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七章 折辱毛骧

第一百二十七章 折辱毛骧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李善长等人的被杀,之前的风波也慢慢的过去了,南京城的大街上再次恢复了往日的繁华,商贾工匠、贩夫走卒各司其职,毕竟大家都要生活,至于上头死了哪些权贵?他们也很少去关心,顶多就是多了几个饭后的谈资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皇城西边的一条大街上,这里却是人迹罕至,哪怕旁边的街道上热闹非凡,但却很少有人敢来到这条街上,就算有人不得不从这条街上穿过,也都是脚步飞快,似乎怕被人抓住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条街道的正中位置,一座不怎么起眼的衙门立在那里,门上设悬着三个大字“镇抚司”,这里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锦衣卫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前两年锦衣卫受打压,甚至一度传出锦衣卫要被撤消的传闻,可是这次胡惟庸案再起,锦衣卫的威风立刻抖了起来,现在简直是鬼神莫近,路上如果有人穿着飞鱼服,周围的人都会立刻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经此一案,锦衣卫的声名再次达到一个顶峰,京城中的百姓甚至都不敢提到“锦衣卫”这三个字,更别说从镇抚司门前路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今天的情况却有些不一样,只见本来安静的大街上,忽然有一支人马飞奔而来,很快在镇抚司门前停下,负责守门的护卫本来还有些惊讶,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在镇抚司门前纵马狂奔了,不过当看到马上之人的服饰时,却也是心中一惊,因为对方竟然是宫中的禁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骑在马上打量了一下镇抚司的大门,这里他也是第一次来,现在的镇抚司可不分南北,而是只有一个镇抚司,直到朱棣时期,才把镇抚司一分为二,北镇抚司负责查案,南镇抚司负责监督与法纪,至于日后的东厂西厂,现在更是连个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也正是因为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特务机构,这也使得明初时期的镇抚司职权极大,而且除了皇帝外,根本无人制约,如此一来,锦衣卫的威势也就越来越大,难怪之前朱元璋要压制锦衣卫,甚至将一些权力从锦衣卫中剥离出来,否则任由他们成长下去,迟早会威胁到皇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一个百户从镇抚司中走出来,估计得到了守卫的禀报,只见他看到马上的李节也是一愣,随即迈步上前行礼道:“下官拜见李伴读,不知您来镇抚司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李节也有些惊讶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百户,他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伴读有所不知,只要京城有名有姓的人物,我们锦衣卫几乎都认识!”只见这个百户十分自豪的道,锦衣卫本来就是靠着监督大臣起家,所以只要朝堂上有名姓的官员,他们都会画成图像,让锦衣卫们牢记在心,更别说李节还是锦衣卫关注的重点之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李节闻言不置可否,随即就再次道,“毛骧在哪里,让他出来见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直呼毛骧的名字,而且现在依然坐在马上,可以说傲慢之极,这让面前的百户也是脸色一变,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敢对指挥使如此不敬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个百户还是十分谨慎的,所以这时也没敢发火,而是小心翼翼的看了李节一眼这才道:“指挥使就在衙门里,不如我去通禀一声,再请李伴读进去相见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李节却是冷哼一声,当即取出怀中的圣旨大声道,“本官奉陛下御旨,节制锦衣卫,让毛骧出来接旨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李节竟然拿出了圣旨,百户也是吓了一跳,当即再也不敢说什么,转身就飞奔进去报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就见毛骧带着一众锦衣卫出门迎接,只是他见到李节时,脸色也有些难看,但还是老老实实的上前行礼道:“锦衣卫都指挥使毛骧接旨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居高临下的看了毛骧一眼,并没有急着宣读圣旨,事实上李节的傲慢只有三分真,剩下的七分是他装出来了,因为他知道锦衣卫很快就要倒霉了,特别是这个毛骧,毕竟绞兔都已经死了,留下的走狗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!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这次还要借助锦衣卫的力量,又不能与对方走的太近,所以他才故意表现的如此傲慢,免得日后毛骧倒霉牵扯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骑在马上打量了一下毛骧,这还是他在宫外第一次见到对方,随后他这才下马,展开圣旨开口宣读道:“谕令,海防巡查使李节,节制锦衣卫上下人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道圣旨十分简短,其实并不算是正式的圣旨,顶多算是一道中旨,因为锦衣卫直属于皇帝,平时只需要一道口谕就行了,这次是在李节的请求下,朱元璋才特意加了一道中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遵旨!”毛骧当即接旨,同时也暗自松了口气,刚才他看李节气势汹汹的模样,还以为对方是来问罪的,幸好只是节制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紧接着毛骧又想到要在李节手下办事,心中也是一紧,之前他可是差点抓了李节的父母,这个梁子无论如何都翻不过去,而且看对方刚才的表现,显然是不打算与他和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就要毛骧沉思之时,旁边的李节再次阴阳怪气的道:“毛指挥使,你这是不打算请我进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毛骧闻言也是一怒,自从他掌控锦衣卫后,除了朱元璋外,还从来没人敢和他这么说话,哪怕是朝中重臣,都得对他客客气气的,可偏偏李节却是一副小人得声的模样,实在是可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节毕竟是奉旨而来,毛骧就算再恼火也不敢发作,所以最后只得强忍怒火道:“李伴读请进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也没和他客气,当即冷哼一声直接走到前面,毛骧身后的锦衣卫也都是面面相觑,不过倒是有人知道李节与毛骧之间的恩怨,只是这些人却全都缩在后面,毕竟神仙打架,他们这些凡人就别往上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迈步进到镇抚司的大堂,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,直接登上正堂的位置,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,这让后面的毛骧也终于忍不住怒道:“李节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不怪毛骧生气,大堂的位置只有他这个指挥使才能坐,就算李节有节制锦衣卫的权力,但毕竟不是这里的主人,他现在抢了毛骧的位子,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却是冷笑一声,随即伸手把一直抓在手中的腰刀“呯”的一声放在桌子上道:“毛骧你可认得此刀!”

        毛骧看到桌子上的腰刀也吓的脸色大变,别人可能不认识,但他身为朱元璋身边的近臣,经常出入东暖阁,自然一下子就认出这是朱元璋的佩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锦衣卫上下,皆要听我节制,如敢不从,定斩不饶!”李节目光狠辣的紧盯着毛骧,其实他并不是真的要拿毛骧怎么样,不过他之前去抓自己的父母,这个仇也不能不报,所以李节就是要狠狠的折辱毛骧,顺便也能杀鸡儆猴,免得日后再有什么阿猫阿狗惹到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李节的威胁,毛骧也感觉无比的憋屈,可是看到李节手中的佩刀,他又不敢不从,毕竟朱元璋把佩刀赏赐给李节,就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,所以无论李节说什么,他都得照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……李伴读息怒!刚才是下官无礼,还请您不要怪罪!”最终毛骧再次服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毛骧身后的锦衣卫这时也是一片哗然,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敢上门挑衅,可毛骧却还要赔礼道歉,这下他们也再次刷新了对李节的认知,心中也暗暗给李节打上了一个“不能惹”的标签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毛骧服软,李节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其实他也不喜欢这样,毕竟太嚣张的人一般都没好下场,但没办法,官场这种地方,如果你表现的和善一点,反而会让人觉得你软弱可欺,说不定会被人吃的连渣都不剩,所以该强硬的时候一定要强硬,否则吃亏的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很,现在给你们一个任务,明天中午之前,我要京城,以及京城附近有名富商的详细名单,特别是他们名下的生意,越详细越好!”李节当即吩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官遵命!明天中午之前一定办好!”毛骧闻言也是心中一松,他担心李节会故意为难自己,没想到对方只是要富商的详细信息,这对他们锦衣卫来说只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明天中午我再来!”李节说完也不拖泥带水,直接站起来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离开的时候,李节在人群中也看到了胡江,两人对视一眼,却都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李节早就看到了胡江,本来他对胡江没什么好感,但之前胡江去抓自己父母时,却还能以礼相待,所以李节也记下了这个人情,现在如果和他打招呼,恐怕只会让毛骧记恨上胡江,日后他在锦衣卫中可就不好做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