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七章 智商有余,情商不足

第一百三十七章 智商有余,情商不足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兄,时间还早,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小酌几杯如何?”刚出暖阁,解缙立刻主动向李节邀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求之不得!”李节也立刻答应道,他对解缙也同样很好奇,当然也想结交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两人一同出宫,然后找了个不起眼的小酒馆,现在还不到饭点,酒馆里也没什么客人,两人找了个角落坐下,然后要了几个小菜和一壶酒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不擅饮酒,但还是陪着解缙喝了几杯,不过解缙似乎是有什么心事,喝起酒来也很猛,很快就有了几分醉意,当即话题一转道:“李兄,我真是挺羡慕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解兄言重了,你年纪轻轻就贵为翰林学士,天下不知有多少读书人羡慕你呢!”李节闻言也是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解缙是江西人,后世江西是个很没存在感的省份,甚至不少江西人戏称自己为阿卡林省,但其实在明朝时,江西却是个出学霸和考霸的地方,纵观整个大明,许多内阁大学士都出自江西,比如解缙、杨士奇等,甚至当时有句名言,叫做“朝士半江西”,一半的官员都出自江西,由此可知当时江西人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翰林学士?”只见解缙却面带苦涩的自语一声,“翰林学士虽然清贵,但其实根本没什么用处,我入朝两年,除了写写文章,帮着陛下润色一下圣旨外,根本什么都没做成,反而还因为心直口快得罪了朝中权贵,今日陛下召我前去,其实是骂了我一顿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解缙的话却并不意外,提到解缙,许多人第一想到的就是他主持编纂了《永乐大典》,而且还贵为内阁大学士,但在明初时?    内阁大学士的品级并不高?    也只是皇帝的顾问,对朝政并没有直接的处理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解缙这个人的书生气太重?    虽然有见识?    但却因为说话太直,不会做人?    导致他在朝堂上得罪了不少人,最后他的死也是受小人馋言所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解兄?    我想问一句?    你读书是为了什么?”只见李节这时放下酒杯,沉吟了片刻这才开口问道,人人都说解缙是天才,但就算是天才?    如果不刻苦努力的话?    也很难在二十岁之前考中进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读书当然是为了报效朝廷,以自身的才学造福百姓,所谓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,这正是我吾辈读书人的最终追求!”解缙说到最后也露出严肃的表情,他和李节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?    但却有种一见如故之感,毕竟在之前?    他早就与李节神交已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解兄说的不错,你年纪轻轻就高中进士?    正是一展抱负的时候,只不过在我看来?    解兄你其实并不适合做官!”李节想了想终于还是直接道。解缙聪明绝顶?    但他的才能大都在学术上?    而不是应对官场的勾心斗角,所以他更应该做一个学术型人才。

        让李节没想到的是,解缙听到他的话并没有生气,反而愣了一下,随即就露出沉默的表情,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叹了口气道:“李兄你果然见识过人,一眼就看出了我最大的缺点,其实这两年我也一直在怀疑自己,明明有时候我并没有恶意,可为何还会得罪别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解缙最后的那句话,可谓道尽了一个“智商有余、情商不足”之人的苦楚,甚至有时候他们明明是好意,但说出来的话却同样十分伤人,如果对方是君子,倒也罢了,可若是遇到小人,那他们恐怕就要倒霉了,而官场上最缺的恰恰就是君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兄,你既然能看出我的问题,还请你给我指条明路!”最后解缙忽然站起来向李节行了一礼道,这次他得罪了人,被朱元璋训斥了一顿,下次可能就没有这么好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没想到解缙竟然向自己讨教,当即也站起来还礼,然后拉着对方又坐下,只不过他却没有立刻开口,而是陷入到沉思之中,解缙也不敢出言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解缙在刚中进士时,还是十分受朱元璋器重的,经常将他带在身边,连圣旨都由解缙来草拟,甚至朱元璋还曾经对解缙说,从礼法上他们虽然是君臣,但感情上却更像是父子,所以让解缙知无不言,结果解缙也十分实诚,第二天就呈上万言书,指出大明朝政的一些弊端,后来他更是献上《太平十策》,也得到了朱元璋的夸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解缙身上的缺点也很明显,在朝堂上得罪了不少人,比如兵部尚书沈潜,以及御史袁泰等人,最后连朱元璋也觉得他性情冲动,再这么下去,可能会引起大臣们群起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朱元璋就把解缙的父亲召来京城,让他把解缙给领回家了,没错,就像是一个孩子犯了错,然后老师把家长叫来,让家长把孩子带回家管教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上面这件事也能看出,朱元璋真的把解缙当成一个孩子了,那句“情同父子”应该不是虚言,另外也能看出,解缙的性格可能真的像孩子一样,天真有余却又不知轻重,得罪别人可能还不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李节沉默了许久,最后终于抬头道:“解兄,你想报效朝廷,造福天下百姓,这点我十分佩服,只不过想要做到这两点,其实并非一定要做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做官?那如何造福百姓?”解缙闻言却是一脸的愕然,读书做官,然后再以官员的身份达成自己的理想,这几乎是所有读书人的固定思考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知道自己和这个时代的人有巨大的思想代沟,光靠言语来解释根本行不通,所以只见他神秘的一笑道:“解兄,明天下午,在军器局旁边的热气球作坊中,那里有一群很有趣的人,也许你能在那里找到答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热气球作坊?那里不就是造热气球的地方吗?”解缙闻言也更加不解,热气球他当然知道,甚至在热气球起飞时,他就站在朱元璋身后,亲眼见证了那场震撼人心的飞行,至于热气球作坊他也听说过,只是从来没去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那里可不仅仅造热气球,解兄你去了自然就会知道!”李节却再次神秘的一笑,说完就起身告辞,毕竟他已经给出了提示,至于解缙去不去,那就要看他自己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刘英火急火燎的从城外回来,他是过了长江才被朱元璋派去的人追上,当得知自己就是铁册军的指挥使时,他也是哭笑不得,急忙连夜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和刘义也早就在水西门等候了,当看到刘英下船,两人也立刻迎了上去,其中刘义更是开口就抱怨道:“爹,您之前四处打听,结果现在倒好,打听来打听去,谁承想您就是铁册军的指挥使,早知道我和表弟哪还用得着去找沐晟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刘英却没理他,而是一把抓住李节问道:“陛下那边怎么样,他知道我离京后肯定很生气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昨天的确有点生气,等下我和舅舅一起去见陛下,到时舅舅您也要小心些!”李节老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朱元璋果然生气了,刘英也一下子变得忐忑不安,早知道如此,他无论如何也不敢擅自离京,但这件事不能怪他,要怪就怪老朱自己,明明铁册军什么都准备好了,却一直没有公布指挥使的人选,结果他刚一离开,老朱那边就派人把他追了回来,简直就是耍人玩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您也不必太担心,陛下生气归生气,但顶多也就是骂几句,不会拿您怎么样的。”李节看到刘英的模样也急忙出言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!”刘英再次叹了口气道,说完就和李节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皇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进暖阁之前,刘英特意把自己的头发弄乱了一些,衣服也揉皱了,看起来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,旁边的李节也感觉有点眼熟,这招好像当初朱标也用过吧?

        得到通报后,刘英与李节这才一同迈步进到暖阁,只见朱标也在这里,这让李节也是心中一松,自己这位老丈人的人品还是很好的,有他在,就算老朱真生气了,他也能帮着劝一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刘英拜见陛下!”刘英进来后立刻向坐着老朱行礼道,随即双向朱标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到哪才回来的?”只见朱元璋头也不抬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过长江,臣的行李正从船上往下搬呢,就被宫中的人追上了。”刘英老老实实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回老家是吧,凤阳皇陵还缺个把门的,那里是你家的地,要不要朕下道圣旨,让你们老刘家世代守护皇陵?”老朱这时终于抬起头,目光凌厉的盯着刘英道。当初他父母去世,没有地方安葬,是刘英的父亲把自家的地让出一块,这才让朱元璋安葬了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英也吓得一哆嗦,守皇陵可不是什么好差事,就像后宫中的女人被打入冷宫一样,几乎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刘英也不敢辩解,于是委屈巴巴的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臣家的地就是陛下的地,臣也是陛下的人,陛下让臣干什么,臣就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心口不一!明天滚去五军都督府领职!”朱元璋并没有真的生气,骂了两句直接就挥手道,刘英虽然滑头,各方面也比较平庸,但胜在一个忠心,这点老朱对他还是十分放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陛下!”刘英闻言也是大喜过望,当即行了一礼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是松了口气,正想告辞离开,不过老朱却叫住他道:“你留下,有件事还要吩咐你去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