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九章 沈万三的后人

第一百二十九章 沈万三的后人

        金陵城并不是一个规则的图形,如果站在热气球上向下看,会发现金陵城的外郭城像是一个大鸭梨,而里面的京城则像是一个头枕西北,盘膝而坐的佛像,佛像的左腿位置是方方正正的皇城,右腿位置则是水西门到聚宝门的区域,据说这一片区域正是当年沈万三资助朱元璋修建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聚宝门的由来,传说是因为当时修建城门时,工程老是出意外,于是老朱就把沈万三的聚宝盆征收过来,然后埋在门下,这才把城门建成,这座城门也由此得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所谓聚宝盆肯定是无稽之谈,不过沈万三却是真有其人,可惜他的财富却引起老朱的嫉妒,最终被流放云南而死,但沈万三的不少后人却依然生活在金陵城。

        (注:关于沈万三的生平有争议,有人说他是元朝人,在朱元璋之前就死了,不过按照本书需要,还是取他流传最广的事迹。)

        聚宝门东北方向,一座占地极大,但建筑却十分低调的府邸座落在那里,府门也并不大,门上也没有悬挂匾额,只是在门的右侧位置,刻了一个巴掌大的“顾”字,表明这家主人的姓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有经验的人,光从顾家这座宅子,就能猜到这家主人是做什么的,比如这座宅子占地这么大,显然这家主人肯定不差钱,但却建筑低调,甚至连匾额都不敢悬挂,显然身份比较低,所以这家主人很可能是个有钱的大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家内宅的书房之中,两个中年人正在小声的商议事情,其中一个身材中等,相貌普通的中年人一脸喜色的道:“姐夫,信国公他们剿灭了倭寇?    朝廷对海禁似乎放松了一些?    咱们海外的生意也好做多了,估计今年的收益应该能超过去年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中年人身材修长、相貌儒雅?    如果只看长相?    甚至会让人以为他是个读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个儒雅的中年人却是叹了口气道:“今年沿海的生意虽然好了一些,但也十分有限?    朝廷的政策一日三变,天知道日后海禁会不会再次收紧?    相比当初岳父在的时候?    现在咱们海外的生意已经十不存一,说起来真是愧对岳父对我的信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儒雅中年人说到最后时,也露出一脸的愧疚,他叫顾学文?    是沈万三的女婿?    而对面的中年人名叫沈旺,正是沈万三的儿子,当初沈万三被流放,沈家的生意就交给顾学文这个女婿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顾学文曾经是个不得志的秀才,从小读书却没能考取什么功名?    后来沈万三看他聪明过人,是个经商的人才?    于是就招他为婿,而顾学文也弃文经商?    深受沈万三的器重,之前沈家两次受到打击?    差点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?    正是靠着沈学文才扛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姐夫叹气?    沈旺也立刻出言安慰道:“姐夫不要这么说,海外的生意做不下去,全都因为朝廷的封锁,这种情况下,换做是父亲也没办法,而且海外的生意虽然不行,但咱们其它的生意还在,甚至在姐夫手里越加的兴旺了,父亲若是泉下有知,定然也十分欣慰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妻弟的安慰,顾学文也感觉好受了一些,当年他只知读书,家里穷的都快过不下去了,若不是遇到岳父,恐怕他早就饿死了,所以早就打定主意,无论如何都要支撑沈家走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上次给蓝大将军送的银子他收了没有?”顾学文忽然想到一件事,于是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收是收了,可我听说,陛下似乎对蓝大将军心怀不满,之前让他去蜀中,其实就是贬他去的,咱们现在巴结蓝大将军,是不是找错路子了?”沈旺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文听到妻弟的话却是微微一笑道:“陛下让蓝大将军去蜀中,反而是在保他,毕竟他之前强上元主的妃子,又纵兵毁了喜峰关,朝中许多大臣都等着要参他一本,结果陛下让他去了蜀中,别人想参他都找不到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沈旺闻言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蓝大将军可是一条大粗腿,他是太子的妻舅,又战功赫赫,以陛下的态度来看,估计是想把他留给太子,说不句不好听的,以陛下的年纪,太子登基的日子已经不远了,所以咱们只要抱上蓝大将军的粗腿,日后也就不愁朝中无人了!”顾学文说到最后时,也露出几分疲惫的神色,做生意最难的不是生意场上的争斗,而是背后是否有人撑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所言极是,刚巧海外那边得到一些奇珍,我让我挑捡一下,找出一些再给蓝大将军送去,他现在被贬蜀中,正需要人支持,正是与他打好关系的时候!”沈旺闻言也立刻点头道,他对自己这位姐夫的能力十分佩服,毕竟家中经过两次沉重打击,如果不是姐夫撑着,恐怕他们沈家早就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沈旺的话音刚落,忽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紧接着就见一个老仆慌慌张张的闯进来禀报道:“启禀老爷,锦……锦衣卫都指挥使毛骧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来了?”顾学文与沈旺也全都站了起来,只是脸上却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毛……毛骧!”老仆一脸惊惧的道,现在锦衣卫的名头如日中天,毛骧的名字更是能止小儿夜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毛骧怎么会我这里!”顾学文几乎想也不想的道,他虽然掌握着大量的财富,但说到底还是个地位低下的商人,毛骧这种人根本不会拿正眼瞧他,更别说亲自登门了,说句不好听的,就算他们顾家犯了死罪,也轮不到毛骧这种大人物亲自出面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的,毛骧不但来了,而且还带了一队锦衣卫,老爷您想,现在谁敢冒充锦衣卫的名头?”老仆再次着急的道,他本来也不信毛骧会来,但看到那帮气势汹汹的锦衣卫,却也由不得他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文听到这里也终于不敢再怀疑,当即与沈旺对视一眼,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几分恐惧,毕竟锦衣卫登门绝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……姐夫,要不你躲一躲,我去见他,就说你不在京城!”沈旺犹豫再三最后猛然一咬牙道,他怕锦衣卫是冲着顾学文来的,所以才想让姐夫躲一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锦衣卫既然敢登门,肯定早就查清了我的行踪,现在躲也晚了!”顾学文却是摇头苦笑道,眼神中也满是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顾学文毕竟是个见惯了大风浪的人,很快就稳定了心神,当即长吸了口气道:“躲是躲不开了,我去见一见这位毛指挥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!”沈旺闻言也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顾学文却反而镇定下来,只见他整了整衣服,然后又对沈旺道:“三弟,若我出事,你记得帮我照顾你姐姐,另外通知伯熙他们,沈家的农业绝不能败!”

        伯熙是沈旺儿子沈庄的字,也是沈家第三代中最为出色的一个,年纪轻轻就已经独当一面,顾学文对他也十分看重,甚至有意培养他接管沈家的家业,可是现在看来,可能需要让沈庄提前扛起家中的重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文说完转身就走向前厅,后面的沈旺也已经暗自垂泪,今日这一别,可能就将天人永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文走的时候十分决绝,毕竟他是一家之主,这时候也容不得他退缩,甚至他心中已经做好了最糟糕的打算,大不了一死而已,他们沈家已经遭受了两次大难而不倒,这次肯定依然能挺过去!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文迈步来到前厅,果然看到一队锦衣卫站在门前,而他进到客厅时,只见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人坐在厅中,只是对方的脸色却黑的如同锅底一般,见到顾学文进来时,甚至都懒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对方的表现,顾学文更是心中一沉,当即快步上前行礼道:“草民顾学文拜见毛指挥使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毛骧依然阴沉着脸,也没有理会顾学文的行礼,而是端起旁边的茶水喝了一口,随即猛然站起身来,吓的顾学文退后了一步,一张脸也再无半分血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没想到毛骧伸手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,然后看也不看的扔到顾学文怀里道:“给你的,明天必须给我准时到场!”

        毛骧说完转身就走,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好脸色,毕竟他堂堂一个锦衣卫都指挥使,却被人逼着做了跑腿,给这帮低贱的商人送请柬,这要是传出去,恐怕他就要成为整个金陵城得笑柄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请……请柬!”顾学文这时也终于看清了怀里的东西,当即也一脸不可思议,他倒是想问一下为何给自己送请柬,但毛骧这时却已经走出客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就算毛骧不走,顾学文也不敢多问,毕竟毛骧的脸色难看的吓人,但凡有点眼力的人,都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触他的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顾学文打开请柬,却发现上面只写了明天下午请他去镇抚司一聚,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信息,甚至连谁请他去都没写,这下顾学文也再次担心起来,谁会在镇抚司那种地方请客?这该不会是鸿门宴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