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四章 小姨子的同情

第一百二十四章 小姨子的同情

        “招募的多?这不是好事吗?”李节听到朱标的话却露出不解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什么啊,父皇曾经承诺过,无论张定边招募多少人,朝廷都会给路费,而且还会资助他们三个月的口粮,因为当时父亲估计他顶多招募十万人左右,这些物资朝廷还是给得起的,可是现在还不到一个月,张定边招募的渔民就达到了惊人的二十余万,而且还有几个定居点他还没去,估计最后招募的人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标说到最后也是一脸苦笑,这么多的百姓要迁移,花费的钱财物资可不是个小数目,所以他老爹也后悔了,现在正一个人在宫里生闷气,朱标跑出来其实是想躲一躲,免得触了老朱的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后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随即再次一笑道:“我觉得陛下之所以生气,恐怕并不仅仅是因为花费物资钱财太多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有什么原因?”朱标一愣,这次换他不理解李节的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请想,陈友谅都死了二十多年了,当初对他忠心耿耿的部下,恐怕活着的也不多了,可为何张定边一去,竟然能一下子招募这么多人?”李节笑着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闻言也露出沉思的表情,过了片刻这才低声道:“既然他们不是因为忠心才跟着张定边,那么唯一的解释,就是他们有迫不得已的理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英明,据我所知,九姓渔民因为出身的原因,饱受当地官府的欺压,生活也极其困苦,甚至很可能都快要活不下去了,所以张定边一去,他们才会立刻响应,毕竟与其呆在水上等死,还不如拼死一搏!”李节说到最后声音也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父皇一向心高气傲,本以为治下的百姓就算不能人人安居乐业,但基本的生活还是有保证的,却没想到这些九姓渔民竟然宁死也不愿意呆在大明!”朱标说话时也露出几分黯然的神色,这些年他也一直辅佐父亲处理朝政,所以九姓渔民的事他也有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不必自责,这天下这么大,总有一些地方是王法也无法管束的!”李节看出朱标的心思,当下轻声劝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九姓渔民的事主要还是怪老朱,当初是他担心九姓渔民造反,所以才让当地的官府监管,只是时间一久,这些官府对九姓渔民更加苛刻,甚至都快要把这些渔民逼的要造反了,这也违背了老朱的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张定边招募了这么多人,到时该怎么安置,另外又要怎么把他们送到倭国去?”李节又想到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置倒不是什么问题,宁波港外的舟山岛面积很大,足以将他们暂时安置在那里,至于他们去倭国,朝廷也会组织一只船队送他们去,不过肯定不能一下子全都送过去,最开始送过去的只是先头部队,等他们打下对马岛,甚至在九州岛站稳脚根,有了一定的地盘后,才会把他们的家眷等人一批批的送过去。”朱标再次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说陛下还答应了帮张定边他们练兵?”李节再次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张定边虽然是大将之材,但邹普胜等人远居海外,九姓渔民也早已经不是当年的精兵,说难听些,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,虽然倭人的战斗力不强,但只靠这些乌合之众想要打下对马岛都有些困难,所以必须先操练一段时间才行。”朱标再次点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赞同的点了点头,不得不说朱元璋想的还是挺周到的,不但给人给粮,而且还帮着操练,当然这也是在银矿的刺激下,估计在老朱看来,石见银矿已经成为了他的私人金库,为了将这个金库掌握在手中,前期的投入再大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张定边他们并不知道,老朱之所以这么好心,只是为了让他们吸引倭人的注意力,甚至借张定边消磨倭人的实力,日后更加方便他掌控石见地区,而且张定边想要在倭国站稳脚根,也必须要与大明保持紧密的联系,所以老朱丝毫不担心他们在海外坐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正事谈完了,李节又请朱标到客厅品茶休息,直到这时,朱允熥才鬼鬼祟祟的把李节拉到一边,然后将怀中的一个小包塞到他手中低声道:“这是我阿姐交给我,千万别让我爹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心中一喜,接过小包也立刻塞到怀里笑嘻嘻的道:“放心吧,等下我再做个蛋糕,你带回去给你姐尝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太好了,刚才我还在想,我姐肯定会喜欢吃那个蛋糕!”朱允熥闻言也十分高兴,其实一份蛋糕倒不算什么,关键是李节能有这份心意,这让他对李节这个准姐夫也更加的认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不早了,朱标也带着朱允熥告辞离开,李节本来只准备做一个蛋糕,没想到朱标看到后非要再要一个,说是要带回去给老朱尝尝,李节无奈,只得多做了一个,不过以他的估计,这个蛋糕有大半都得落到朱标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标父子十分高兴的收下蛋糕,随后李节又亲自将他们送出门外,等到两人乘着马车离开后,旁边的刘义也终于松了口气道:“总算走了,和这些皇家人呆在一起真不舒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他们还算好的,你是没见过陛下,和他呆在一起才会知道什么叫伴君如伴虎!”李节这时也吐槽了老朱一句,不过他这次吸取了教训,声音放的很低,不怕被别人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刘义虽然只见过老朱几面,但想到朝中对老朱的传闻,他也不禁打了个寒颤,随即又想到李节现在已经是老朱的孙女婿,估计日后肯定能经常见到老朱,这让他也不禁对自己这个表弟产生了几分同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和宫中,朱玉宁也正在跟着一个宫女学习烹饪,她的妹妹朱玉清翘着脚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等着品尝自己阿姐的厨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,锅里面水都开了!”朱玉清看到炉子上的锅盖都快要被蒸汽顶起来了,于是好心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!”正在手忙脚乱的处理食材的朱玉宁也有些不耐烦的答应一声,随即伸手就去拿锅盖,结果却被滚烫的锅盖烫了一下,使得她“呀”的一声痛呼,差点把锅盖给扔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用抹布垫一下!”朱玉清再次好心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玉宁抓起旁边的抹布,这才拿起锅盖,然后把旁边处理好的鸡肉放进去,刚想把盖子盖上,却忽然又想起来忘放调料了,于是又把桌子上的各种调料放进去,可是没过一会,鸡汤里却飘满了浮沫,幸好教烹饪的宫女在,教她用勺子把浮沫撇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把鸡汤中的浮沫撇清,鸡汤也翻滚起来,朱玉宁也终于松了口气,今天她只学一道菜,那就是煲鸡汤,刚才她听宫女讲解时还觉得很简单,可当自己真的动手做的时候,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姐,你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,怎么一到做女红烹饪这种事上,就变得笨手笨脚了?”朱玉清这时也走过来,一边给姐姐打扇子一边吐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玉清其实并不喜欢做这个试菜的人,因为朱玉宁做的菜实在不怎么样,有时候盐和糖都能放混,试菜的这几天,朱玉清感觉自己的舌头都快麻木了,可是没办法,谁让朱玉宁是她最敬爱的姐姐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吗,这些锅碗瓢盆看起来挺简单,可一到了我手里,却全都变得不听话了!”朱玉宁说到这里也忽然一咬牙恨道,“谁规定女人一定就要做饭,为什么不能让男人去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~,君子远庖厨,这天下哪有男人做菜的道理,而且姐姐你想一想,日后你与姐夫成了婚,他在外忙碌一天,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,这时姐姐你端来亲手做的饭菜,光是想想都感觉很美好!”朱玉清说到最后也露出一副憧憬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宁愿自己在外面忙碌,然后让他在家里洗衣做饭!”朱玉宁却是气呼呼的道,她实在做不好这些女红烹饪之类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女红,朱玉宁又忽然想到,今天是李节的生日,她也遵守诺言,把自己绣的手帕给李节送去了,不过想到自己的手艺,她也不禁脸上发烧,也不知道李节见到自己绣的东西后,会是一副什么表情?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好一会儿,鸡汤也终于煮好了,朱玉宁急忙上前把砂锅端下来,打开后盛了一碗,随即送到妹妹面前,一脸期盼的道:“你尝尝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玉清接过碗先是小心的闻了一下,发现没有什么怪味,这才放心了不少,然后拿起勺子盛了一点汤,吹了吹这才放到口中,随即就见她的一张小脸皱成一团,冲着朱玉宁抱怨道:“姐,虽然宫里的盐不要钱,但你也不能往死里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那么夸张吗?”朱玉宁不信,抢过妹妹手中的勺子尝了一口,结果刚到嘴里就吐了出来,随即这才尴尬的对朱玉清道,“可能是咸了点,但除此之外,似乎并没有什么大毛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不叫大毛病?”朱玉清无语,同时她也对自己那位未谋面的姐夫同情起来,估计他这辈子都别想吃上妻子亲手做的饭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