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四章 可歌可泣的送死精神

第一百三十四章 可歌可泣的送死精神

        “您……您怎么知道?”顾学文闻言也震惊的瞪大眼睛,他们给蓝玉送钱这件事十分隐秘,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除了他们自家人外,应该没有别人知道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小看锦衣卫的能力,就算你们能保密,可蓝大将军那边却未必能保密!”李节笑呵呵的回道,之前他让锦衣卫收集富商的资料,顾学文给蓝玉送钱的事就记录在上面,由此可知,蓝玉身边肯定也有锦衣卫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文听到锦衣卫这三个字也吓的打了个哆嗦,虽然他对锦衣卫十分畏惧,但锦衣卫的监视对象主要还是官员,所以身为商人的他对锦衣卫的可怕并没有切身体会,直到现在李节一语道出他给蓝玉送钱的事,才让他感到无比的惊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地恐惧过后,顾学文又感到有些为难,当即再次道:“多谢李伴读提醒,不过我们这些商人也不容易,背后若是无人支持,连生意都做不成,巴结权贵也是无奈之举,还请李伴读体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沈家都经历了两次大难,难道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?”李节闻言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提起沈万三,人们想到的都是天下第一的首富,但在李节看来,沈家虽然有钱,但整个家族都对政治一无所知,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政治白痴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以沈万三为例,当初张士诚守苏州,足足挡住朱元璋的大军八个月,苏州百姓对张士诚也十分支持,沈家做为苏州首富,当然也给张士诚提供了很大的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张士诚兵败后,沈万三可能为了避免朱元璋找自己算账,于是拼命的表现自己,又是帮着修城,又是出钱犒劳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沈万三做的太过头了,反而引起老朱的不满,最终自己落得个流放、客死异乡的下场,这也是沈家遭遇的第一次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还不算完,沈万三虽然死了,但沈家的生意还在,而且沈家可能觉得上次的打击是因为自己在朝中无人,于是他们就想办法巴结上了当时的宰相胡惟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更惨,胡惟庸案发时?    沈家的几个嫡系子孙被抓?    沈家的生意也大受影响,如果不是顾学文硬撑着?    恐怕沈家已经倒在胡狱之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接连受到两次打击?    沈家应该老实了,但是在原来的历史上?    顾学文却又想办法巴结上了蓝玉,后果就更别说了?    蓝玉案发时?    沈家被彻底清算,沈家的生意更是因此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初四大案,沈家竟然经历了一半,而且还是他们主动送上门的?    这种上赶着送死的精神?    简直称得上是可歌可泣。当然这也多亏了沈家财力雄厚,否则换作其它人,恐怕一次打击就彻底的玩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现在要用到沈家,毕竟他们以前就是有名的大海商,日后想要彻底的打破海禁?    也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,所以才给顾学文提了个醒。蓝玉的嚣张跋扈李节见识过?    所以他敢断言,就算朱标不死?    蓝玉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文没想到李节对自己家的情况这么清楚,竟然知道沈家之前经历了两次打击?    特别是第二次?    就是因为他们想巴结胡惟庸?    结果上错了船才受到牵连,难道说蓝玉会成为第二个胡惟庸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顾学文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随即就一脸焦急的问道:“李伴读,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没等顾学文把话说完,就被李节挥手打断道:“好了,我只是给你提个醒,至于听不听全看你自己,最后我还是想劝告你一句,安心做生意即可,离朝堂上的官员远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完也没再解释,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转身就出了房间,如果不是沈家对自己有用,他才懒的说这些,对方不听他也不会强求,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当然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,比如李善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还早,于是李节就到街上买了几样礼物,然后来到义惠侯府探望舅舅刘英,门子当然认识李节这个表少爷,所以根本不用通报,李节提着礼物就进到府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进府门,李节就吓了一跳,只见府门前的空地竟然变成了一片校场,上百个精壮汉子正在拿着木刀操练,旁边还有几个教头模样的人负责监督,而在校场的边上,却打着一把凉伞,刘义坐在伞下的椅子上,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这些汉子们操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,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啊?”李节笑呵呵的上前问道,他来义惠侯府也不少次了,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弟你可来了,还不是被铁册军给闹的!”刘义看到李节也立马跳了起来,脸上也满是无奈的表情,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做个混吃等死的悠闲侯爷,可朝廷要他去铁册军报道,而且还要自带一百多奴兵,所以就有了现在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你带的奴兵?从哪找的?”李节闻言也好奇的问道,所谓奴兵,并不是奴隶,而是奴仆,大明的将领都喜欢用家仆做亲兵,一是家仆忠心,二是家仆能够接受足够的军事训练,素质远超一般的士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老家那里招募来的,我们刘家好歹也是凤阳的大族,招募一百多人还是很容易的,而且他们跟着我也不会吃亏,日后说不定还能搏个前程。”刘义有气无力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帮奴兵都是刘氏家族的穷苦人家出身,一个个年纪不大吃的却不少,家里养不起他们,听说刘义这边招兵,想着都是一家人,别的不说,饭肯定管饱,所以这帮人都十分踊跃的报了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去铁册军报道了吗,军队的驻地在哪,又由谁来统领你们?”李节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呢,驻地估计就在城外,至于谁来统领,我爹也正找人打听,不过依我看,恐怕谁都不愿意接这个苦活,毕竟一帮子公侯家的世子聚在一起,打架闹事的肯定不少,管都不好管,我让这帮人先操练着,就是怕日后和别人冲突时吃亏。”刘义说到最后也是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后更是无语,刘义这哪是要参军啊,根本就是去打群架。不过铁册军本就是老朱手里的人质,估计他也没想过让这帮纨绔子弟上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咱们去见我爹,估计等铁册军的事情定下来后,我爹也要回老家躲着了。”刘义说着让人接过李节手中的礼物,然后拉着他就去了内宅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英正在书房里看书,见到李节这个外甥也十分高兴的道:“节儿你来的正好,我也正想去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我?”李节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娘走之前托我把宅子收拾一下,现在已经收拾好了,里面的管家奴仆都是我安排的,你随时都可以去住!”刘英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宅子?”李节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娘买的宅子啊,难道你忘了?”刘英再次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这才想起来,当初他立下大功得到不少的赏赐,所以李夫人就想买套大宅子,毕竟他们被赶出来后,住在那个小院子里实在不方便,只不过李夫人刚买好宅子,李善长就出事了,买好的宅子也没时间收拾,等到他们一走,李节就更懒的收拾了,反正他就一个人,住在那个小院子也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劳舅舅操心了,等我有空了就搬过去。”李节当即向刘英道谢,自己爹娘离京了,幸好还有这个舅舅为他操心,虽然他对住的地方要求不高,但舅舅的好意还是要接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弟你搬家的时候叫我一声,我去帮忙,现在那个小院子连个下人都没有,实在不方便!”旁边的刘义这时也为李节高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刘英却再次对李节道:“节儿,听说你认识沐英的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说的是沐晟吧,我和他还算比较熟。”李节闻言也点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我已经打听清楚了,铁册军的副指挥使就是这个沐晟。”刘英闻言十分高兴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沐晟竟然去了铁册军!”李节闻言先是有些惊讶,不过仔细的想一想,沐晟还真是合适,他虽然不是沐英得嫡长子,但却是朱元璋的干孙子,在身份上也能压住那帮世子们,而且沐晟可不是纨绔子弟,他精于练兵,铁册军在他手里,说不定真能练出个模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他熟悉就好,日后你表哥在他手下做事,有时间了你带你表哥去拜访一下,让他帮着照顾一二!”刘英这时再次高兴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,他还欠我几个人情,以表哥的性子,也不会主动惹事,到时有沐晟照顾,肯定不会有事的!”李节闻言也立刻答应道,当初沐晟练三段击,还是他提供了帮助,而且他还提醒沐晟,他的大哥沐春没有子嗣,这个人情可相当重,请他照顾一下刘英并非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沐晟是副指挥使,那正指挥使是谁?”刘义这时却好奇的问道,李节闻言也同样露出好奇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让两人失望的是,刘英却是两手一摊无奈的道:“我也想知道谁是指挥使,可无论我怎么打听,都没有听到关于这个人选的任何风声,估计只有陛下和太子知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