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八章 在镇抚司请客

第一百二十八章 在镇抚司请客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李节照常来到詹事府,不过他可没心思上课,脑子里也在想着锦衣卫的事,昨天他已经吩咐锦衣卫搜集京城以及周围富商的名单,他答应老朱的那四十万贯,就要从这些人身上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李节绝不会做什么杀鸡取卵的蠢事,而是有着一个一举多得的计划,到时那些富商肯定会争抢着把钱送到自己面前,别说区区四十万贯,就算再多一倍,李节也有信心搞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,听说你昨天去镇抚司,把毛骧好好的羞辱了一顿?”李节刚进到上课的房间,朱允熥立刻就一脸兴奋的凑上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李节闻言也有些奇怪,虽然昨天在锦衣卫有不少人,但以毛骧的脾气,肯定会下达封口令,否则传出去他的脸面可就丢大了,朱允熥在宫中更不可能得到消息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昨天毛骧跑去皇爷爷那里告状了,刚好我也在,不过皇爷爷却根本没管,只是让他尽心办事!”朱允熥说到这里得意的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并不意外,区区一个毛骧,在朱元璋在眼中估计已经要成为弃子,相比之下,李节在老朱心中的地位却是日益渐增,两者根本不能相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时朱允熥又有些懊恼的道,“昨天你应该带上我的,我早就看那个毛骧不顺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毛骧时,朱允熥也是一副气呼呼的模样,毕竟那天毛骧去抓李祝夫妇时,可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,最后连朱玉宁出面都不行,直到朱玉宁拔刀相向,这才逼得对方退走,这件事朱允熥可一直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陛下也是忽然吩咐我去办一件事,而且还需要锦衣卫的配合,所以根本没时间通知你,不过你若是有兴趣的话,今天中午可以和我再去一趟镇抚司。”李节笑呵呵的道,最近朱允熥好像也没什么事情,刚好让他跟着自己,也能学到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!”朱允熥听到还能去镇抚司耍威风?    当即也兴奋的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却让旁边的朱允炆十分不高兴的瞪了他们一眼?    随即准声道:“整天就学着这些勾心斗角,岂是君子所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早就不是以前那个胆小懦弱的孩子了?    听到朱允炆的讽刺也立刻还嘴道:“真是天真!你以为官场上那些人会和你讲什么君子吗?这种话若是传到皇爷爷耳中?    恐怕会让他老人家笑掉大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无礼,谁教你这么和兄长说话的!”朱允炆吵不过朱允熥?    当即拿出兄长的身份来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史公教的,兄友弟恭?    你身为兄长却时常对兄弟出言讽刺?    难道还指望我这个做弟弟的尊敬你?”朱允熥的一张嘴巴也变得十分厉害,毫不客气的再次反击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身为兄长,自然身负教导你之责,难道说你两句还有错吗?”朱允炆也气的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?    我用不着你教?    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!”朱允熥毫不客气的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朱允熥觉得朱允炆是一座他无法逾越的大山,无论他再怎么努力,也无法超过他,可是现在跟着李节增长了许多见识后,他才发现自己这位兄长为人迂腐?    想法更是天真,偏偏还经常拿出兄长的架子教训自己?    对此朱允熥当然十分不服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朱允熥与朱允炆的争吵,李节并没有插手?    不过他对朱允熥的表现却是十分满意,虽然才几个月时间?    朱允熥就完全像是换了个人似?    完全没有了之前自卑胆小的模样?    看来自己对他的教育还是十分成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这时上课的先生走了进来,朱允熥兄弟二人也只得停下争吵,等到上午的课刚结束,朱允熥立刻迫不及待的拉着李节上马车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镇抚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马车在镇抚司门前停下,李节下了马车时,门前的锦衣看到他时,也一个个露出敬畏之色,毕竟连他们的老大毛骧都被李节折辱了一番,更别说他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也是第一次来镇抚司,这时下车也好奇的打量了一番,结果锦衣卫中有人认出了他,当即再次一惊,紧接着就见有人快步走出来上前迎接,只是李节看到这个人时,却是面色一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官胡江拜见郡王殿下,拜见李伴读!”胡江大步上前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伯父不必多礼,毛骧是不是躲起来了?”李节说到最后也再次冷笑一声,毛骧明知道今天他要来,却没见到人影,显然是躲起来不肯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只见胡江也尴尬的一笑,“毛指挥使昨晚回家感染了风寒,所以这几天就请了假,并且指派我听从李伴读的指挥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江其实也很不情愿,毕竟他和李节的关系很尴尬,可是毛骧却偏偏指派他来听从李节的调遣,这么做显然是为了恶心李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堂堂一个锦衣卫都指挥使,竟然学别人装病,还真是有出息!”旁边的朱允熥也出言讽刺道,他本想着把上次的场子找回来,却没想到毛骧竟然避而不见,这让他也十分的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,要不咱们直接杀到毛骧家里,把他从床上揪出来,看他还怎么装病!”朱允熥这时忽然想到一个办法,当即兴奋的提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还是正事要紧,咱们进去再谈吧!”李节想了想道,胡江闻言也暗自松了口气,当即请两人进到镇抚司中,并且立刻送上一本厚厚的名册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打开名册,发现这正是自己要的富商名册,不得不说锦衣卫办事还是十分牢靠的,这份名册不但详细,而且按照他们的生意做了分类,比如粮商、布商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坐在椅子上把这份名册仔细的看了数遍,最后才要来笔墨,然后将名册上的一些人名画了圈,随后这才交给胡江道:“胡伯父,你派人去给我画圈的这些富商送请柬,就说明天下午我会在镇抚司这里设宴,到时有要事与他们商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镇抚司设宴?”胡江闻言也露出惊讶的神色,镇抚司可不是吃饭的地方,这里是锦衣卫的老巢,恐怕那些富商接到请柬就会吓的半死,哪还有心情吃饭?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要在这里设宴,在其它地方反而没有效果!”李节得意的一笑,不过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当即再次道,“改一下,你把名册交给毛骧,让毛骧亲自去给这些富商送请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胡江听到这里也吓的大叫一声,毛骧可是堂堂的都指挥使,掌控着锦衣卫,让他去给一群商贾送请柬,这要是传出去,毛骧恐怕就要声名扫地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贤侄,你要不再考虑一下,指挥使好歹也是朝堂上有头有脸的人物,你若是和他彻底闹翻了,恐怕日后对你也没有好处啊!”胡江急切之下也直接对李节用上了以前的称呼,而且还苦口婆心的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却是淡定的一笑,心中也有些欣慰,胡江的表现至少没让他失望,于是他考虑了片刻,当即把胡江拉到一边低声道:“胡伯父,看在您之前帮我的情面上,我有句话要提醒您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!”胡江看到李节这么神秘,甚至把朱允熥也甩到一边和自己单独谈话,这让他的神情也一下子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鸟尽,良弓藏,狡兔死,走狗烹!”李节再次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胡江闻言也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能做到锦衣卫千户的位子上,当然不是个蠢人,所以立刻就听出了李节的言外之意,不过随即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:“贤侄,这可不是开玩笑,你确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分百确定,毛骧的好日子已经不多了,您最好还是早做打算,免得日后受他牵连!”李节神情肯定的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别人说这些,胡江可能还会怀疑,但李节却不一样,他不但是陛下和太子身边的近臣,而且之前李善长满门抄斩,却唯独李节保着他父母活了下来,这点他身为锦衣卫知道的很清楚,所以胡江坚信李节的判断肯定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贤侄!”胡江郑重的向李节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伯父客气了!”李节也拱手还礼,随即又一指他手中的名册道,“别忘了把名册交给毛骧,你就告诉他,这件事关系到陛下的大计,他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算是爬,也要爬把请柬亲手交给那些富商,若是因他坏了陛下的计划,就等着承受陛下的怒火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胡江当即再无犹豫,说完拿着名册转身就走,既然毛骧失势在即,他也没有什么顾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胡江离去的背影,朱允熥却再次凑上前,一脸不解的问道:“李伴读,你请那些富商来镇抚司赴宴,而且还让毛骧这个指挥使亲自送请柬,恐怕会把那些富商给吓个半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的就是把他们吓个半死,只有这样,接下来的计划才会更顺利!”李节再次得意的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世得鲁迅曾经说过:“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,譬如你说,这屋子太暗,须在这里开一个窗,大家一定不允许的。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,愿意开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面这句话的道理是没错,但没必要只扯上中国人,因为只要是人,就会有这方面的弱点!李节现在就是利用这个人性上的弱点,以便更好的达到自己的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