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九章 砸不碎的玻璃

第一百三十九章 砸不碎的玻璃

        解缙并没有发现李节的到来,他在经历了最初的自我怀疑后,很快就打起精神认真听课,在学业上,他是个轻易不肯认输的人,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考中了进士,虽然台上王司晨讲的有些东西他听不懂,但他却用自己过目不忘的本事,把对方的话全都牢牢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王司晨讲完课后,立刻有人站起来提出自己的疑问,王司晨也一一做了回答,解缙也想站起来提问,但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放弃了,一来是不好意思,二来是他心中的疑问太多,导致他都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解答过众人提出的问题后,王司晨也走下讲台,接着又换了一个人讲课,只是让人意外的是,这个人竟然身穿小吏的服饰,而且他也没讲天文学,而是讲了一个从工匠那里听到的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工匠们早就发现,用一个可以移动的滑轮来吊东西时,可以节省一半的力气,但如果把滑轮固定在高处吊东西,却一点不能节省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面这个现象是在什么时候发现的已经无从考证,工匠们世代相传都用这个办法,但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其中的原因,而这个小吏毕竟读过书,所以很快就对滑轮的作用产生了兴趣,不过他也没有一个准确的解释,今天提出来,只是想要借助大家的力量来解释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个滑轮的现象,不少人也十分感兴趣,这时也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,最后连解缙也忍不住站起来发言,对不对暂且另说,但这种热烈的气氛却让他想要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在最后也站起来走上讲台,当他出现时?    所有人都安静下来?    不过李节并没有帮着这些人解答之前的疑问,他虽然可以轻松的告诉这些人答案?    但正所谓授人以鱼?    不如授人以渔,关键是让他们具备寻求科学的精神?    所以李节只会在一些关键地方给他们指点一下,但却很少直接告诉他们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李节上台后?    环视了一下所有人?    当看到解缙时,他还特意和对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,随即这才清了清嗓子道:“今天我给大家也带来一样很有趣的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,然后从盒子里拿出一件泪滴形的玻璃?    并且向众人展示一下道:“玻璃大家应该都认识?    玻璃作坊就在旁边不远处,那么我想问一句,你们觉得玻璃坚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玻璃和瓷器一样,应该是很脆弱的东西,哪怕掉在地方都会摔碎?    远谈不上坚固!”这时下面有人立刻高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玻璃很脆弱?    不过你们信不信,我手中的这块玻璃?    却是用铁锤砸都砸不碎?”李节再次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,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?”这时朱允熥也不信的叫道?    他虽然是和李节一起来的?    但并不知道李节讲课的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殿下不信?    那不如就由你来亲自试一下如何?”李节再次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朱允熥当即答应一声,站起来就上了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把准备好的铁锤拿出来,并且让朱允熥测试了一下,确定铁锤没有问题后,李节这才把这个水滴形的玻璃放在桌子上,然后让朱允熥照着玻璃的大头砸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刚开始还不敢太用力,只是轻轻的敲了一下玻璃,结果发现玻璃竟然一点事也没有,这让他也慢慢的加大了力气,可桌子上的玻璃依然如故,最后他也急了,用尽全力的砸下去,可那看似脆弱的玻璃却还是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了,李伴读你确定这是玻璃,而不是透明的钢铁之类的?”朱允熥狠命的砸了几下,最终还是放弃了,只是却开始怀疑这玻璃的真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则是哈哈一笑,并没有急着解释,而是再次对下面的人道:“你们谁还想试一下的,尽管可以上台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面的人也早都等不及了,当即纷纷上台测试,可就算他们这么多人用尽全力的砸玻璃,但那块小小的玻璃就是一点事都没有,最后所有人都和朱允熥产生了一样的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大家都放弃了,李节这才再次笑道:“大家不必怀疑,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玻璃,不过你们用铁锤砸不碎它,但我却可以让瞬间化为齑粉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着又拿出一个小铁钳,然后夹住水滴形玻璃的尾部,并且让朱允熥等人站远一点,自己也把头扭过去,随即这才轻轻一用力,只听“呯”的一声,这个水滴形玻璃就像是爆炸了一样,彻底的变成子玻璃粉末四散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~”这下所有人都炸开了锅了,毕竟这个现象实在太神奇了,他们用铁锤都砸不碎的玻璃,竟然被李节轻轻一夹就碎了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们根本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,难道你会法术不成?”朱允熥第一个震惊的叫道,除了法术外,他实在想不出其它的解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是什么法术,而是一种物理现象,这个水滴形的玻璃,其实就是在玻璃融化后,将它倒入水中形成的,而这种形状的玻璃有个特点,那就是头部坚硬无比,用铁锤砸都砸不碎,但只要你轻轻的夹住它的尾部,微一用力它就会炸的粉碎。”李节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其实就是后世被称为鲁珀特之泪的玻璃制品,只不过现在李节把它搞出来,实在没必要再加一个英国殖民者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完又从盒子里拿出几个水滴形玻璃,让朱允熥他们自己试验,不过这东西在炸裂时还是有些危险的,万一溅到眼睛里就麻烦了,所以李节也叮嘱他们一定小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等人刚开始还有些怀疑,但是当亲手试验过后,也不得不相信这种神奇的现象,这也让他们围着李节,开始追问这种现象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依然没有解释,只是说让他们自己去研究,其实是李节自己也解释不清,因为这种现象涉及到后世的材料学和力学,就算是受过大学教育的人,也很少能理解这种现象,更别说这些古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课讲完了,也是时候散场了,李节与朱允熥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离开,不过就在这时,解缙却来到李节面前,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道:“李兄,那个……那个水滴形的玻璃能不能送我一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解兄你喜欢这个?”李节闻言也讶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对它很感兴趣,所以想回去仔细的研究一下。”解缙脸色一红道,刚才李节的演示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,甚至就像是为他推开一扇窗子似的,让他见识到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李节说着从盒子中挑出一个水滴形玻璃送给对方,然后再次笑道,“其实这个水滴形玻璃,以及之前的那个滑轮现象,都是天下万物本身就具有的特征,我将它们统称为物理,比如风为何流动,船为何能浮于水上等等,这些看似寻常,但却蕴含着无尽的道理,希望解兄你日后能为天下人解开这些谜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物理?”解缙闻言也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字的含义,心中打开的那道窗似乎也更加明亮了,一条前所未见的道路似乎就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兄,我日后还能来听课吗?”最后解缙神情的坚定的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,这个课本就是开放的,任何人都可以来听讲,也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,日后我也希望解兄你能踊跃参与!”李节当即点头道,他让解缙来的目的就是如此,以解缙的聪明才智,放在官场上实在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李节也经常来热气球作坊上课,每次都会见到解缙,刚开始对方只是认真听课,后来也开始积极的参与其中,甚至主动上台演讲,虽然解缙是半路出家,但以他的聪明才智,很快就跟了上来,甚至还能发表一些新奇的观点,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位于热气球作坊的课堂本来只是李节的无心之作,最初只是为了给钦天监的官员讲算学,但后来讲的内容越来越杂,物理、化学甚至是生物的一些内容,也开始搬到台上演讲,而这也吸引了更多感兴趣的人,有官员也有小吏,甚至连一些京城的读书人也慕名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现在这个课堂的规模还很小,而且也只是在一个小圈子内传播,但李节却相信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个课堂的规模会越来越大,参与的人也会越来越多,而课堂上产生的内容,也会慢慢的传播出去,迟早会由量变引起质变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李节也要准备去宁波的事宜了,然而就在这天,沐晟却忽然不请自来,手中还提着一坛子烈酒,见到李节就立刻道:“李兄,我来找你喝酒了,今日咱们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看到沐晟的模样却是吓了一跳,只见对方两眼通红,两颊凹陷,整个人都瘦的脱了相,头发胡子也乱糟糟得,一副郁郁不得志的模样,再想想上次见面时,沐晟还是一副意气风发,短短几天就发生这么大的变化,不用问也知道,肯定是铁册军的操练出了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