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二章 公侯还乡与铁册军

第一百二十二章 公侯还乡与铁册军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家的小院子里,厨房中的锅碗瓢盆响成一片,李节在厨房哼着歌儿准备食材,今天是他的生日,所以他也请了一天的假,虽然家人都不在身边,不过李节早就习惯了,毕竟前世他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打拼,向来都是一个人过生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样又一样的食材被处理好放在盘子里,有些需要长时间烹饪的菜,也都已经在锅里煮了,比如旁边的小炉子上,分别放着红烧肉和卤猪蹄,最少也要煮上一个时辰才能入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弟!表弟!我要死了!”不过就在这时,忽然就听到刘义在院子里夸张的大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探头看向窗外,果然看到一脸生无可恋的刘义,这让他也不禁好奇的问道:“什么要死了,今天可是我生日,表哥你怎么说这么不吉利的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是我要死了,朝廷要征召我去军中,你说我这小体格,去了军中不是找死是什么?”刘义一脸苦闷的来到窗边,他也是刚接到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去军中?”李节听到这里也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,脸上也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,刘义虽然是他表兄,而且也有点小聪明,但说实话,刘义就是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纨绔子弟,让他去军中的话,无论对他还是对军队都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知道这件事吗,他不可能让你去军中吧?”李节忽然又想到刘英,当即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爹现在自身难保,哪还能顾得上我?”没想到刘义两手一摊,一脸无奈的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自身难保?”李节听到这里也是吓了一跳,当即快步出了厨房问道,“舅舅到底怎么了,为何我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弟你误会了,我爹他没事,只不过马上就要回老家而已,而且不走还不行。”刘义急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老家?为什么?”李节更加糊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说起来还和你家有关。”刘义叹了口气再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?”李节闻言先是一愣,随即就醒悟过来,“你说的是之前的案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之前不光你家倒霉,吉安侯陆仲亨、延安侯唐胜宗、平凉侯费聚、南雄侯赵庸、荥阳侯郑遇春、宜春侯黄彬、河南侯陆聚等,全都被牵连到案子里被杀,甚至就连早已经去世的营阳侯杨璟、济宁侯顾时等人,也照样被问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义说到这里时,脸上也露出恐惧之色,毕竟这些人的爵位可丝毫不比他爹差,可现在全都死了,就算是活下来的人也都是如履薄冰,这段时间都老老实实的把头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闻言也叹了口气,朱元璋这次杀的人可实在太多了,甚至这些人死后,他还不打算放过,而是将这些人的罪行编纂成《昭示奸党三录》,布告天下,以此来警示天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就算是杀了这么多人,陛下还是对勋贵不放心,于是就下旨让朝中的公侯还乡,其中魏国公徐辉祖、开国公常升、曹国公李景隆、宋国公冯胜、申国公邓镇、颍国公傅友德这六个国公,以及谢成、赵庸等十个侯爷,全都在归乡之列!”这时刘义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也在这十个还乡的侯爷之中?”李节听到这里也再次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刘义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舅舅回什么乡?”李节无语,朱元璋让公侯还乡,主要是担心这些勋贵手握兵权,从而威胁皇权,可刘英只是个安乐侯爷,平时啥事也不管,所以他根本不够资格被朱元璋列为还乡的公侯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爹怕啊,那么多公侯掉了脑袋,还乡的六公十侯,全都是顶尖的勋贵,连他们都被赶出了京城,你说我爹怕不怕?”刘义再次心有余悸的道,“另外不光是我爹,剩下的勋贵也大都打算回老家了,毕竟京城这地方简直不是人呆的,再呆下去的话,说不定哪天屠刀就要落到自己头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后也感觉有些道理,不过随即又追问道:“既然舅舅都准备回老家了,为什么你被征召到军中,难道你不和舅舅一块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想一块回去,可是陛下已经下旨,要成立什么铁册军,我的名字就在征召之列。”刘义说到这里再次露出一脸的生无可恋,他家的爵位是靠运气捡来的,他和他爹都没什么大志,只想做个混吃等死的安乐侯爷,可是现在朱元璋连这个机会都不打算给他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铁册军?”李节却是犹豫琢磨了一下这个颇有意味的名字,随后这才再次问道,“这个铁册是不是指免死铁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就是免死铁券,只要家里有这玩意的勋贵,全都要把嫡长子送到军中,而且还要准备一百多个随从做为奴军,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,什么狗屁免死铁券,根本就是催命符,家里有这东西,简直就像是被阎王爷给惦记上了,早晚都难逃一死!”刘义现在也是满肚子的怨言,恼火之下竟然也说了不少的大不敬之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节听到这里也暗自为朱元璋的狠辣感到心惊,大明的勋贵在他手下混饭吃也真是不容易,先是杀了一批,然后再把剩下的赶回老家,而且走之前还要把他们的儿子留下做人质,这也就是朱元璋,换一个皇帝敢这么做的话,说不定手下的人早就造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,免死铁券这东西是个死物,更多的是陛下的一种态度,但绝对不能当真,谁当真谁才真的傻,你看我那位祖父,免死铁券上可是写着免自己两死,免儿子一死,可最后不也没用上吗?”李节当下开口劝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李节的话音刚落,就听门外忽然有人干咳一声,这把李节和刘义吓的魂飞魄散,刚才他们两的话中可有不少大不敬之语,这要是传到朱元璋的耳朵里,以老朱的脾气,肯定不介意把他们剁成肉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李节两人紧张的目光中,只见门外有人影出现,紧接着朱允熥走了进来,这让李节心中猛然一松,如果只是朱允熥听到刚才的谈话倒也好办,毕竟他年纪小,而且又和自己关系亲近,只要自己忽悠几句,应该不会去告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还没等李节高兴,只见朱允熥身后一个胖大的身影走了进来,竟然是大明的太子殿下朱标,这下李节和刘义吓的差点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参见殿下,您……您怎么来了?”李节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上前行礼道,他做梦都没想到朱标会来,而且刚才他还在说着朱元璋的坏话,结果竟然被人家的儿子听到了,这简直就是作死啊!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刘义这时也吓的全身发抖,朱标和朱允熥他都认识,想到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,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彻底完了,说不定过段时间自己的脑袋就要搬家了!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朱标却颇为玩味的一笑道:“我听允熥说你今天生日,刚好我也有事要出宫一趟,所以就和他一起来了,顺便在你这里蹭顿饭吃,你不会不欢迎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光临寒舍,臣当然是欢迎之至!”李节急忙再次道,只是心中却是忐忑不安,不知道朱标什么时候来的,刚才自己和刘义的对话他又听到多少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院子倒挺别致的,我四处转转,不必管我!”朱标说着背着在院子里走了一圈,他也第一次来李节家里,估计也没想到李节家竟然这么小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朱标去后院了,李节一把拉过朱允熥急切的问道:“殿下你们来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好一会了,当时你们还在聊公侯还乡的事,父亲想听一听你们的看法,于是就在外面等了一会儿。”朱允熥有些幸灾乐祸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完了!”旁边的刘义闻言身子一软,整个人眼看着就要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李节眼明手快,一把扶住了他劝道:“表哥你别担心,太子好歹是我老丈人,应该不会拿我们怎么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刘义却是哭丧着脸道:“是啊,太子是你老丈人,可不是我老丈人啊,我这次真的死定了,表弟你日后别忘了给我收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,太子还是很宽厚的,应该不至于为几句话问罪咱们!”李节再次劝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宽厚也是分人的,对你宽厚却未必对我宽厚!”刘义却还是十分悲观,不过紧接着他忽然眼睛一亮,随即就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抓住李节的袖子道,“表弟,我听说太子还有一个女儿也快成年了,我好歹也是个小侯爷,你觉得我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~”旁边的朱允熥终于听不下去了,当即干咳一声,目光满是恼火的瞪着他,李节惦记他大姐也就罢了,结果这个刘义竟然还敢惦记自己的二姐,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

        李节这时也哭笑不得,刘义比他还大几岁,而且他记得刘义早就订婚了,只是没有正式迎娶,现在却想惦记朱玉宁的妹妹,这也太晚了点。