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五章 好心办坏事

第一百二十五章 好心办坏事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提着蛋糕,脚步欢快的来到姐姐朱玉宁居住的宫殿,刚进到殿门,就闻到一股鸡汤味,这让他也不禁高声道:“好香啊,阿姐你又学了什么新菜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弟快来,大姐做了鸡汤,就等你来尝尝了!”正在取笑姐姐的朱玉清看到朱允熥进来,当即眼睛一亮,立刻向他招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那我可得尝尝!”朱允熥闻言也立刻兴致勃勃的走上前,他倒是知道姐姐这几天在练习厨艺,但却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品尝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玉宁刚想拦着,但朱玉清却一个箭步挡在她前面,并且把碗里的鸡汤递给朱允熥道:“小弟你快喝,味道可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也没多想,接过鸡汤就一口喝了下去,毕竟这鸡汤闻起来还挺香的,至于咸淡那得等到入口后才能尝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水!”鸡汤一进肚子,朱允熥感觉自己的舌头都麻了,当即哑着嗓子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朱玉宁也把胡闹的朱玉清推开,并且急忙给朱允熥倒了杯茶,只见朱允熥接过茶一饮而尽,却还感觉口渴,于是干脆抱起茶壶一口气喝了半壶,惹得旁边的朱玉清笑的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姐你又戏弄我!”朱允熥放下茶壶打了个饱嗝,这才气恼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能怪我,明明是大姐做的鸡汤,要怪你怪大姐!”朱玉清却是伶牙俐齿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朱允熥哑口无言,随即想到自己提着的蛋糕,当即眼睛一亮道,“二姐你欺负我,我带来的好东西可不让你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稀罕呢!”朱玉清小脸一仰十分高傲的道,她才不信朱允熥会带回什么好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这可是你说的!”朱允熥说着把手中的蛋糕盒子放到桌子上打开,一股淡淡的甜腻味立刻散发出来,引得朱玉宁与朱玉清姐妹二人也全都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朱玉宁看着这个点缀着水果的白色糕点也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叫生日蛋糕,姐……咳,李伴读说,这是为人庆祝生日的一种特殊糕点,他托我带回来让姐姐你也尝尝!”朱允熥提到李节时,差点把“姐夫”二字叫出来,惹得朱玉宁也是脸上一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尝尝!”没等朱玉宁开口,只见朱玉清竟然伸出纤长的手指,在蛋糕上抹了一点蛋糕放到嘴里,随即就眼睛一亮赞道,“好吃!真好吃!没想到我那位姐夫还有这本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不吃吗?”朱允熥看着这个说话不算数的二姐也有些无语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姐夫送给姐姐的,我当然要尝尝!”朱玉清却是理直气壮的道,论吵架她还没怕过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有得吃还堵不住你们的嘴!”朱玉宁这时也终于发话了,朱玉清与朱允熥当即也全都不敢再吵,平时打闹归打闹,但只要大姐发话,他们立刻都会变成乖宝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弟,这个……蛋糕该怎么吃?”朱玉宁这时好奇的打量着蛋糕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它切开就行了!”朱允熥说着拿从盒子里找出竹刀,然后把蛋糕切开,第一份当然要送给朱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玉宁也好奇的尝了一口,结果发现这蛋糕的味道竟然出奇的好,甚至她都忍不住连吃了几口,竟然越吃越好吃,有种停不下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朱玉清刚才已经尝过外面的奶油,现在又吃到里面松软的蛋糕,更让她是欲罢不能,就连已经吃过蛋糕的朱允熥,这时也给自己切了一块,小口的品尝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蛋糕的味道真不错,姐夫还真是有心了!”很快一块蛋糕吃完,朱玉清一边给自己又切了一块,一边也再次夸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胡说,我们还没完婚呢!”听到妹妹又叫姐夫,朱玉宁终于忍不住再次怒道,只是说话时脸色羞红,声音也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订婚了,而且还是皇爷爷亲口赐婚,他变成我姐夫也是早晚的事!”朱玉清却是嘿嘿一笑道,反正迟早得改口,还不如现在就开始练习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,你猜这蛋糕是谁做的?”朱允熥这时忽然神秘的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做的,难不成是李节他自己做的?”朱玉宁还没从害羞中走出来,当下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你真猜对了,这蛋糕就是李伴读亲手做的!”朱允熥再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假的?他一个大男人还会做糕点?”没等朱玉宁开口,正在往嘴里扒蛋糕的朱玉清就满脸震惊的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姐你可别小看人,李伴读会的东西可多了,不光这蛋糕,连今天他过生日的饭菜,也全都是李伴读亲手做的,而且味道还格外鲜美,丝毫不比宫里的御厨差!”朱允熥立刻为李节打起了广告,毕竟吃人嘴短,他现在当然要在姐姐面前表扬一下李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还懂得烹饪?”这下朱玉宁也震惊了,自己学了这么久,却连个鸡汤都熬不好,可是李节竟然能做出一桌让朱允熥赞叹的菜肴,这让她实在有些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说是精通,今天父亲也和我一起去了,你们也知道父亲的嘴有多刁,可就连父亲也说李节做的菜好吃,甚至走的时候,还多要了一个蛋糕回来,说是要带给皇爷爷。”朱允熥怕姐姐不信,当即把父亲也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朱玉宁姐妹二人不信也得信了,不过随即朱玉清就一脸惊喜的抓住姐姐的手臂叫道:“姐姐你真有福气,竟然招了个会做菜的驸马,这下好了,你不会做菜没关系,让姐夫他去做就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玉宁却并没有丝毫的喜悦,最后反而豁然起身道:“不行,他一个男人竟然比我还懂得做菜,这算什么道理,我一定要比他强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玉宁说完也不吃蛋糕了,转身再次走向灶台,她一定要练出一手超过李节的厨艺,否则婚后也太没面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玉清与朱允熥看着姐姐的样子也面面相觑,最后两人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一句话:大姐这不服输的倔脾气也真是没治了!

        朱标带着蛋糕来到暖阁,一进到阁中,朱标就感受到一股肃然的气氛,阁中的宫女太监也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,这让他也暗自叹息,看来老爹的火气还没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朱标上前,然后将蛋糕放到正在批阅奏折的朱元璋面前笑道:“父亲,休息一下吧,儿臣给您带来一样新鲜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朱元璋扔下手中的奏本抬头道,看他黑如锅底的脸色,显然还在为九姓渔民的事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叫蛋糕,是一种新奇的糕点!”朱标说着打开盒子,取出蛋糕切出一块,然后亲手送到朱元璋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元璋也不客气,接过后一口吞了大半,随即也满意的点了点头道:“味道不错,倒是很合我的胃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闻言也是一喜,其实他早就知道父亲会喜欢,因为父亲的年纪大了,牙齿也有些松动,许多硬的食物也咬不动了,这蛋糕松软香甜,正适合老年人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喜欢就好,说起来这还是李节亲手做的,今天是他生日,他不光做了蛋糕,而且还做了一桌子菜,我觉得父亲会喜欢蛋糕,所以才特意要了一份!”朱标当即也为李节请功道,说起来他这个老丈人也真不错,什么事情都不忘拉女婿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让朱标万万没想到的是,朱元璋一听蛋糕是李节做的,当即也眼睛一瞪道:“你是说这小子现在还有心情给自己庆祝生日,而且还不务正业的下厨房做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朱标也感觉不对,但话已经出口了,这时也没办法收回来,只得硬着头皮小声道,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张定边是他找来的,九姓渔民的事也是他提出来的,结果现在倒好,朕在替他头痛,可他却呆在家里悠闲的过起生日来了!”朱元璋当即一拍桌子大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对啊,张定边是父皇您叫来的,条件也是您亲自和张定边谈的,怎么到头来却怪罪到李节头上了?”朱标当即替李节叫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朕不管这些,事情因他而起,他就得负责到底,明天把他叫来,不把这件事解决了朕绝不轻饶!”朱元璋却是蛮不讲理的道,他正愁一肚子火没地方发,刚好被儿子一提醒,立刻就让他找到了发泄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,您不能不讲理啊!”朱标闻言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朕就是不讲理了,你想怎么样?”朱元璋牛眼一瞪道,他是皇帝,讲不讲理全都是他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朱标彻底的没招了,遇到这种不讲理的老爹,他是真的没一点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丝毫不知被当成替罪羊的李节躺在自己的床上,双手举着一个手帕左看右看,只见手帕上绣着一只长着翅膀的动物,但却又看不出是什么动物,过了好半天,李节这才有些不确定的自语道:“这应该是只凤凰吧,可为啥看起来像只鸡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