李节听后却是暗自撇嘴,当初他就不看好铁册军,可是沐晟一门心思的想把铁册军打造成一只精兵,当时他不好说什么,现在对方撞了南墙,却想让他帮忙,关键是李节对练兵也是一窍不通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节犹豫着自己该怎么拒绝,毕竟这件事他实在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沐晟却再次恳求道:“李兄,你可是我最后的希望了,如果连你也帮不上我,那我也只能跟着那帮混帐们混吃等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沐晟可怜巴巴的模样,李节也实在不好当面拒绝,犹豫再三终于开口道:“过几天我就要动身去宁波了,趁着还有几天时间,沐兄你带我去铁册军走一趟,毕竟就算我想帮忙,也要亲眼看一看铁册军的情况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,有李兄出马,我就放心了!”沐晟闻言也大喜道,抢过酒坛给李节倒了一碗酒,随即自己抱着酒坛连饮数口。上次他练三段击出问题,就是李节帮忙,再加上这段时间李节做的那些事,更让他对李节满怀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可不像沐晟想的那么厉害,事实上李节只是实在不好拒绝,所以才决定去铁册军看一看,到时再想办法拒绝,这样也显得有自己有诚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沐晟喝的大醉,李节让人收拾了客房,把沐晟安置到家中休息,第二天一早,沐晟就生龙活虎的跳起来,拉着李节就往铁册军的驻地去,连早饭都是在路上随便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铁册军的驻地在城外,确切的说在定淮门外,本来定淮门内往北走一点,就是金陵城守军的驻扎地,大部分驻守在京城的军队都被安置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铁册军本来就特殊,甚至都不算是一支真正的军队,所以连入驻城内军营的机会都没有,而是被安置在城外的一座军营,距离军器局也不算太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是第一次来定淮门这里,当他们的马车在城门外的军营停下后,他这才跳下马车,旁边的沐晟则是甩鞍下马,他是武将,一般出行更喜欢骑马,哪怕乘车比骑马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站在军营门前打量了一下,发现整个军营修建的还算不错,营门外也飘扬着铁册军的旗号,门口也有士卒把守,看起来和普通的军营也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兄,咱们进去吧,不过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!”沐晟这时一脸苦涩的走上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李节闻言也大为惊讶,看沐晟的样子,这铁册军的问题似乎远超一般人的想像啊?

        沐晟却没再回答,而是拉着李节就往里走,结果刚一进营门,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阵阵喊杀声,这让李节也十分惊讶的道:“有人在操练,这铁册军似乎也并不像沐兄你说的那么不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哪是操练,我……”沐晟似乎想要解释,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,索性拉着李节加快脚步道,“李兄你来看看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时两人转了个弯,前面竟然是一片开阔的校场,只见在校场上,竟然有两只上千人的队伍“厮杀”在一起,猛一看似乎没什么问题,但仔细一看,李节却是瞪大眼睛,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?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在前面的校场上,两群光着上身的军士混战在一起,其中一方绑着毛巾,以便和对方区分,而这群将士一个个汗流浃背,一手抱着自己的一条腿,以另一条腿蹦着前行,然后以膝盖为武器,狠狠的与对方撞在一起,场面无比的激烈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这两帮人竟然在玩一种名叫“斗拐”的游玩,南方也有人称为“斗鸡”,李节小时候经常玩,可还是第一次见到上千人一起斗拐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让人无语的是,双方的队伍中各有一个孩子,身下骑着一个高大的士卒,大呼小叫的指挥着将士们斗拐,这两个孩子看起来都只有七八岁,身穿精致的小铠甲,一张小脸激动的通红,显然是出身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沐兄,这是什么情况?”李节指了指面前混乱的场面也一度无语,这么多将士不操练,却在两个孩子的指挥下玩斗拐,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幼儿园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左边那个孩子姓李,是曹国公李景隆的儿子,右边的那个孩子姓常,是开国公常升的儿子,这俩孩子顽劣不堪,平时最喜欢指挥着手下的奴兵玩打仗的游戏!”沐晟说到最后也一脸无奈,这两个孩子年纪太小,说不听打不得,他也完全没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铁册军连孩子都不放过!”李节更是无语,他本以为能来军中,最少也得成年了,可是老朱倒好,竟然直接把没成年的孩子都抓了进来,这还操练个屁啊?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这两个孩子还算好的,虽然顽劣,但却喜欢玩打仗得游戏,只要我想办法引导一下,日后还是有希望的,可是其它人就难说了!”沐晟再次苦笑道,说完就带着李节往校场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更加好奇,他倒是想看看其它的那些世子能纨绔成什么样子,竟然连两个孩子都不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