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一章 空手套白狼

第一百三十一章 空手套白狼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群混帐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狠狠的一拍桌子,把旁边的朱标吓了一跳,急忙走过来问道:“父亲您怎么了,为何发这么大的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看!”朱元璋气呼呼的把一份奏本扔到朱标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接住奏本打开,结果发现这是一份吏部送来的奏本,主要是禀报上个月官员奔丧的人员名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奔丧这种事,大明虽然没有明文规定,但按照以前流传的习俗,无论是父母、叔伯、兄弟等人去世后,官员都会去奔丧,按照亲缘远近的不同,服丧的期限也不同。比如父母去世,按规定要守孝三年,而祖父母去世了,则需要守孝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左看右看,却也看不出这份奏本有什么问题,于是开口问道:“父亲,这不过是一份例行公事的奏本,应该没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没问题!”朱元璋依然怒气未消,“我记得清清楚楚,上上个月,奔丧守孝的官员才只有九个,结果上个月就一下子变成了十七个,他们回家守孝,朕还要给他们发放俸禄,光拿钱不办事,简直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闻言也是哭笑不得,虽然他早就习惯了老朱无理取闹,但这次还是感觉父亲有些太苛刻了,不过他还是耐心的劝道:“父亲,生老病死这种事谁也没办法,毕竟人家的亲人去世了,总不能不让他们回去服丧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,李节家里死了那么多人,他不照样还得给朕干活?”朱元璋大眼一瞪道,甚至直接把李节拿出来做例子,丝毫没想过李节那些亲人全都是被他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朱标闻言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,李节和别人根本不一样,别人干活是为了挣钱,李节干活却是为了挣命,他倒是想休息,可自己这位苛刻的老爹在上面盯着,他敢休息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,官员们也不容易,平时政务繁忙?    借着守孝期间休息一下?    也能表现出父皇对臣下的体恤!”朱标憋了半天,总算又想出一个理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忙?”朱元璋闻言却是冷哼一声?    “他们再忙能有朕忙吗?能比你这个太子还忙吗?什么时候你见过朕扔下朝政大事不管?    跑去为别人服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您不是孤儿吗?”朱标挠了挠头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老朱这话简直太不要脸了,他爹娘早死?    兄弟姐妹也全都死了,他和朱标就算是想服丧?    都找不到人让他们去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老朱被儿子的话戳穿?    当即脑羞成怒,习惯性的伸手就要抓砚台,不过手伸到一半终于还是停了下来,毕竟之前他答应过不再打朱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看到父亲伸出一半的手也吓的冷汗直流?    当即认错道:“父皇息怒?    儿臣失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朱这时也一肚子气,但不好对儿子发作,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发泄的借口,只见他一把抢过吏部的奏本怒道:“这个奔丧守制必须要变,否则一个人如果连着有五六个丧期?    岂不是要连休数年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老朱的话也有道理,奔丧守孝的确太耗费时间?    特别是这个时代交通不发达,如果去世的亲人距离比较远?    光是路上一来一回可能都要一年,如果几个丧期连在一起?    服丧十年以上也并非不可能?    古人的寿命又比较短?    根本架不住这么消耗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闻言也沉思了片刻,随后也点了点头道:“父皇的话也有道理,不过该如何改变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吏部出面,由他们上书,解除百官期年奔丧之制,除父母去世外,其余期年服制,不许奔丧,但可以遣人致祭!”朱元璋很快就做出决定道,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,不能直接由他下旨,而是必须有人出面顶缸,而吏部显然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英明!”朱标对此也没什么意见,虽然这条政策颁布后,肯定会引起一些官员的非议,但只要时间一久,他们习惯后也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李节今天在镇抚司请客,那些富商都去了吗?”朱元璋这时忽然又想到李节的事,于是开口问道,对于李节在镇抚司的一举一动,他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毛骧亲自送请柬,那些富商哪敢不去?”朱标闻言也是一笑,不过随即他又有些不解的道,“可是李节请那么多富商干什么,难道是想强逼着这些富商捐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子肯定做不出这种事来!”朱元璋却十分肯定的道,相比朱标,他对李节看的更透彻,也许李节有些行为看起来有些出格,但却有一些自己的坚持和底线,所以有些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是强逼的话,那他能用什么办法让富商把钱拿出来?”朱标闻言也再次疑惑的问道,李节自己肯定拿不出那么多钱,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富商拿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朱元璋这时也沉思了片刻,随后竟然摇了摇头道:“这一点我也想不明白,不过他既然敢把富商请去,显然是有自己的打算,而且他还把允熥也带去了,估计是让他学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允熥最近的变化很大,整个人似乎更加自信,说话做事也更有魄力了,这些全都是李节的功劳!”提到自己的儿子,朱标也十分高兴的道,自从放弃偏见后,他对朱允熥也关注了许多,对于儿子身上的变化,他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允熥的确是个不错的孩子,你以前对他太忽视了,另外允炆也不能光让他死读书,必要时给他安排点实务!”朱元璋闻言沉思了一会这才开口道,在他心中,朱标肯定是要继承他的皇位,但至于谁能接替朱标,就要看朱允炆和朱允熥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明白!”朱标闻言也是心中一禀,当即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有太监进来禀报,说是李节和朱允熥求见,这让朱元璋和朱标也都是精神一震,当即让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就见李节与朱允熥一脸喜气洋洋的走进暖阁中,两人先后向朱元璋父子行礼,而朱元璋也急不可待的问道:“你们筹到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爷爷您绝对猜不到,那些富商一个个都是争抢着把钱往李伴读手里送,好像生怕李伴读不要似的!”没等李节开口,朱允熥就一脸兴奋的抢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李节则是微微一笑,在他表达完自己的诚意,那些富商也很快拿出自己的诚意,特别是他们在得知现在的付出与日后的收入呈正比后,更是争抢着往自己手里送钱,李节想不要都不行,而最后筹到的数目也远超之前的预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卖关子,到底有多少?”这时朱标也忍不住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这才从袖子里拿出一份名单,然后双手献上道:“请陛下御览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一把抢过,当看到上面的数字时,他也吓了一跳:顾学文,十万贯;陆阳,八万贯;余三七,七万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光是前面捐的最多的三个人加在一起,就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二十五万贯,当然这三人的财力最为雄厚,后面的富商捐款数目就少了许多,但最少的一个也捐了一万贯,而这二十多个富商加在一起,最后足足捐了八十三万贯,比当初李节答应的四十万贯超出一倍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伸长脖子看到名单上的数额时,高兴的都快合不拢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出人意料的是,朱元璋先是一喜,随即又咬牙切齿的道:“这帮奸商,竟然这么有钱,朕贵为皇帝,却每天都要为缺钱发愁,简直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朱祖上八辈贫农,对有钱人有着一种天然的仇视,哪怕他做了皇帝也不改初心,否则当初沈万三也不会落得流放的下场,可以说他这辈子最恨别人在自己面前炫富,而现在这帮富商虽然是为朝廷捐钱,依然引起了老朱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自己老爹的红眼病又犯了,朱标也有些哭笑不得,当即站出来劝道:“父皇,商人们买东卖西,加速商品的流通,虽然自身积累了大量的财富,但于国于民也都十分有利,正所谓士农工商,缺一不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暗自撇嘴,对于老朱奇特的逻辑,他早就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朱虽然生气,但并没有失去理智,很快就冷静下来,随即就看向李节再次问道:“正所谓无奸不商,这帮奸商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得拿出这么多钱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英明,这些富商愿意拿钱出来,倒是提出三个条件,不过其中两个条件与朝廷无关,需要他们与张定边等人去谈,而朝廷唯一需要答应的,就是同意让他们的船队跟随张定边等人出海,日后也能自由来往于倭国与大明!”李节再次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在富商谈判时耍了个花招,他提出那三个条件时,事先并没有征得朱元璋的同意,不过除了出海权外,另外的专营权与优先交易权,都需要他们与张定边去谈,而张定边等人就是一帮穷鬼,只要富商出钱,无论什么条件他们都会答应,唯一麻烦的就是老朱这边,如果老朱不点头,富商们的船就出不了海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,李节玩了一次空手套白狼,先向富商许诺,然后又拿着富商给出的捐款数额来说服老朱,接下来就看老朱的选择了,如果老朱想拿到钱,就必须同意富商们的船队出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老朱也可以不同意条件,然后强逼富商出钱,但这种事影响却太恶劣了,但凡老朱有点脑子就不会去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