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打着灯笼找自己

第一百三十六章 打着灯笼找自己

        金陵城西水门,李节与刘义送刘英上船,三人站在船头依依惜别,最后刘英更是拉着李节的手道:“节儿,我这一趟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,你表哥就托付给你照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你这话就不对了吧,我好歹也是表哥,应该是我照顾表弟才对吧?”旁边的刘义听到父亲的话却有些不高兴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表哥?”刘英却是白了一眼儿子,“看看你表弟最近做的这些事情,有哪一件是你能做到的?而且你天天游手好闲、不学无术,说不定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,若没有节儿盯着你,我才不放心把你一个人扔在京城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义被老爹的一顿抢白噎的直翻白眼,没想到老爹竟然这么看自己,不过他对李节也是心服口服,别人不了解,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个表弟的本事,换做任何一个人,恐怕都没办法从李善长的案子中保着家人脱身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表哥这边你放心吧,我爹娘那边就拜托您了,另外让他们保重身体,不用担心我!”李节也是笑着开口道,他老家在濠州定远县,刘义则要去凤阳,两地本来就紧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可能会在定远多呆一段时间,毕竟凤阳那边可能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!”刘义这时也叹了口气道,如果不是没有办法,他也不想离开繁华的京城,凤阳虽然号称中京,而且还被朱元璋扩建,甚至迁移了不少富户,但依然无法与京城相比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不早了,刘英也要启程动身,于是李节与刘义下了船,然后站在岸边挥手为对方送行,直到刘英的船消失在远处的河道中,两人在岸边又站了好一会儿,这才转身回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刘英离京,李节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话带给父母,只是给他们买了不少的东西,托刘英带回去?    毕竟定远县是个小地方?    有些东西也不容易买到,特别是笛儿?    李节给她买了不少点心零食?    只是刘英路上要走好几天,也不知道在路上会不会坏掉?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?    后天你就要去铁册军报到了,有没有什么担心的?”路上李节笑着刘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担心?    那天沐晟的样子你也见到了?    我担心自己的小身板进到军中,都不够他糟蹋的!”刘义一脸自怨自艾的表情道,想到要亲自下场操练,他就感觉人生无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~?    表哥你也不要太悲观了?    你这么年轻,操练一下就当是强健体魄了。”李节闻言也是大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倒轻松,要不你也去铁册军操练几天试试?”刘义撇了撇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想去,可我不够资格啊!”李节再次笑道,别说李善长不在了?    就算李善长活着,他这个庶出的孙子也没资格去铁册军?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他和刘义估计是半斤八两?    进到军中真操练的话,估计用不了几天就能磨掉一层皮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二人一路开着玩笑?    先是回到义惠侯府?    刘义回家准备后天去铁册军?    不过李节并没有下马车,因为他还要进宫一趟,户部那边的交接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,他也要向朱元璋禀报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李节乘着马车进到皇城,然后步行来到暖阁示见,朱元璋也很快让他进来,不过让李节意外的是,暖阁中除了朱元璋外,竟然还有一个十分年轻的官员,只见对方大概二十岁左右,身穿翰林服,显然是一位翰林学士,也就是说,对方最少也是进士出身,这让李节也大为惊讶,毕竟如此年轻的进士可十分少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李节参见陛下!”李节打量了年轻翰林几眼,随即就向朱元璋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朱元璋依然是单刀直入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个人最讨厌绕弯子,对大臣也是一样,有什么事就直说,比如之前有个大臣写了一份上万字的奏本,结果老朱看了一半还没看出他想说什么,气得把就这个官员抓起来打了一顿,后来经过官员解释后,他觉得官员说的有道理,于是又赏赐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办妥了,那些财物交由户部接管,陆续会送到宁波那边!”李节立刻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办的不错!”朱元璋满意的点了点头,接着又十分随意的指了指旁边的年轻翰林介绍道,“他叫解缙,是前年的进士,现任翰林学士,你们年纪相仿,也都是朕的心腹,日后可以多亲近一些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解缙的名字也是心中一惊,当即抬头打量着这位历史上的解大学士,说起来解缙才是真正的神童,五岁学诗文,七岁写文章,十一岁就能过目不忘,十八岁就中了解元,次年就中进士,并且在同年成为翰林学士,简直就是古代读书人最理想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解缙的命运却十分坎坷,可能是因为他少年得志,性子有些傲,所以在官场上得罪了不少人,几经起伏后,最后得到朱棣的重用,成为内阁大学士之一,但后来还是因为介入到朱棣几个儿子的立储之争,最终被锦衣卫埋入雪中冻死,死的时候还不到五十岁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解缙坎坷的一生,李节也暗自叹息,不过还是笑着向解缙行礼道:“原来是解翰林,久仰大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客气了,在下对您也是仰慕已久,日后还请李伴读多多指教!”解缙也十分郑重的向李节还礼道,现在李节的传奇事迹早就传遍了京城,解缙一向心高气傲,很少服人,但是面对李节却还是不敢托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两个要客气等下去再说!”这时朱元璋却打断了两人,随即又向李节问道,“你舅舅最近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舅舅?”李节闻言也是一愣,朱元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问起舅舅的情况?不过他还是如实回答道,“启禀陛下,我舅舅今日他刚离开京城,准备回凤阳老家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回老家干什么!”朱元璋闻言先是一愣,随即又气的一拍桌子道,他让五公十侯归乡,其实就是效仿‘宋太祖杯酒释兵权’,可刘英只是个安乐侯爷,根本一点兵权都没有,所以在老朱看来,刘英在这个时候回去就是瞎凑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舅舅说他最近身体不太好,老家那边的水土养人,所以想回乡休息一段时间!”看到老朱生气,李节急忙编了个瞎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知道老朱为何生气,只不过他也不想一想,之前杀了那么多的公侯,京城中人人自危,爵位越高越害怕,刘英本来就不是什么胆大的人,回老家避避风头简直太正常了,而且不仅是刘英,城中只要能走的勋贵都走了,刚才他给刘英送行时,就遇到好几拨勋贵离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,凤阳那穷地方养个屁人!”老朱却是毫不留情的戳穿了李节的谎言,他就是在凤阳长大的,如果凤阳真的养人,他爹娘和兄弟姐妹就不会早早都死了,他自己更是穷的去做了和尚,后来四处流浪,说好听点是化缘,说难听点其实就是个要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有些尴尬,不过他现在也习惯了,当即厚着脸皮道:“陛下,我舅舅他才刚走,不知您有什么事情,如果紧急的话,可以派人把舅舅叫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要把他叫回来,他走了,铁册军谁来管?”朱元璋说着就吩咐人,立刻快马加鞭去追刘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铁册军?”李节这时却一脸的不敢相信,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问道,“陛下要让舅舅去担任铁册军的指挥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朕考虑了许久,最后还是觉得你舅舅最适合担任这个职位!”朱元璋依然余怒未消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这里也是哭笑不得,之前刘英四处托人打听铁册军的指挥使,却没想到他自己就是指挥使,这叫啥?贼喊捉贼?似乎有些不合适!大水冲了龙王庙?还是不太恰当!李节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件大乌龙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舅舅似乎并不擅长统兵,把铁册军交给他统领,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?”李节很快就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英虽然精明过人,但精明并不意味着有才干,事实上刘英各方面都比较平庸,连义惠侯的爵位都是捡来的,以前也只是做过朱元璋的护卫,基本没立过战功,现在让他统领一军,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,以刘英懒散的性格,肯定也不愿意接这种苦差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会领兵,不是还有沐晟吗,而且朕又没打算让铁册军上战场,让他好好的替朕守着铁册军就行了,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得话,要他何用?”朱元璋闻言却是脸色一板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的话却让李节一下子醒悟过来,铁册军本来就是一群人质,铁册军的指挥使,其实就是帮着朱元璋看守这些人质,根本不需要什么才能,只要忠心就行,从这一点来看,刘英反而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很快对沐晟产生了巨大的同情,他可是以极大的热情投身铁册军,想要把铁册军操练成一支精兵,可是不但朱元璋不支持,下面的世子估计也不会老实听话,现在连他的顶头上司,都是刘英这样得过且过的人,整个铁册军只靠他一个人的热情,光是想想都感觉有些悲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