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章 李节的诚意

第一百三十章 李节的诚意

        镇抚司,往日威严无比的大堂之中,今天却摆上一桌又一桌的酒菜,持有请柬的人也都被安排到位子上坐下,外面有锦衣卫重重把守,严禁任何人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文忐忑不安的坐在位子上,刚才他来的时候才发现,原来锦衣卫不只请了他一人,身边左右全都是京城有名望的富商,他们彼此之间也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,只是除了刚进来时打了个招呼外,这些富商现在却一个个如坐针毡,都在暗自担心着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其实早就来了,不过并没有立刻出面招呼这些富商,朱允熥也跟着他一起来了,毕竟这么好的机会,当然要让他跟着自己学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也表现的十分兴奋,他也想知道,李节到底用什么办法,才能让这些富商们主动把钱掏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人来齐后,李节这才迈步从后堂走了出来,朱允熥则扮做一个小跟班的模样跟在李节身后,反正这些富商也不认识他,更不会想到他这个皇孙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忐忑不安的顾学文等人看到终于有人出来了,当即也全都站了起来,不过当他们看到李节时却全都一愣,虽然李节穿着官服,但却太年轻了,甚至他们这些人中,有些人的孙子都比李节年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来到众人面前后,缓缓的扫视了一下这些富商,随即这才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李节,现任太子伴读,兼海防巡查使一职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的话一出口,下面的富商全都是一片哗然,并不是惊讶于李节的官职,而是惊讶于李节这个名字,做为商人,他们当然知道李节是谁,更知道之前李善长满门抄斩,唯独李节与李祺两人因娶了公主而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别人关注的是李节的身份,但顾学文却关注的是李节的海防巡查使这个职位,只见他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站起来问道:“李伴读,您身兼海防巡查使一职?    难道说海防的事务皆由您来掌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?    只要与海防有关,我都有权节制!”李节点了点头?    说话时也在打量着顾学文?    对于这个沈万三的女婿,他也十分关注?    现在顾学文对他的海防巡查使的官职感兴趣,也在他的意料之中?    毕竟沈家在海外的生意可是与海防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文闻言也是心中一动?    隐约间似乎有了一个猜测,如果真像他猜测的那样,那这次来非但不是鸿门宴,反而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?    顾学文的胆子也大了一些?    当即再次激动的开口问道:“那不知李伴读召我们这些商贾们前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文的话也是所有富商都想问的问题,所以他们的目光也全都集中到李节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并没有急着回答,而是再次扫视了一下场中的所有人,这次他一共请了二十多个富商,这些富商全都是各个行业的领头人物?    比如顾学文,他接管了沈家的产业?    而沈家以前不但是最大的海商,另外还是南方最大的丝绸商人?    全国近半的丝绸生产都与沈家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请你们前来,的确是有一件要事相商。”李节这时终于开口?    不过说到这里却故意停顿了一下?    随即语气也变得极为凝重道?    “不过这件事关系重大,今日你们听过之后,绝不允许外传,如果日后外界传出半点风声,不管是谁泄露的,你们这些人全都要抓起来问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最后的话一出口,顾学文等人也全都是面面相觑,他们可以保证自己不会泄密,却无法保证别人不泄密,可是李节却根本不管那么多,只要有人泄密就要把他们这些人全都抓起来论罪处置,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,我们只是区区一介商贾,实在担不起什么重任,这么重大的事情我们能不能不听?”这时一个身材肥胖的大商人鼓起勇气开口道,这个人姓陆,手下有十几个规模不小的造船作坊,不过在海禁后,他家的生意也大受打击,现在只能造一些河船维持度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这件事你们不听也得听!”李节十分霸道的道,这下所有人也都露出无奈的表情,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,更何况他们是民,面对李节这样的官员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也不要沮丧,事实上这件事对你们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!”李节说到这里再次一顿,随即这才接着道,“就在一个月前,陛下下旨命九姓渔民迁移到沿海一带,与陈友谅、张士诚等人的旧部汇合在一起,操练之后即将攻打倭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嗡~”李节的话一出口,这些富商立刻像是炸了锅一般,所有人在最初的震惊过后,立刻窃窃私语的讨论起来,毕竟这个消息实在太惊人了,事先没有一点的征兆,而且出征倭国为何不是派朝廷的大军,却派陈友谅和张士诚的旧部?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,这件事虽然重大,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这时又有一个富商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问的好!”李节微微一笑,“这次出征倭国,主要是为了彻底解释倭寇的隐患,而倭国孤悬于海外,想要出征,就必须有船,后续也需要大量的物资支持,不过这次并不是朝廷派大军出征,所以这些事情也需要有人出面来做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的话一出口,下面的富商也立刻冷静下来,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李节的话是什么意思,如果让他们这些商人出面的话,那这些物资由谁出,运输的费用又由谁来承担?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些富商全都不说话了,李节也是心中暗笑,看来这帮富商也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,想要让他们出点血,自己也必须拿出一些诚意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李节民清了清嗓子再次道:“实话告诉你们吧,陛下对这次出征势在必得,至少也要控制住倭国的九州岛,如此一来,九州岛与大明之间必将来往密切,甚至一些海贸也将恢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话当真!”没等李节把话说完,顾学文就激动的站起来大声道,一张儒雅的脸也变得通红,毕竟他们沈家本就是靠着海贸发家,可是因为大明海禁,一下子斩断了这条财路,现在听到海贸有可能恢复,哪怕只是倭国一条线,也足够让他激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仅是顾学文,其它的富商这时也全都露出激动的神色,他们这些人全都是李节特意挑选的,每个人的生意都与海贸有关,而海禁一起,他们受到的损失也最大,虽然还是能富甲一方,但远无法与以前相比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些人激动的模样,李节也满意的一笑:“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受到海禁的影响最大,不过你们也要明白,海禁主要针对的是倭寇,你们只是受倭寇的牵连而已,现在朝廷有办法彻底解决倭寇,日后也未必没有完全解除海禁的一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哗~”李节最后的那句话也把所有人的激情全都点燃了,这帮深受海禁之苦的商人一个个激动的脸色通红,有人更是抓起桌子上的酒壶痛饮起来,以此来平复激动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帮人毕竟久经商场,在激动过后很快就冷静下来,顾学文再次站起来问道:“李伴读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饭,您就直说吧,需要我们这些人付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爽快!”李节当即赞叹一声,他也看出来顾学文在这些人中的威望很高,所以他的话也能代表这些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实话实说,现在攻打倭国的人缺少钱粮物资,我召你们前来,就是为了商量出资一事!”李节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要出钱,这些商人们也全都冷静下来,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后,最后还是顾学文道:“李伴读,出钱没问题,只不过我想问一句,我们能得到什么具体的好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李节之前画出了解除海禁的大饼,但对他们来说还是太宽泛了,如果没有实际的好处,想要让他们这些精明的商人出钱出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早就知道这帮商人不是那么容易打动的,当即神情郑重的再次道:“出海权!如果你们愿意出物资,甚至帮朝廷运输,我可以说服朝廷,让你们得船队跟随大军出海,另外还有专营权,攻打倭国缴获的物资,都只能与你们交易,攻打下九州岛后,双方的商业交易,你们也有优先权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每说出一个条件,顾学文等人就激动一分,自从海禁之后,他们的船队就不能私自出海,更别说与外界交易了,现在李节却给了他们出海权,甚至是专营权和优先交易权,哪怕只限于倭国,其中的收益也足够让他们心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知道,你们对海禁十分厌恶,我也很讨厌海禁,只不过饭要一口口吃,如果倭国的事办成了,也就相当于在海禁上开了一道口子,日后才有机会把这道口子撕的更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说到这里故意再次停顿了一下,随即这才一笑道:“现在我已经把自己的诚意讲出来了,接下来就该看你们的诚意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